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入海后,海洋生物爬出来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四十五章 池田惠美的回忆(其五)

  迷糊中,耳边传来一阵阵水滴滴落的声音和一声声低沉的惨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和金属的气味。

  池田惠美恍惚的睁开了眼睛,一股刺眼的白光打在了她的脸上。让她下意识的想用手去遮挡光线。

  “这里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池田惠美的脑中闪过这个疑问,刚苏醒过来的她对目前的处境有些迷糊。

  她伸出另一只手往周围摸了摸,发现地上和身体都粘糊糊的。似乎被一团粘液包裹一样。

  “对了,我、石田纯平和羽海由衣走在回营地的路上,然后....然后?”

  池田惠美愣了愣,之后的事情她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那时一道黑影闪过,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对了,石田和由衣怎么了?”

  池田惠美强行睁开双眼,想要看清周围的情况。

  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便是头上的那一盏白炽灯。它散发着耀眼的光线,把整个空间照亮。

  这是一间和地下室差不多的地方,前面59多米的一个楼梯口外,没有任何的窗口,几乎是一个密封的空间。

  低下头,地上满是黑的粘液,她的双脚连同屁股被地上的粘液所包裹,想要站起来都做不到。

  像这种情况的不止有她一个,在这片黑色的粘液里,到处出是被粘液包裹的人,那些人都和她一样,除了头部没粘上粘液,身体的其他部位都被粘液所困住,被牢牢的粘在地上动弹不得。

  看清楚自己的情况以后,池田惠美开始在周围搜寻同伴的身影,当时她们应该是一起昏迷的,那个把她们抓来的人应该会把她们放在一起。

  果不其然,在这片黑色的海洋中,池田惠美很快便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伴。

  他们的精神状况看起来不是很好,垂着头抱膝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池田惠美见到两个同伴都平安无事,也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向两个同伴呼喊道:“石田!由衣!你们没事吧?”

  空旷的空间内回荡着池田惠美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里,她的声音显得额外清澈。

  但面对这样的声音,羽海由衣并没有向池田惠美看去,依旧低着头抱住膝盖,嘴里还一直重复念叨着什么。

  只有石田纯平抬头看了池田惠美一眼,对于同伴的苏醒几乎没露出任何惊喜开心的表情。只是愣愣的看着池田惠美。过了好一会后才做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道:“你醒啦,抱歉,刚刚在发呆,都没有注意到你这边。”

  见到两个同伴的反应,池田惠美虽然感到有点奇怪,但还是开口向石田纯平开口问道:“你们什么时候醒的?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石田纯平摇了摇头回答道:“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凭感觉我们应该比你早醒个一两个小时吧。至于这里是哪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昏过去之后,一睁眼就到这里了。”

  听到这个回答,池田惠美也没感到意外。毕竟这么轻松便把她们弄晕到并且带到着的人,肯定不会把她们关在一个熟悉的环境。

  不过这点先不说,池田惠美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羽海由衣,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同样被黑色粘液缠住的人,发现这些人和由衣现在的表情都差不多,都是眼神无光的瘫坐在地上。即使刚刚池田惠美和石田纯平对话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中显得十分突兀,但那些瘫坐在地上的人们紧紧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他们这些人怎么了,怎么都和由衣一个表情。明明和我们一样都是被困在这里的吗,为什么不打起精神来商讨怎么从这里出去。”

  池田惠美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虽然不大,但因为整个地下室内只有她和石田纯平在说话,所以这句话几乎被所有人听到了。

  但出乎池田惠美意外的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回应她的话语,哪怕是任何的赞同和反驳。所有人都坐在那里,低着头,没有任何的动作。

  “没用的,我们都出不去的。”石田纯平苦笑的说道。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写满了恐惧与绝望。

  “为什么?”池田惠美疑惑的开口问道。

  石田纯平沉默了许久,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回答池田惠美的询问。

  “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着石田纯平的回答,池田惠美脸上的疑问更深了。正打算缠着石田纯皮问个究竟时,出口大门突然打开了。

  只见门口出现一道魁梧的身影,来人正是东极会的会长坂本龙介!他用冰冷的眼神扫视着下面被黑色粘液粘住的众人,脸上早已没了往常的亲和。

  “坂本龙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把我们弄晕并且带到这的人就是他吗?”

  看到坂本龙介的出现,池田惠美顿时露出了愤恨的表情。

  坂本龙介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踏进这片黑色的海洋之中。

  原本让这里所有人都动弹不得的粘液对他似乎没有一点作用。他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在黑色的粘液中穿梭。

  此时的池田惠美惊讶的发现,原本一个个低头沉默的人们纷纷开始躁动起来。

  有几个人面露恐惧的看着坂本龙介求饶道:“坂本大人,放过我!”

  “坂本大人,我可以加入东极会的,我可以当您的狗!求求您放过我吧!”

  “坂本大人,我一直都是按您的要求做的啊,我只是受了点伤而已,还能为您效力的。求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就一次!”

  除了这些个求饶的人,大多数的人都是在把头埋低,沉默不语。似乎生怕被坂本龙介给注意到。

  看着几个求饶的家伙,坂本龙介挠了挠耳朵,然后朝地上的黑色粘液稍微挥了挥手。说了一句:“聒噪!”

  坂本龙介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黑色的粘液瞬间沿着那几个求饶的人身上往上爬。先是脚,然后是身体,接着是双手,最后是脑袋。这些人的身体正在慢慢的溶解。

茁壮的竹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