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号监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上门的采访

  3033年11月20日早上7点,我来到马军长家中,我提前约好了对这位地球反抗军功勋级人物的采访,也是反抗军还活着的最高级别指挥员。我怀着崇高的敬意敲响这道看似普通的大门,普通的民众或许不会想到,在这个宁静的城郊小院中,有这样以为伟大的人物。

  门被打开,两个军人身体笔直的站在两边,一位中年并且看起来身在高位的人看向我,我拿出通行证并且说明来意,跟着他进入了小院,刚刚进去就听见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都给老子滚蛋,我还没到要人照顾的时候,你这个小兔崽子,你爸爸都不敢这样和我说话,反了天了你。

  我看见大院中一个身穿黑色的军方训练服的老人,正在训斥一群军人,我看一眼领头军人的军衔,默默的低下了头,上将军衔,这不是我应该看到的事情。但是我大概明白这个老人是谁了,老人看见了我,那个小鬼,你是谁啊?

  我连忙说明我的身份和来意,老人,也就是马军长说,我知道了,你进来吧,我们坐着说。马军长回头看向上将,小成,你回去吧,告诉你爹,我还硬朗着呢,都拿孙子辈来劝我,告诉你,没用,赶快滚蛋,我还吃早饭呢,没有你们的,不留你了。

  马爷爷,你在考虑考虑,军队疗养院绝对会把你照顾的很好的。

  不用了,你回去吧,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好的,那您愿意了可以随时联系我。

  一群人就这样走了,马军长回头看向我,小鬼,当过兵吗?是的,当过两年。不错,怪不得有个站样,行;我们进去说。进去后说了几句寒暄的话,我开始进入主题,马军长,我这次来是查询了所有典籍之后,再希望您补充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您是第一集团军第一军的军长,独立授衔时的上将,而且我们根据记录也可以查到,您是最早加入放抗军的人之一,最重要的是,您担任过反抗军总指挥部第一参谋,和总指挥近距离接触了三年,我们是想您回忆一下,你眼中的总指挥是什么样的人。

  马军长听了我的话,陷入了长长的思考,是什么样的人?不,在我心中,那是神,将所有不属于地球的守护者全部驱逐的神,我人老了,喜欢回忆,从头开始说吧,你不怕我啰嗦吧?当然不会,您尽管说。

  马军长的眼神逐渐迷茫起来,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地球经历了无数兴衰荣辱的时刻。然而,在第六纪元的到来之际,这颗蓝色星球迎来了一个全新的命运——成为了一座巨大而可怕的监狱。

  千年之后的未来,地球已不再是曾经熟悉的面貌。生机勃勃的自然景象已然被浓厚的黑暗束缚,取而代之的是尖锐的铁丝网和高耸的混凝土墙。蔚蓝的天空不再明朗,被一层灰暗的薄雾笼罩,仿佛宣告着人类自由的消逝。

  我就出生在铁丝网内,出生的时候大脑就被注入了一个ID号码,当时还不知道什么,当我懂事之后,知道这就是我们任人鱼肉的证明,在这所大监狱内,犯人被分成两个等级我们这种原住民出生繁衍的后代是最低层的。

  在我们上面的,是从高级文明流放过来的意识犯人,他们灵魂被流放到地球,守护者们给他们准备好肉体,他们才是真正的有尊严的犯人,虽然这个词也比较可笑,我们,可以说是犯人的犯人。

  我从记事开始就是没完没了的劳动,我们不允许认字,不允许学习,不允许其他任何的娱乐,有的只是暗无天日的体力活,灵魂人和守护者们谈天说地,喝酒吃肉,而我们就这样一天又一天。

  我在12岁的时候,父母都被累死了,而我也奄奄一息,但是我忘不了那个日子,一队训练有素的人类军队来了,冲天的激光枪,电磁扰乱器,聚能炮,把那些灵魂守护者全部杀了,把那些该死的东西杀的片甲不留。

  那些士兵把我们这些原生人类救了出来,让我们经过一道光门,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光门检查出了一些在我们原生人类中的灵魂转身者,将他们拉过去处决,一个大姐姐过来,摸着我的头,给我检查身体,告诉我,我得救了。

  我们坐着能源卡车,来到了反抗军的基地,反抗军们把这里叫做永安,永安城。我在这里看到了正常的生活,人类可以买东西,吃东西,根据自己的劳作得到永安币,人们都是这么叫它的,就是当时永安城的货币。

  有学校,医院,娱乐场所,我当时觉得这就是天堂,不,生活了几天后,我觉得天堂也不能和它比,我进入了学校学习,认字,了解了永安城的历史,我找到了我为之奋斗的东西,将所有人类解救,让他们过上永安城的日子。

  机会很快的来了,反抗军和守护者在距离永安城500公里处打了一次战役,我方虽然胜利,但是损失惨重,总指挥大人十分的自责,在永安城人民广场上展示了自己的悔过书。一时间,群情激愤,所有人都要去参军,和守护者们决一死战。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场战斗总指挥本来是不想打的,他想稳定求发展,但是,军中的战斗势力太多了,没办法只能赶鸭子上架,和三倍与自己的守护者们决战,那些狂战势力是军队的耻辱。

  我当时立刻报名参军,虽然我才13岁,但是我想为了永安城流尽自己的血,但是征兵办的哥哥不要我,说我太小了,我没办法,只能天天去软磨硬泡,就这样去了一个星期,我现在还在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感到庆幸。

  8天后,我上午7点又准时来了,我看见了救我的那个医疗兵姐姐,我跑向她,她看见我也很开心,检查了一下我的身体,我又向她求情要去当兵,医疗兵也可以,姐姐被我缠的没办法,带我进去找了医疗的招兵负责人。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医疗兵只能从现役士兵中选取,保证士兵的忠实可靠,才能去当医疗兵,但是我当时到了医疗招兵负责人那里,我当时的小脑袋理解不了为什么医疗招兵在军营里面,不在门口,其他的都在门口。

  招兵负责人是一个年轻的哥哥,他听了我的话苦笑不得,和我讲让我好好学习,我固执的一定要当兵。

  突然,招兵处所有人起立向门口敬礼,脸上有狂热的表情。我向后看去,只见一个大概二十八九岁的男性,穿着军装,但是他的军装没有军衔,戴着一副眼镜,脸上有着和蔼的笑容,身高也是普通,身材也是普通,但就是这么浑身上下都很普通的人,给人看起来就很不普通。

小许你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