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楼之英雄再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 流血

  红绸尽断,人也从高处落下。

  在人跌落的时候,一个黑影窜出来,接住了李相夷和少师剑。

  摘星楼那些人早已走空,除了苏小慵。

  苏小慵看到那人接住了李相夷,便去瞧他的脸。

  一看他是笛飞声,便松了一口气。

  笛飞声接李相夷到一处屋顶,就换了一个姿势,把他背在背上。

  然后消失在屋顶了。

  低下的人看已经结束了,就纷纷离去。

  “不愧是李门主的剑法,短短时间,竟让人如此震撼。”

  “可惜,不是李门主亲自来舞剑,无缘瞧见李门主的面颜也是一大遗憾。”

  “江湖传闻李相夷李门主现已隐居云深之处,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重出江湖。”

  “定是会的……”

  一处黝黑昏暗处。

  承受住碧茶之花的李相夷眼眸微动,似一副要醒的模样。

  但那眼皮真就只是跳动一下,便没有然后了。

  憨憨的呼噜声响起,他太累了,承受了太多的痛苦,这痛苦让他挣扎,但他看开了,又不想抵御。

  这时,星潼的声音响起,“圣女,是否让属下将他唤醒。”

  “不用了,就让他睡会吧。我们下去准备一下。”角丽谯摸了摸笛飞声的脸庞,“尊上,你就好好看好他,不要让他跑了哦!”

  等他们走完后,李相夷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

  他发出慵懒的声音,好似这觉他睡了很久。

  “你啊……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又被角大美女给抓住了吧。”

  此刻的笛飞声眼神空洞,给人看上去很僵硬,他没有回答李相夷的问题。

  李相夷嘴角扬起,红魔剑抽了出来,直接斩断了扣在手上的铁链。

  笛飞声见他有动静,上前给了一掌。

  “喔,虽说许久不见,要热情些,但也不用如此的热情吧。”

  笛飞声掌力打在了李相夷的手扣上。

  手扣齐齐断掉。

  李相夷拿着红魔剑快速与笛飞声拉开距离。

  笛飞声紧追不舍。

  李相夷始终保持着一个身位的距离。

  “阿飞,你现在的武功水平实在太次了。”

  李相夷不想过多的周折,于是一个步伐来到笛飞声的身后,利用红魔剑背向笛飞声的背上打去。

  笛飞声虽然手脚笨拙,但还是利用身后背上的刀挡下了这一剑背。

  “你先睡一会!”

  李相夷一个手刀就打晕了笛飞声。

  他吸了一口气,“不愧是你,皮糙肉厚的,打得我手都痛了。”

  他背起了笛飞声来到了他刚刚躺的地方,为其把上脉。

  这感觉如同当初那只母痋的感觉一样。

  他尝试用扬州慢内力引导这知痋虫出来。

  最终却只能封锁在右胸口处。

  “你醒了?”

  李相夷手上的动作却还没有停下来。

  “你好了?”

  笛飞声睁开眼睛,那一副面孔映入他眼帘里,不由的开口问道。

  “好了,却没有好全。这一段时间段经历,算是我亲历。重新体验了一把少年心性,李莲花的性格我怕是回不去了。”

  “只要是你,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李相夷听他这么一说,运气就差点跑偏。

  “这个痋虫我不知道如何解,看来得去找角大美女一趟了。

  “还有,你当初竟然没有下死手,这真是令人有些好奇!”

  李相夷说好奇就好奇,配合他那一副好奇的面孔,就令人更加好奇了。

  笛飞声“哼”了一声,“那一掌我很自信,她确实是死了。应该是域外天魔的邪术,让她又重新的‘活’了起来。”

  “我现在只能把这痋虫逼到你右胸口处,让他稳定在那,千万不要让这鬼东西入你脑子,不然,你怕是不人不鬼了。”李相夷擦拭着额头,虽然一滴汗都没有。

  他们两人走出这昏暗的房间,却没想到这角丽谯却在外面。

  她躺在一个巨大的椅子上,手拿花镜在照看自己的容颜。

  然后幽幽开口:“李相夷,你还真是调皮,差点就被你掳走了尊上。”

  李相夷一副恍然大悟,惊奇地说道:“原来你就是顾兄说的角大美女,失敬失敬。”

  “李相夷,轮嘴皮子我说不过你,但今日你是带不走尊上,还有你自己。”角丽谯戏谑地看着他们,徐徐开口。

  “我们也没想走,毕竟角大美女现如今美貌天下第一。”李相夷哈哈几声,“笑声更是一绝,连追男人的方式都如此特别,你还真是棒棒哒。”

  “星潼!”角丽谯努力的保持微笑,虽然这些不算得了什么,但一想到是这个贱兮兮的人所说,还是在尊上身边说的,她就忍不了。

  星潼得令后,放下手中的箱子,拿出一个笛子吹了起来。

  李相夷感觉不妙,随即用内力吸取了被角丽谯放在木桌上的少师剑。

  笛声已响起,笛飞声单膝跪下,捂着右胸口,脸上却是淡然。

  李相夷一剑挥出,剑气直逼着星潼。

  星潼无奈地停下嘴上的动作,左眼麻木地看着这剑气,便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无风而来,星潼的发梢却飘然而起,一层层黑雾挡在他的前面。

  这一剑光瞬间被黑雾给吞噬掉了。

  角丽谯在一旁放肆的笑着,这一笑声让李相夷和笛飞声耳朵却是那么的刺耳。

  “李相夷,现如今,你连一个小仆都打不过,你不会就这么焉了吧。”

  放肆的笑声又响起。

  李相夷眼巴巴的看着角丽谯,手指刮了刮耳朵。

  “哦,是吗?”

  李相夷闭上眼睛,随即出剑。

  这一剑,除了笛飞声,其余之人连影子都没有看清。

  剑影之后,木屑飘起。

  星潼不敌,倒在地上,吐血不止,而角丽谯嘴角流出血,但还是稳稳的站着。

  角丽谯觉得不对劲,星潼自然是不惧如今李相夷的状态下的扬州慢。

  可是刚才的一剑,蕴含的内力竟然和顾阎王所习得的相似。

  不,不仅如此,还比顾家的所有人更加纯正。

  “李相夷,你还真是喜欢给人惊喜。”角丽谯嘲讽一番,“不过,你还是留下吧。”

  话音刚落,李相夷顿时觉得不妙,他还没来得及转头,胸前一把“刀”直入。

  李相夷用大拇指点了几处穴道,然后逼出这把“刀”,然后快速转身,两指并拢,指点笛飞声的痋虫处。

  可是,却毫无作用。

  笛飞声一个手刀拍晕了李相夷。

  这么多年了,却如此简单的遭到暗算,看来是老眼昏花了……

龙智烈焰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