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楼之英雄再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七章 混乱时刻

  夜晚已至

  李相夷、苏小慵和乔婉娩在门中进餐。

  至于佛彼白石并不在门中,他们出去办案了。

  这一个吃饭的过程,全程都是沉默不语。

  饭后

  乔婉娩向他们告辞,回大殿去处理事务。

  苏小慵去处理一些草药,李相夷本想去帮忙,奈何想起来要与屋顶上一个戴面具的男子相约喝酒。

  “李大哥,我自己可以的。”

  李相夷说了声抱歉后,目送着苏小慵的离开。

  李相夷潇洒地跳跃上屋顶。

  他放好少师剑,坐了下来,左腿立起,将手放在了膝盖上。

  “今晚的月亮不亮,倒是星辰满天飞。”

  李相夷轻微的笑出声。

  “漫天星辰又如何,定是月色最美,也是最好。”笛飞声从后面飞上来,“怎么,又想相好了?”

  “阿娩不是我的相好,我思来想去,觉得那之事朋友间的关怀,是极为要好的朋友。”李相夷回道。

  “我又没说是她。”笛飞声坏笑,“不是还有一个。”

  “还是解决眼下所发生的事吧。你可有头绪?”李相夷扯开话题。

  “我让盟中的人调查,发现了最近域外之人蠢蠢欲动。那域外魔主的三儿子在上个月偷摸着来到中原。”

  “眼下陛下病危,太子遭人暗算。他们还是想要乘火打劫啊。”

  笛飞声听到“还”字,嘴角微微上扬,眼前之人慢慢恢复了状态,这比任何东西还要重要。

  他朝李相夷扔去了一个酒壶,“眼下时辰就不用想那么多,大好时光,美好月色,怎能不喝酒呢?”

  “说得对。”

  李相夷利用巧劲化解了酒壶的攻势,接下之后拔开盖子。

  “干。”

  他们酒壶碰撞,四目对视,一而开怀大笑。

  两人相互都豪饮开来。

  凉凉月色,那月亮残缺的半边若隐若现。

  满天星光,总有那么一颗划过,形成美观的景色。

  从远处看,恰似当年的少年。

  可惜,却少了一个人,少了一个话多的人。

  ……

  “殿下,今日的月亮挺好看的。”

  方多病举头望月,旁边篝火通明。

  “方院主可是想友人了。”叶知邪大口吃着兔肉。

  “嗯!怀念当年与他们携手破案,如今倒是长大了,不能和当年那般肆意妄为了。”方多病闷了一口酒入肚。

  江西余对周围保持这警戒。

  “哈哈……少年,人生何时不是少年。步伐总可以停下,在那歇息的时候,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去见自己想见的人,虽然不能时时刻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这就是成长。成长总会要舍去一些东西。但不想舍掉的,我绝对不会放手。”叶知邪拍掉肩膀上的灰屑,有感而发。

  “哦,殿下是有相见的人。”方多病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我所思之人,江府,江夏。”叶知邪也不藏着掖着。

  “江夏,江华硕之女,是皇城中最富有名气的才女。殿下既然喜欢,为何不去表示自己的心意。”方多病明月也不看了,专注于八卦之味。

  “和你一样。”叶知邪不想正面回答他,于是就打了一个哑迷。

  方多病不解:怎就和我一样?

  昭伶公主!

  方多病脑子转得很快,一下就听明白了这个八卦。

  不过,他是万不能再问下去了,他怕引火烧身。

  眼前这个东宫之主,乃是昭伶公主的哥哥,还是亲哥哥。

  他怕再问下去,这个亲哥哥就要替自己的小妹讨一讨债了。

  “那祝殿下万事如意。”

  “也祝妹婿万事如意。”

  ……

  苏小慵整理好了药草,回到房中,准备洗个热水澡。

  “谁?”

  房间火烛微微摇起。

  苏小慵两指缝间夹了一根针,她警惕环视着周围。

  “小娃娃,警觉性不错,可惜,武功太差了。”

  苏小慵还来得及回头,便被人一掌拍晕了下去。

  “阎王小娃娃也真是,非得让我来做这一下贱之事,随随便便找个人糊弄糊弄不就行了。”

  白发黑衣之人拿起麻袋把苏小慵套了进去,手一抓,抬起了麻袋,行如流水。然后静悄悄地离开了。

  这一幕悄悄地,没人看见。

  但有人发现了。

  前来送水的女仆发现苏小慵的房间乱七八糟,地上的一道鲜血显眼。

  这一血迹惹得女仆尖叫,这一叫声让四顾门忙了起来。

  “禀报门主,苏神医失踪了。”一位带刀的中年男子步伐急促地进入大殿。

  “这门里都找过了吗?”乔婉娩放下手中的笔,冷静问道。

  “禀门主,都找了,都没有。”王二说道。

  乔婉娩似乎想到了什么,“跟着小慵前来的朋友现在何处?”

  “听下属说,他们好像在听月阁的楼顶上。”

  “快去和他们讲一声……不用,我亲自去。”

  乔婉娩拿起放在一旁的剑,快步的走了出去。

  听月阁上,李相夷和笛飞声把酒喝完之后,闲聊不断。

  “这门中似乎有事发生了。”

  笛飞声跟随这李相夷的目光,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两人相互点了头,李相夷抓着少师飞身下去。

  笛飞声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李少侠,苏神医好像失踪了。”四顾门管事见到了李相夷,于是就喊道。

  李相夷二话不说,就夺门而去。

  管事不禁感慨:“年轻人,跑得真的是快。”

  李相夷疯狂的往外跑去,神色着急。

  他一路飞檐走壁,看到昏暗的大街上,一身黑衣的白发之人背起一个麻袋在晃悠。

  李相夷立马飞身到他的前面,拿着剑鞘直着他,“立马放人。”

  他扬声严厉,眼神越发冰冷地看着白发男人。

  白发老人看着面前这陌生面孔的年轻人,惊奇说道:“中原中的高手我都有些印象。不过嘛,你这个年轻人倒是有点陌生,竟然能破解我的布局。”

  虽然白发老人走得慢,但所走之路皆为布阵,就算懂其门道的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破解。

  “我说,立马放人!”

  周围的气温随着李相夷散发的内力而逐渐冷去。

  这一气温的变化白发老人自然看在眼里。

  “中原之人果然人才辈出。小辈,救人可不是靠嘴皮子说的。要想救人,那就看你本事有多大了。”白发老人没有放下麻袋,他剥开挡住视线的刘海,皮笑肉不的说着。

  李相夷拔出少师,剑鞘直着飞出去,朝白发老人的脸发射。

  白发老人轻哼一声,随手一挥便拍飞了剑鞘。

  李相夷内力灌注到少师,白泽的少师染上了一丝丝的黑色气息。

  他微微向前倾,利用鬼魅的身法快速接近了白发老人。

  白发老人瞧见这高深的步伐,收起了那戏谑的面孔,认真对待了起来。

  白发老人从袖子中取出一把短小的精剑,精准的抵挡了李相夷直刺而来的一剑。

  李相夷立马转变攻势,摆剑横劈,下刺腹中。

  白发老人通过这一简单的试探,知道自己没有短时间拿下对方的本事。不仅如此,他觉得再打下去很大程度上会被对方打败。

  “既然少年郎想让老朽的麻袋,给你便是。”

  白发老人快速退后,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李相夷那一剑还是划伤了白发老人。

  麻袋被丢在空地上,白发老人捂着伤口,轻笑地离开了。

  “小慵!”

  李相夷丢下少师,急忙的跑了过去。

  他解开麻袋,却发现是一个稻草人。

  突然,稻草人嘴部射出一个暗器。

  李相夷轻微歪着头躲了过去。

  他看见箭尾带着一个纸条。

  于是,他拾起纸条,打开看了里面的内容。

  “李相夷,好久不见。

  当你收到这一封信的时候,我相信小慵神医已经在我家中做客了。

  你放心,她很好。我不会伤到她一份一毫。

  不过,请你原谅我,我有一种丹药,唯有小慵神医的体质才能让我更加直面的了解这颗丹药的作用。

  至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

  如若你不想,便听从我的游戏规则。

  明日,我邀你去摘星楼那里饮酒。

  当然,我也会广发天下英雄贴,邀请各路的英雄好汉前来做客。

  你不要妄想查出我在哪里。

  不然,当你在我没有安排的时间里出现在我所在的范围呢,这个丹药就不是在我的手中了。

  所以,明天晚饭间,来到摘星楼,本王亲自来接待你。

  落款人:域外之人——顾阎王。

  李相夷看落款处的时候,直呆呆的看着域外这两个字。

  域外邪魔,怎么会来到中原。

  少师前有一名美丽动人的女子,弯下腰捡起了少师。

  “相夷,找到小慵了吗?”乔婉娩在四顾门时,看到了匆忙离开的李相夷,于是就跟上了他。

  “看来这一切都是域外之人对中原的试探。”李相夷捡起了一旁的剑鞘,思索着说道。

  “如此,他们定是知道了皇帝病危,无暇顾及他们,才会做出胡乱江湖之事。”乔婉娩把剑递给了李相夷。

  李相夷收好剑后,“嗯,我得到摘星楼那里走一趟了。”

  “相夷,需不需要人手?”

  “不用,根据信上所说,可见此人甚是小心。大批人马在附近活动,我怕对小慵不利。”

  乔婉娩心中百感交集,看着那挺拔的背影的背影,仿佛回到了当初看他练剑的时候。

  “阿娩,你先回门中,去调查一下近来域外的人来到中原的人数。”

  “嗯!”

  想来是想念当初相夷当门主的时候,下意识地答应了。

  但转念一想,我好像是门主。

  算了,毕竟第一任门主在前,前辈的话还是要听的。

  李相夷着急地跑着,他不知道摘星楼在何处,他只能一处一处的去寻找。

  扬州城相比于整个大熙王朝来说,是很小的,但对于李相夷来说,这个扬州城很大,大到一座小小的阁楼都寻不到。

  街上道路很宽,却看不远。

  他只能在一座座屋顶处的奔跑着,下脚不能太重,万一惊扰到百姓的休息,那可是遭大罪。

  忽然,他感觉后背有箭在空中划来,弓箭穿破空气的声音让他听得清清楚楚。

  李相夷依旧向前飞身,剑却已经在手。

  他用余光瞧了瞧周围的坏境,寻到一出,立马转身看向了箭的落点。

  “偷偷摸摸,藏头露尾的。何不出来一见。”

  “李大侠不愧是李大侠,要是寻常之人,早就死在我箭下之中。”

  在黑暗的笼罩下,他那一头红发是那么的显眼。

  “域外之人不好好在域外待着,跑来做甚?”

  李相夷的持剑手微微移动,好似下一秒就要出手,拿下对方。

  “李大侠不要有如此的火气,毕竟明天我们还要在这见一面。到时候,我手一抖,匕首一划,美人见血,可就不好了。”张阎王淡淡的说道。

  李相夷自知不能如此的冲动,现如今已经知道了人在何处,便足够了。

  “哈哈……天不早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再会。”

  李相夷微笑点了头,转身就离开了。

  “那祝李大侠就做个好梦。”

  “我这个人很不喜欢和他人做一样的梦。不过嘛,今晚不知你可睡得安稳?”李相夷用开玩笑的语调说了这一句话。

  李相夷没有离去,他悄无声息的进到了一处客栈,可以观察到对方。

  他本想直接擒拿住那红发男子,可是一旦动起手来,苏小慵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少主,人还没走。”

  “无妨,盯着他的动向。

  “失去了记忆的李相夷,行事作风果然和当初那样,那样的莽撞。”

  浑身都被一层黑布包裹着的侍卫继续开口道“那依少主所言,他还有稳重的时候?”

  “那当然,相传五年前,江湖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能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医——李莲花。这个李莲花和四顾门方院主在当年破过不少的奇案。要不是角大美女的谋划让其暴露的这个李莲花的真实身份——李相夷。那个让江湖中人敬佩,我们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后来,我便去寻找关于他的活动迹象,发现与他少年郎时候的行为大不相同。我以为像他这种人,一生注定桀骜不驯,却没想到十年间让人有如此大的变化,稳重在他身上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张阎王说道。

  “可少主当年不也是个玩世不恭的模样,只不过后来做出改变,才有魔主之子的风采。”侍卫恭敬的问道。

  “是啊,如不是受到这个李莲花的影响,我也不会被父亲重视。所以,我便前来回一份大礼给他。说起来,他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看在这一份尊重上,便给他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吧。”张阎王抬头望着明月,“今晚的月色倒是挺亮的,角大美女,不是我跟你作对,而是你不把域外放在首要位置。”

  “也不知道大哥抽了什么风,竟然用那么多的珍惜药材救下如此疯癫的女人。比我还疯癫,不过……我喜欢。”

  张阎王伸手出来,侍卫递上了一杯酒。

  “果然,唯有喝酒才痛快。”

  屋子内的李相夷听到了张阎王的说的“角大美女”这四个字。

  不是李相夷他耳力惊人,实在是张阎王的声音正好可以传入他的耳中,似乎是可以说给他听的。

  所以,李相夷抓住了关键的信息“角大美女”。

  “叫大美女”是何许人也,竟然可以挑动域外邪魔来侵犯大熙。

  这一切的谋划真就和林府长女所说的那两个面具之人有关。

  “叫大美女”,怎么越想越觉得熟悉。

  看来得问一问笛飞声了。

  那这么说来,傅雷尸体的消失,那头乌鸦的死亡,也和他们有关。

  李相夷似乎想到什么,他抽出了袖子中的红魔。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这把剑就是开局的关键。

  “可是,为什么墨先生会同意如此的请求?

  “难道墨先生是有什么把柄在他们的手中吗?”

  少师感受到了红魔不详的气息,原本寻常的一把剑此刻竟然通泛荧光。

  红魔感受到了战意,漆黑的剑身红光乍现。

  战意侵蚀,该如何破局?

龙智烈焰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