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入海后,海洋生物爬出来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七章回忆(完)

  旁边的一个男人双眼无神的看着池田惠美不断挣扎的样子,低沉的说道:“别挣扎了,省省力气吧。没有用的,这里的人都只是我们底下这团黑色粘液的食物吧了。”

  “总不能什么都不做等死吧!”池田惠美面色狰狞的反驳道。刚刚坂本龙介的话对她影响很大,让她已经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男人看着继续挣扎的池田惠美,没有继续反驳。曾几何时,那些刚进来的人,也如同池田惠美一样不甘心被囚禁在这里,想要出去。但没有一个人成功,只能看着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团黑色的粘液中消失。

  石田纯平看着不断在黑色粘液中挣扎的池田惠美,伸出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在这样的绝境面前,即使是他也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

  就在池田惠美不断地想从粘液中把自己的腿拔出来的时候,底下的粘液却突然动了起来。如同海面的波涛一般,掀起一层又一层的巨浪。

  原本安静的人群突然就躁动起来,就连一向坚强的石田纯平的脸上也露出恐惧的神情。原本抱头低语羽海由衣看到这一幕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大声的尖叫起来。

  在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中,一团团黑色的粘液不断地在朝池田惠美等人逼近。没有经历过“黑潮”吃人的池田惠美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来吧,吃我!快,把我吃掉!”

  刚刚劝说池田惠美不要挣扎的男人看着黑潮涌来,发疯似的大叫起来。

  在这个死亡成家常便饭的地方,活着已经成了一种折磨。在这个地方,比死亡更加让人难受的是等待死亡。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他已经从一开始的庆幸死的人不是自己,到现在无比希望被黑潮选中。死亡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黑色的粘液似乎听到了男人的请求,从脚下蔓延上了男人的身体。

  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肉不断消失,男人的面部逐渐因为疼痛扭曲起来。逐渐的,从四肢开始,男人的身体在迅速的消失。先是手臂,然后是双腿,然后是肚子。最后蔓延到脖子处,此时的男人已经只剩下一个头部,脸部依旧扭曲,双眼因为疼痛睁的十分的大。可尽管如此,男人的脸上依旧挂着一抹解脱的微笑。

  池田惠美就站在男人的旁边,亲眼见证着男人的消失。原本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哪怕倔强如她,也不得不承认她和着怪物的差距。

  黑色的粘液在吞噬掉那个那人后,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涌动起来。慢慢的,慢慢的,在人群中流动着,似乎在挑选着它的下一个食物。

  突然,黑色的波浪停在了羽海由衣的脚下。

  “欸?”羽海由衣看着蔓延到腰部的黑色粘液,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紧接着,疼苦的尖叫声在整个地下室里回荡。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由衣!”池田惠美着急的大喊道。她奋力的向着羽海由衣扑去,想要救下自己同伴。但脚底下的粘液却如同旋涡一般牢牢的把她的双脚吸住,让她在原地扑了个空。

  羽海由衣看着跌倒在地上的池田惠美,挣扎着抬起了她那一只只剩下一半的右手。她已经疼痛的说不出其他话来,只能通过眼神来哀求着池田惠美救救自己。

  池田惠美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挣扎着想要去抓住羽海由衣的残缺的手臂。但无论她如何的用力,都无法迈出原地一步。

  很快羽海由衣便如同刚刚消失的男人一般,被吞噬的只剩下个脑袋。在最后的最后,羽海由衣依旧看着池田惠美。只是眼神逐渐变得暗淡无光。

  看着羽海由衣消失的身影,池田惠美愤怒的握紧双拳锤向地面,一滴滴的眼泪也随之滴落。

  黑潮依旧涌动,这次,来到了石田纯平的脚下。

  “石田!”看着黑潮的行动轨迹,池田惠美还没来的即从羽海由衣的死亡中悲痛中脱离出来,连忙从地上爬起着急的向石田纯平大喊道。

  看着逐渐蔓上身体的黑色粘液,石田纯平摇了摇头,无奈的朝池田惠美笑着说:“看来下一个要去天国的是我了。”

  随着指尖传来的剧痛,象征着黑色粘液开始吞噬。石田纯平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强忍着剧痛保持着笑容和池田惠美继续说道:“还记的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是由衣牵着你的手向我介绍你,结果你当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向你伸手也不握。当时我就觉的你这个人一点都不好相处,没想到时过境迁,我们三个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池田惠美流着眼泪,哭着反驳道:“谁让你当时喝的醉醺醺的,我第一眼就觉的你这个人不靠谱。”

  此时的石田纯平的双手已经消失不见,双腿也消失到了膝盖位置。尽管身体的疼痛让石田纯平的脑子快要炸裂开来,但石田纯品脸上还是挂着微笑向着池田惠美说道:“别一副这样的表情嘛。人总是要死的,无非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最后的最后,能和你们在一起,也算是圆满了。别哭了啊!虽然现在哭丧的样子十分罕见,但我还是希望能看你笑一下。”

  “笑?”池田惠美迷茫的看着石田纯平。“

  “对啊,笑一下。我都没有看你笑过的样子的呢。”

  “.....这样?”池田惠美没有拒绝石田纯平最后的要求,勉强的在脸上挤了一个笑脸。

  “哈哈哈,就是这样,虽然有点别扭,但你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嘛,惠美。”

  此时的黑色粘液已经差不多吞噬到了心脏的位置,疼感已经让石田纯平的意识有点模糊,但他还是依旧保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继续咧嘴道:“不愧是...让我...喜欢上的女人啊。”

  听着石田纯平最后的话语,池田惠美的瞳孔突然睁大,震惊的看着石田纯平,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等池田惠美回过神来,想要回应石田纯平的心意时,黑色的粘液已经蔓延到石田纯平的脖子处。尽管石田纯平的脸上仍旧挂着微笑,但眼神的光亮已经消失了。

  看着失去生机的石田纯平,池田惠美无力的垂下双手,低头说着未传递出去的话语:“我也喜欢你啊笨蛋。”

茁壮的竹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