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楼之英雄再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八章 无聊之举

  晨光熹微,鸡鸣……过后很久。

  “唉,年纪大了。”李相夷拍了拍昏沉沉的脑袋,“漫漫长夜,熬了不了。”

  那两把剑放在地上,由于昨晚太过于闹腾,它们俩都被李相夷捆绑在地上。

  他来到窗边,看向了人来人往的街道。

  他发现,这些行人大多数都具有武功底子。

  看来那个人没有弄虚作假,天下有名的江湖人士都来到了扬州城。

  不过,来的速度也太快了。

  这其中到底有多少人马是他们的人。

  不,倒不如说这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这一场游戏规则的主角就差一个契机。

  李相夷望向红魔剑,语重心长的说道:“好久都没有动脑子,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他打开了昨晚收到的帖子,

  “日暮之后,摘星楼见。记住,不要试图破坏时间,我时刻盯着你。”

  李相夷仔细了两遍,最终确认了苏小慵的确没有性命之忧。

  这红发男子倒是有点意思。

  如果是为了这把红魔剑,大可以在城外拦截,他武功可不弱,再加上其他之人。

  李相夷自问也无法能够全部歼灭,至于保下红魔剑也尚未可知。

  “游戏吗?”

  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

  “两拨人马,还是同一个地方的势力。”

  这时候,客房门外来人,门声敲起。

  “李公子,有人给你送了一封信。”

  李相夷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劲,自己明明昨晚是悄悄翻进来的,怎会有人知道?

  不对,还真是有一个人知道。

  本来他还想偷偷留下银子然后再偷偷溜走的。

  现在看来倒是不行了。

  他打开门,门外站着店小二。

  “小二,那这是客房的钱。”

  “李公子,不必客气。这是四顾门的产业。昨晚收到乔门主的来信,势必要照顾好李公子你。”

  店小二把信递给了李相夷便走开了。

  李相夷看着信的封面。

  封面很简单,右下角有一个“乔”字,其他到没有什么。

  他打开了这一封信,却发现不是乔婉娩写的。

  “这是村长的字迹。”

  【相显,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相必你已经到了扬州城了,离你恢复记忆的时间不远了。不要怀疑这封信是不是我写的,这封信是我通过一个可值得信赖之人送给你的。你现在还是可以回头,回到莲花村了……唉,算老头子我多话了。我们所布置的这一前奏无非是为了帮助你恢复记忆,至少这是我的目的,至于‘他’的想法我不知。不过,在这一场捡漏的布局中,唯一红魔剑才行重点,关系到后来的策划。这把剑的摧毁方法……】

  信未看完,窗外有一个飞身了进来。

  这一行为吓了李相夷一跳,“你怎么进来的。”

  “靠轻功啊,这不是很明了的事情吗?”

  笛飞声来到桌前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怎么,查到了。”

  “嗯!域外之人来此不过五人。不过,倒是两拨势力,一拨势力是一男一女,带着面具,他们是林府之事的幕后之人,另一拨你昨晚已经与他们对上了。”

  李相夷过来坐在笛飞声对面,他用食指轻轻的敲打桌面。

  “既然他们邀请我入戏,那得配合配合才行了。”

  笛飞声放下水杯,“我现在已经知道那面具之人的位置,今晚,我去会会他们。”

  李相夷把水满上,两人互相点头。

  “来,干。”

  “干!”

  ……

  乔婉娩一如既往的在大殿中处理事务,只是这天的事务比以往更加沉重。

  苏小慵被人绑架,她本想和相夷去解决此事。

  但没想到,皇城有要事,让她迅速解决。

  她不经意间咳嗽几声,她觉得只是老毛病犯了,就不过多的在意。

  只是这一咳便把血咳了出来。

  她拿出手帕擦拭嘴角,看着那一抹的血迹,她没有惊慌,反而是有点释然的模样。

  “看来,时间加速了,我也得抓紧时间了。”

  门外肖紫衿还在那里守候,一听到里面的咳嗽声,便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

  “阿娩,你没事吧!”

  着急的声音看得出来他对阿娩的关心。

  “你怎么进来了。”乔婉娩缓过来之后,虚弱地说道。

  “阿娩,此番事务劳人心神,交给下属去做。”肖紫衿扯开话题。

  “无关你事,出去!”

  肖紫衿见乔婉娩激动,连忙称好,然后慢慢地退了出去。

  乔婉娩抬头看向天色,“时辰快到了。”

  他退至门外,定定地看着里面。

  阿娩说得对,李相夷已经成为过往,如果现在对他出手,就证明我还是对阿娩的不信任。

  这一次,我不会输给你了,李相夷。

  他手里紧紧抓着张金石给他的那一瓶丹药。

  他本想直接扔掉,可是,再打算扔的时候,他心神恍惚,仿佛有人在他面前说,

  “你确定吗?不留下来做后手吗?正所谓有备无患!”

  他闭上眼睛颤动的把手缩了回来。

  日暮时分

  李相夷走在街上,人很多,路很挤。

  他庆幸,自己里摘星楼很近,不然他都不知道如何走过去。

  一靠近摘星楼,就有人过来接客。

  看来早就准备好了,就差等我来。

  一进楼,他感觉到很冷。

  相比外面的火热,这里面很是清冷。

  唯有楼中间的摆放着桌椅,其他都是空处。

  “哈哈……李公子的到来,让顾某感到很荣幸。”顾阎王从楼上走了下来,他身后跟着两个人。

  一个人是白发老者,另一个人浑身包裹着黑布,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我们算上这一次,应该见了两次面,能否有幸知道红发公子你的姓名?”

  李相夷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坐下,拿出自己在外艰难买到的果仁,吃了起来。

  “免贵姓顾,字阎王。这三字还望入的了您的耳中。”

  顾阎王示意女仆倒酒。

  他拿起酒杯,一杯放在这里,另一杯放在那里。

  顾性,在域外可是贵族的大姓,不知道将他拿下可赚多少银两。

  白发老人上前,解开了台上的幕布,苏小慵被绑在台中心的椅子上。

  她没有挣扎,看到了李相夷也没有什么激动之色。

  “真是个稳重的娃娃。”

  白发老人不禁赞叹。

  李相夷看见苏小慵没受伤,紧绷的弦便松了些。

  “说说吧,怎样才能放人。”李相夷自顾的吃起了桌上的饭菜。

  “你不怕我提为难人的条件?”顾阎王问道。

  “怕,亦或是不怕。”李相夷咽下一口菜说道。

  顾阎王听后,满意的笑了笑。

  “不愧是李相夷,如今的你倒是很不错。”

  少了莲花对事事的看开,多了几分自身的骄傲。

  “此番来中原,我秉承着友好的态度,来此交友和学习。

  “听闻李公子当年一手剑法出神入化,快如闪电。

  “更是自创一种剑法《醉如狂三十六剑》。

  “可惜,顾某当时一心痴迷于女人窝中,对此事不屑一顾。

  “可是近来习武,对此又是痴迷,为了更好学习,特来向前辈赐教。”

  “你就不觉得,我已经忘记了这套剑法。”李相夷质问。

  “少师在手,你……不会忘。”顾阎王很是自信。

  李相夷看了自己手中的剑,“这不过是无聊之举。罢了,既然武一套剑法能救人,武给你看又如何。”

  “好。”

  顾阎王带着众人来到了顶楼,“此处便是观看的最佳位置。”

  女仆拿来了一条红绸。

  李相夷接过,但他没有给少师系上。他慢慢的拔出少师,清寒之气起,他通过剑身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曾经……那般的模样。

  他脱手飞剑,剑柄伴随着红绸缠绕在其身。

  低下众人议论纷纷,

  “开始了,开始了。”

  “当年错失时机,没有见到李门主武的那套剑法,太遗憾了。”

  “听闻此次舞剑之人是李门主的亲传弟子,而这套剑法具有极佳的观赏性,可以学习一二。”

  “没错没错。”

  ……

  顾阎王摇晃这酒杯,看向巷子,不禁感慨,

  “扬州城中万人空巷,只为争睹那红绸一剑。”

  果然名不虚传。

  舞剑开始。

  那一套“醉如狂”三十六剑在李相夷身上行如流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可能正如他所说那般“少师在手,你便会”。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那一不明所以的目光褪去。

  君只见,剑已脱手,红绸在他手上缠绕。

  众人以为他会和剑一同飞出,却没想到红绸一寸一寸的断裂。

  少师剑已然重回到他手中。

  乔婉娩看在眼里,她笑了,可也哭了,

  “红绸尽断空悲切,尾头苦短情消弭。”

  为倾舞一曲,终不似当初那般模样。

  ……

龙智烈焰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