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楼之英雄再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一章 重临故地

  【余因身体不适,故写下这一封信。如今四顾门人才济济,而能接任门主的人选,却不过几个。大多数人的能力虽然已经达到,但资历尚浅。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你,方多病最为合适。】

  乔婉娩写完后,咳嗽不止。

  她撩起衣袖,看着那被乞丐小孩划伤的伤疤,上面依旧红肿。

  那疼痛感不断的传来,她看过郎中,郎中给她开了药。

  但这几天都为四顾门忙上忙下,再加上李相夷之事,她对此伤疤就无暇顾及,现在是松了一口气,这疼痛也就跟了上来。

  “明天得去找小慵看看了。”

  她回到闺房中,稍微洗漱一番,便睡了。

  ……

  夜晚的时间很漫长,可以让人在睡觉感觉上可以停留得多一会儿。

  这是乔婉娩起身最晚的一天,她身体异常的沉重,想要赖在床上久一点,能多久便多久。

  夜晚的余温还没有散去,这时候的气温是挺凉爽的。

  可乔婉娩却不这么认为,她擦拭额头的汗水,感受紧贴着背的内衬。

  “绿竹。”乔婉娩喊了一声。

  绿竹立马从门外跑了进来,“小姐,怎么了?”

  “现在几时了?”乔婉娩问道。

  “巳时。”绿竹回答道。

  通过绿竹的帮助下,乔婉娩终于完成了洗漱。

  “绿竹,你去准备一些稀粥。”乔婉娩说道。

  “好的,小姐。”

  乔婉娩走出了房门,用手挡住了刺眼的光线。

  她不知道要做什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走着走着就到了李莲花的居所,她看见里面的男子正在练剑。

  乔婉娩不经意间走了进去,站在一旁定定站着。

  李莲花自我沉浸的打完一套剑法。

  “阿娩,你怎么来了?”李莲花放好了少师剑。

  “来找一下小慵,看看伤口。”乔婉娩回答道。

  “你受伤了?”李莲花快步的走了过来。

  他想为她瞧上一番。

  乔婉娩正想说不要紧,却没理头的倒下了。

  李莲花见乔婉娩进来的时候,老是捂着手腕。

  他连忙的掀开手袖,看到了一道显眼的伤势,红中带有黑色。

  “中毒了!”

  李莲花双指并拢,急忙用扬州慢内力为她逼毒。

  一行浓稠的黑血从伤口处流下,乔婉娩痛苦的低吟。

  苏小慵手拿着果盘走进了院子,就看到了这一幕。

  她连忙询问,“李莲花,乔姐姐怎么了?”

  “她中毒了,大概有一段时间了。”李莲花回答道。

  “这处伤口莫不是上一次在回门的路上,被乞丐小孩所伤。”苏小慵也过来察看情况。

  “张金石!”李莲花语气冰冷道。

  这个毒他见过,那一次的打斗他在黄匕邱身上见过。

  李莲花见差不多了,就收手了。

  “不行,乔姐姐的情况很严重,我的医术还是有限,调解不了乔姐姐的身体状况。我得带乔姐姐去我义兄关河梦那里才行。”苏小慵眉间微皱。

  “我现在就和你一同前去。”李莲花起身,想要去准备车马。

  忽然,一道箭支朝着乔婉娩方向射来,李莲花感知到了,就用手直接抓住了箭身。

  箭尾上绑有一张纸条。

  他摘下纸条,

  [东海之地,笛飞声等着你。当然,你为了乔美人而负了我的约,我可是会很伤心的,毕竟,你曾经差点被我娶到了呢。]

  未闻笑声,但已响起。

  李莲花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有些事,你总该要去解决的。乔姐姐,我和门中之人自会安全将她送到我义兄家去。”苏小慵坚定地说道。

  李莲花无言,给了苏小慵一个信任的目光。

  ……

  “苏小神医,你说门主怎么了。昨天还好端端的,怎么今日就昏迷不醒了。”黑小虎架着马车。

  “前几日,乔姐姐遭遇张家投毒暗算,虽不致命,但引发了乔姐姐的暗伤,身体需要调理一番。”苏小慵回复道。

  城外幽山寂静。

  黑小虎看着周围的环境,越发觉得有些不对劲。

  “苏小神医,这里不太对劲。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苏小慵掀起遮帘,看向外面,“空气中好像有一股血腥味,前面有打斗。”

  “那苏小神医,我们要不要换一条路。”

  “来不及了,这血腥味很重,我们已经很靠近。还有,既然没有打斗的声音,就很有可能已经结束了。如果换一条路,就要多折腾几天乔姐姐的身体等不了太久了。”

  “那还,苏小神医,你抓好了。”

  黑小虎驾驶着马车飞快穿越着血流之地,没有丝毫的犹豫。

  “义兄,我回来了。”

  苏小慵小跑到木门边,一边敲着,一边大声喊道。

  “门没锁,进来吧。”

  黑小虎放置好马车。

  “哟,要不不回来,一回来就带这么大的惊喜给我,你可真行啊。”关河梦出来迎接。

  “义兄,乔姐姐的毒就靠你了。”苏小慵对着关河梦一顿撒娇。

  “关兄,还望你能够出手相助。”黑小虎跪下来磕了一个响头。

  “无需多礼,小慵带来的病人总需要尽全力的,不然,她就要在我耳边唠叨一阵了,烦都烦死了。”关河梦将他扶起,“将乔门主扶到病卧那里吧。”

  苏小慵也一同去帮了忙。

  “咦?这个肖紫衿怎么在这里?”苏小慵有些奇怪的问道。

  关河梦解释道:“这小子有些本事,竟然与一群人厮杀到了我采药的地方。

  “看对方服侍应该是张家之人。

  “这小子服了一种鬼药,硬生生的把对方杀完,然后倒在了血泊之中。”

  苏小慵反应很快,这张家人看来是想要抓乔婉娩,知道这毒得关河梦才能解得了,便在这一路设下埋伏。

  怪不得,这几日不曾见到肖紫衿

  肖紫衿不知从何处听得了消息,竟然硬生生的给乔婉娩杀出一条平安之路来。

  “那他……”

  “无碍,不过是武功废了,还患上了头疾。这小子还真是愚蠢,身在四顾门,不知道叫门中兄弟一起上,非得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关河梦一顿嘴碎,“还浪费了我不少的上好药材。”

  关河梦背对着苏小慵,虽说是抱怨,但眼神中透露了羡慕。

  可惜,世常伦理,不是说破就能破的。

  他也很想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可是,他终究不能。

  ……

  一身青衣漂泊在海上,男子握着一把轻盈之剑,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一艘大船。

  船的最高出有着一抹红衣,海风吹过,尾翼飘然。

  李莲花脚踏小舟,只身飞起,落在了大船之上。

  船很大,人很少。

  “你们三个人坐这么大艘船,还真是奢侈啊!”李莲花吐槽说道。

  “李相夷,许久未见,可还想我。”角丽谯的脸上面具不见,完整的面容可以让男子陷入花香之中。

  可惜,她面前的是君子之花——李莲花。

  “我说角大美女,追男人呢,真的是要一心一意,你说阿飞你都没能追到,何况是我。”李莲花微笑着说道。

  “李莲花,你这张嘴还是一如既往呢。”角丽谯不想在与他辩口舌,“尊上,你说与李相夷打一架,我当初不允,是不放心你。现在我在你身旁,可以好好看着你了。你的心愿很快就要实现了,那你就不能在耍小脾气了咯。”

  笛飞声拔刀,一跃而下。

  李莲花拔出少师抵上去。

  “你还真是着急啊。”

  李莲花左手食指凝聚着邪灵劲,直中笛飞声痋虫处。

  “这不是重临故地,与你回忆回忆!”

  笛飞声收起刀来,豪迈的转过身来。

  “怎么可能,痴心蛊怎会如此无用。”

  星潼见情况不妙,直接打晕角丽谯,带着她跳海逃走。

  笛飞声拿着刀单膝下跪,捂着胸口。

  “看来这一架非打不可了。阿飞,给你治伤还真是麻烦。”

  “李相夷,你这一次可别中毒了,省得说我欺负你。”

  “笑话,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怎么说中毒的是你吧。”

  两大笑起来,紧接着刀剑相持。

  最后,李莲花借助这次战斗,散尽邪灵劲,毁掉红魔剑,消散痴心蛊。

  这一战,没人见证,海边的人们只是觉得海上的风浪变大了些。

  ……

  “方院主,有人给你送来了一封信。”

  方多病借给信来,他以为是四顾门中人给他的信。

  一打开,便看见了李莲花的字眼。

  [小宝,一切安好。如若你来寻我的话,你怕是又要找不到了,因为我又又改名了。落笔:李莲叶]

  “好你一个李莲花,老是改名,下次我见到你,你不给我做一桌的好菜,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方多病笑了,笑得很是灿烂。

  熟悉的莲花村牌匾,

  李莲花大声喊道:“村长我回来了,你给我说的要求我做到了。”

龙智烈焰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