玩偶山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章:战书

  寒冬,大雪。

  关中古都。白茫茫的飞雪增添了许多沧桑与壮丽。

  瑞雪兆丰年。

  对于许多人来说,瑞雪象征着来年的丰收与喜悦。

  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瑞雪代表着寒冷与饥饿。

  冷风如刀,大地为砧板,众人似鱼肉。

  神刀郭府,平和呈祥。

  自从神刀堂覆灭,傅红雪在叶开的开导下放下仇恨,郭府便变成了这江湖的神刀府邸。

  郭威自屋内走出,双肩披了一件黑紫色貂裘。

  黑色象征神秘,紫色象征权利。

  屋内温暖舒适,铁盆中的炉火还没完全燃尽。

  上好的金丝楠木床榻凌乱而名贵。

  床榻上的少女半截莲藕玉臂搓揉着惺忪迷人的眼睛。

  她的脸很红。就像炉火烘烤过后的小龙虾。

  娇羞动人,妩媚多情。

  郭威深呼吸一口大雪纷飞中的空气。

  他剑眉飞鬓下的双眸含笑四周游荡。

  这是他的习惯。他喜欢狮子,尤其喜欢狮子在心满意足之后巡视自己领地时的志得意满。

  这是他目前仅剩不多的乐趣。

  他对一切都很满意。

  郭威虽已经人到中年,却依然充满魅力。

  他的身躯魁梧,臂膀上的肌肉呼之欲出,似要涨破衣裳一般。

  年岁的增长并没有为他带来太多的烦恼,风霜也几乎未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与诗篇。

  只是在乌黑的头发中,偶尔出现的白发告诉他,当年傅红雪复仇时自己窘迫的状态多么令人可笑。

  他发誓,作为江湖上目前公认的神刀,他不在惧怕任何人。

  叶开不行,傅红雪当然也不行。

  所以,哪怕前段时间传言西北盛乐镇出现的白天羽,他也仅仅只是嗤笑一声罢了。

  因此,郭威照常吃饭,照常睡觉,甚至睡觉时增加了一项从前没有的程序。

  那就是女人。

  飞雪依旧。阻拦的永远是穷苦人的生计,扑不灭富贵人的计划。

  郭威用罢早膳,伫立在一侧的管家便依照惯例微微颔首,静候差遣。

  只听郭威说道:“如今大雪纷飞,年关将至,年货尽早筹备。““前几日,从关外的马堂主那儿运来了一批红货,途中遇到些麻烦,今天才进城,你挑使几个矫健的兄弟去接应,莫要再出差池。““后园的梅花开得正艳,与那堂屋中的女人一样,不可疏忽了照料……“郭威事无巨细一一嘱咐。

  管家点头应诺,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去安排。

  郭威眉头微皱,入鬓之眉向上挑起:“怎么?”

  管家支吾半晌,唉叹一声,躬身说道:“下人今早在正门的缝隙里,发现了一封……极为蹊跷的信。”

  “哦?为何极为蹊跷?”

  “这……”管家吞咽了一口口水,偷偷瞧了瞧郭威。

  “为何蹊跷?”

  同样的一句话,郭威语气却是变了变。

  管家不敢耽搁,双手从怀中一掏,一块巴掌大连皮带血还有些许毛发的东西递到了郭威面前。

  郭威不动声色。眼皮的开合都没有改变节奏。

  “念!”

  “腊月初八,华灯依旧,梅花庵前,以汝之头,供奉逝去之人。”

  “哈哈哈!”

  管家读完,郭威抚掌大笑。

  “为何蹊跷?”

  郭威摇着头笑了笑问道。

  “郭府已经多年不曾接过战书。”

  “哦?”

  “老爷神刀第一,江湖虽然能人辈出,可想要踩着老爷的名头上位,却也是得多准备几条命。”

  “哈哈哈!你错了。”

  “哦?望老爷指点。”

  “这不是战书!”

  “不是战书?”

  “这是死亡告知单!”

  “他一定要杀老爷?”

  “一定要杀!”

  “因为梅花庵?”

  郭威点了点头。眼神望向了远方。

  仿佛这一眼便是曾经。

  落霞山下,梅花庵前,一席好酒,却不是好宴。

  三十多人埋伏,一家十一口。

  就连同最小的四岁孩童都没有放过。

  当时,天降大雪,刚刚放晴。

  就如同现在,天降大雪,腊月初八放晴。

  腊月初七,天果然放晴。

  关中古都外,熠熠生辉的群山峻岭中。

  一座寺庙孤独的存在。

  红墙黄瓦,斑斑驳驳。两侧门环已经泛白。

  凹凸不平的石板,浑身覆盖白雪的石狮子,看起来落魄又没了威风。

  北风萧瑟,偶尔吹来的雪打在脸上令人发寒。

  “嘎吱…嘎吱…”

  一双牛皮靴子出现在了寺庙门口。

  少年后背有包裹,腰间随意别着一把像极了剑的刀。

  浑身无雪,狗皮帽子包裹的很严。

  严丝合缝的衣服中,伸出了一只皮肤很嫩的手。

  拉住了泛白的门环,“咚咚咚”敲击了三下。

  不多久,寺庙大门应声打开。

  一颗光头探出,四下张望了几番,待看到门口之人后侧身而出,双手合十道:“施主找谁?”

  白天羽从严丝合缝的衣服中露出了另外一只手,同样双手合十说道:“敢问小师傅,空玄大师是否在此?”

  “主持在寺内参禅礼佛,施主有何贵干?”

  小沙弥腰更弯了一些,稍微愣神之后回答。

  “神刀堂后人白天羽!”

  “白天羽?”

  “白天羽!”

  “盛乐镇白天羽?”

  “神刀堂白天羽!”

  小沙弥眼角撇了一眼随意别在腰间的那一柄像极了剑的刀后,匆忙说道:“施主稍等。小僧这就去禀告。”

  一个转身,甚至连已经打开的寺门都忘记了掩。

  白天羽并不着急,他相信空玄大师会见他。

  他虽然初出江湖,可盛乐镇的事情后,江湖已经有了名气。

  一个人最难得并不是没有名气。

  而是如何让自己的名气第一次被人熟知。

  就像一个人积累财富的过程并不难。

  难得是,如何积累起自己的第一笔财富。

  盏茶功夫,小沙弥气喘吁吁而来。

  声音中带着呼啸的冷风:“施主,主持请施主正厅上座。”

  空气虽然寒冷。哈气层层叠叠。

  但是小沙弥额头见汗,可见跑来的急切。

  白天羽嘴角翘起,半开玩笑道:“天寒地冻,冷风刺骨,有劳小师傅前面带路,且小心些别着了风寒。”

  随即,白天羽抬手一挥,手掌拍在小沙弥的后背。

  收放自如,如同吐纳,一股暖流顺着白天羽的手臂涌像了小沙弥的身体。

  小沙弥丹田一暖,浑身一阵,顷刻精神百倍。

九楼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