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偶山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章:如此江湖

  白天羽走了。

  寺庙本就容不下心有乾坤的人。

  颂佛之声喃喃飘零。

  空玄那手托着的模型依旧在寺院。

  可是骇然之心却留给了白天羽。

  腊月初八,天晴。拂晓。

  关内古城,炊烟袅袅。

  腊八粥的香味各不相同。

  街面上活动劳作的脸却相似。

  有汗流浃背的麻木,有奔走劳作的艰辛,还有偶尔瞥一眼婆娘孩子的幸福。

  古城的钟楼敲响。是钟声。

  历史雄厚的感觉,给人以沧海桑田过眼云烟般的沉重。

  这不像早晨的骄阳。

  更像末世之下的麻木。

  这就是所谓的江湖?缺少了伸张正义的大侠,打压了劫富济贫的大盗,江湖就变得平静了。

  就像这古城一样平静了。

  白天羽站在钟楼下许久。

  众人没有了好奇之色,没有了关心之心。

  只剩下从身旁匆匆而过,只剩下与我毫无瓜葛。

  看客的心态,令白天羽忽又想到昨日寺庙内空玄大师手中的模型托盘。

  你我皆玩偶。天地为囚似牢笼。

  白天羽转头向右看去。

  正对钟楼的街面,有一座正对钟楼的酒店。

  与钟楼高度齐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

  此时,那酒店的老板也正看着白天羽。

  狗皮的帽子,牛皮的靴子,一把像极了剑的刀,无论如何也是吸引人注意的。

  只不过,这一身奇怪的打扮,并没有令酒店老板露出喜色并出言打揽生意。

  毕竟古城酒店一哥的地位,还是需要格调来衬托。

  自降身份去招揽客户,那是末流的手段。

  酒店老板有些略微发福,胖胖圆圆的脸上露出了满目疲态。

  身着一身浆洗发白的蓝色长衫,紧裹着臃肿肥硕的身躯,使得他依靠着门板现在那里都显得颇为费力。

  白天羽隔着很远就听到了酒店中的喧哗。

  后房厨子的刀勺声与跑堂的嘶喝声响成一片。

  厅内吃客的交谈声与寒暄声互为一体。

  襁褓婴儿的啼哭声、孩童嬉笑的玩乐声。

  妇女的安慰身、责骂声,男人喝酒的划拳声,还有老人咂嘴弄舌的啧啧声……此起彼伏,沸沸扬扬。

  与街面的贩夫走卒判如两个世界。

  白天羽饿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郭府就在城中,跑不了。

  他没有理会依靠在门板上肥胖的老板,当牛皮靴子踏入酒店的一瞬,他才发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嘈杂的声音依旧,酒店的忙碌依旧。

  满屋子飘香的饭气与陈年老酒的酒气,都不能真正的锁住食客的眼睛。

  后房厨子不时的伸头,跑堂小二的眼角斜撇。

  吃客的故意回头,妇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在自己男人与旁边徘徊。

  白天羽当然不能免俗。

  顺着视线,在最不起眼的角落,摆着最简陋,最平常不过的桌椅。

  但正是在这最简陋,最平常不过的椅凳上,却坐着一位绝不平凡、粉妆玉琢,艳若桃李的女子,一位本不该坐在这里的姑娘。

  姑娘面若桃花,又冷若冰霜。一举一动都在告诉周围的吃客,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

  那姑娘也喝酒。

  不似那气吞山河的大碗干,而是轻启朱唇粘着星点的酒,细细品。

  朱唇的开合,搭配着锁骨之上雪白脖颈的滚动,实在是不由得让人心猿意马,不能安心吃饭。

  就连同白天羽在内,看过那姑娘几眼,胃中便涌现出了满足之感。

  而那姑娘,明明知道周围的男人都已如狼似虎。

  明明知道只需要一个契机,便会一拥而上将她撕碎,吞咽。

  可她依旧我行我素,她就像天上的谪仙落入凡夫俗子之中。

  并不在乎周围的一切,只在安静的喝酒。

  然而,世界上永远没有完美无缺的人,也没有完美无缺的事,更没有完美无缺的感受。

  在所有人都觉着完美无缺的同时,必然会有人来打破这种完美无缺。

  然后为这种完美无缺种下遗憾。

  “碰……”

  “哗啦啦……”

  一阵声响。打碎了完美无缺的意境。

  众人都抬头向着二楼望去。

  有的有妇之夫甚至已经单手抓紧了身旁的桌椅,怒目圆睁。

  只不过心中勇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只见楼梯上,自上而下下来几位江湖人士。

  一位虬髯大汉,一位瘦如麻杆,两位锦衣公子。

  四人均是身配长剑,令人惧怕,一看便是江湖里混饭吃的人物。

  不多不少,几步楼梯,正好来到一处窗明几净的桌子。

  那桌子上方,一块木板竖立,上述:“尊客预留,闲人免坐”。

  几人刚刚坐定,那虬髯大汉便叫嚷起来:“小二速来!上酒,上好酒!”

  这大汉,完全视众人无睹,不仅双手拍桌,其声若洪钟,盖过了酒店内的一切声音。

  大汉声落,由远及近一声“来喽!”

  小二旋风般的步伐,话音刚落,人也站立当场。

  “大爷要喝什么酒?”

  “好酒,上等的好酒。”

  “大爷吃什么下酒?”

  “好菜,拿手的好菜。”

  “这。。有些难为……”

  “去你大爷的大爷!”

  那大汉一言不合,抬腿一脚。

  “啪”的一声,小二身子已经飞出很远。

  直接撞在了后方的结账台。

  整个人佝偻在一起,面色惨白,呼吸不畅。

  “废话连篇,影响大爷喝酒吃菜。今日便叫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江湖。”

  状况瞬息而至,谁都不曾预料。

  前头还在天上人间,后脚就见了人间江湖。

  依靠在门板出的肥胖老板更是目瞪口呆。

  一时之间居然不知如何是好。

  恰逢此刻,那瘦猴开口:“田兄何必与下等人争一时之义气,岂不是落了咱们江湖的名头?”

  身旁两个锦衣公子之一摇头笑着否决:“邢兄严重了。谁人不知田兄最恨人顶撞他,而小二不知死活撞在田兄名下,教训他一番也是对他日后的负责。”

  大汉闻言一笑,面上好不快活,急忙说道:“是极,是极。江湖险恶,今日便教那小二懂得规矩。迄今为止,江湖中还没有谁能不给我田野的面子。”

  田野二字一出,瘦猴苦笑摇头。

  白天羽四处一看,酒店内一些个跑江湖的人士面露鄙夷之色。

  显然这田野在江湖中还尚有名堂,只不过闻名之下却是不堪。

九楼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