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楼之英雄再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 美人泪

  苏小慵在四顾门里来回踱步,时不时的望向门外,期待着风中传来的回应。

  乔婉娩看着她非常懂得她的心情。

  正想安慰着她,突然前方传来了一阵着急的嗓音,“禀……门主,有人送来了一具尸体,疑似苏神医的朋友。”

  苏小慵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门外跑去。

  乔婉娩心头一震,本想也跟着出去看看,但看到有一女子不顾缘由冲了出去的时候,她冲动的心情最终还是压制住了。

  她一边询问着一边大步朝门外走去。

  门卫一大早去看门时,一切都很是正常。

  不过,人难免会打小差,其中一位人想如厕,于是就急忙忙跑去,在快到之际,忽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他本以为是有人偷偷潜入四顾门,想要做坏事,于是他本想大声呼喊时,却发现了那人不是站着的,他是躺着的。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把这个人翻到正面。

  发现这人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而正巧那一天,乔门主带人回来的时候,他值班。

  之后,便来通知门主了,连如厕都来不及。

  “好了,你先去方便吧,如若有事便喊你。”

  “是,门主。”

  卧房中,李相夷一身血迹的躺在床上,苏小慵在其一旁为他施针治疗。

  乔婉娩安安静静的看着,她发现,相夷的样貌越来越像年少那般模样。

  怎么可能,他的变化实在太快,不断的冲刷我脑海对他样貌的记忆。

  是幻觉吗?

  嗯!应该是的。

  苏小慵放下手中的金针,去自己的房间拿了药箱。

  “相夷还好吗?”

  乔婉娩询问,她也看见了苏小慵的眼眶湿润,红了的样子。

  “情况不太乐观。”

  她很着急,但不能着急。

  乔婉娩明白。

  从她当了门主的时候,乔婉娩明白了当初李相夷在这个位置上的眼界与身不由己。

  一切都会以门中事务为重,而他在那时能够抽出空余时间来陪我玩耍陪我吃饭,陪我逛街。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大珍贵,而我妄想占用那少年的心性,这是多么大的奢望。

  而现在当他受到重伤的那一刻,让乔婉娩想到了那一天。

  那一天,李相夷欲要铲除金鸳盟,在东海的那一战。

  那一战,他输了,输给的不是对手,而是不能没有四顾门的四顾门。

  门中之人竟然为了自己的利益,地位,去背叛了为四顾门尽心尽力的门主。

  这么多年,乔婉娩都自问她自己有没有背叛相夷。

  相夷的状态,相夷的身体,相夷的心思,在那温顺的阳光下,却是那么的刺眼。

  她只顾着自己未来的心思,不断考虑她与相夷的未来而忧虑,能不能追上的身影而忧虑,可这一切重要吗?

  也许吧,可是时间不对。

  那一封在她重新见到名为李莲花的相夷之后,她就知道了相夷已经看到了这一封信。

  在当初写这一封信的时候,她只是想告诉相夷,能不能来哄哄我,陪陪我!

  告诉相夷能不能歇一歇,放下门中事务,与她纵游山水。

  东海之战,她相信,相夷能够平安的回来,能够让江湖安稳。

  可这一切,都让碧茶之毒给祸害了,而她竟然也是最后一个得知相夷中了碧茶之毒。

  这一切真是可笑如同尘埃般微小到了看不见。

  “如果不是你告诉我相夷已经葬身在东海,我是不会和紫衿成为夫妻的。”

  这一切是那么的顺利成章,顺风的小舟既快又稳。

  乔婉娩对李相夷是爱的,可是这种爱恋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她看到苏小慵的泪痕,明白了自己当真是放弃了这种追寻。

  这种遥不可及的爱恋,原来是触手可及,是乔婉娩她自己那一颗猜的“心”蒙蔽了双眼。

  苏小慵啊苏小慵,不是你好运,而是你真心的为他着想,为他着想到忽略了自己。

  这一刻,她释怀了,乔婉娩从自己身上那一颗猜疑的“心”看到了肖紫衿。

  她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心口:紫衿,我与你距离,就差这弥漫着白雾的心路,如若你看开,那便就是我。

  “李大哥似乎中了一种痋术,伤口处有一种痋虫抓住了李大哥的伤口,稳住了性命。”苏小慵忧虑道,“但这只能维持他李大哥三天的性命。”

  “难道真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以命抵命。”

  乔婉娩进去房间里看了李相夷,她发现他眉眼间真是越来越像当初那般的模样。

  “我来。”

  这时,身穿紫衣,头发带白的男子走来了进来。

  乔婉娩不解的问道:“你不是西吴查案吗?”

  云彼邱回答道:“西吴之案件已经解决,本来就打算回来,在路上听闻李门主回来了,便快马加鞭,想见李门主一面,却没想到李门主受了如此重的伤。”

  他走过来,察看了李相夷的伤势,“这个情况我了解,确实是一命抵一命。”

  “你确定真要如此做?万一还有……”乔婉娩问道。

  “我本身便欠李门主一条性命,现在不过是还了。你们无需多言,我意已决。”

  苏小慵和乔婉娩走出了房间,在乔婉娩关门之际,云彼邱朗道:“乔门主,如若有幸被李门主想起,万不可告诉他我的情况,你就说我远在万里之地查案,回不来了。”

  “好!”

  这一声“好”伴随着关门声消失掉,那沉重的声音让人不想再次回忆。

  “李相夷,我欠你的一身债,仅我这一条命怕是还不清了。还望门主见谅。”

  他发丝悄然间已经全白,气息逐渐微弱,眼神无神,慢慢地看不清李相夷的脸庞。

  “门主,能看见你曾经那般模样,真好,我也算解开这捆绑的绳索了。”

  声音渐渐消失,云彼邱的头无力的低下。

  李相夷虽不醒,但一行泪粘湿了他的衣角。

  三天后

  乔婉娩应了云彼丘的请求,没有为他举办葬礼,后山之中却多了一处坟墓。

  李相夷虚弱的睁开眼睛,想抬起手,却没有力气。

  他轻微的咳嗽一声,眼睛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被刀伤了的地方。

  苏小慵在其旁歇息,她感觉床上有动静,便睁开了眼睛。

  她见李相夷醒了,没有大喊大叫,只是说了一句,“李大哥,你醒啦。”

  这一关心的话语,让李相夷觉得很是温暖,他也回了一句,“小慵,好久不见。”

  “李大哥,好久不见。

  “对了,李莲花,你定是饿了,我刚刚煮了粥,我现在就去替你盛一碗。”

  李相夷注视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回想到了那一天,不由喃喃自语:“邪灵劲,散邪魂都是一个样子,都是同出一门。”

  村长和墨先生应该是与师娘认识,而这种种追寻不过是为了化解碧茶之毒罢了。

  那一刀,正好捅在李了碧茶之花上,而邪灵劲不断往那里涌现。

  他细细的体会扬州慢内力的变化,似乎比当年是更胜一筹了。

  他有些力气了,摸向了伤口处:李相显,用这一名字,便是同你一起闯荡江湖了吧。

  哥,我很好。

  等我了完这一事,就回去陪师娘。

  幸亏,师娘住的地方距离莲花村不远,不然两头跑倒是会很累人。

  “李莲花,粥来了。”

  李相夷和李相显一起在他的心头处招手。

  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

  还是李莲花这个名字能让我逍遥自在。

  李莲花吃完粥后,“小慵,我们现在是在四顾门这里吗?”

  “是的,李莲花。”苏小慵期待地看着他。

  李莲花自然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嗯,这粥煮得比我好吃得多了。”

  苏小慵满意地笑了,笑得很开心。

  “小慵,我……”

  “李莲花,我喜欢你。”

  这一句话,从她见到李莲花那一刻便想说了。

  苏小慵继续连忙地说道:“你不要着急的回答,你总是要慢慢考虑的。”

  她头也不回就跑走了,

  “拒绝那么快,总是没有面子的。”

  李莲花笑了,

  “这小姑娘,跑得那么快。”

  ……

龙智烈焰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