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马背上的谈话

  ——自己真的能成为足以改变世界的大人物?

  修在马背后,把弄着手里的卡片。

  等级3,力量4,体质4,敏捷7,智力4,感知5,魅力1,这就是修手中冒险者信息卡展示的属性。

  在“秘密通道”里经历那些事后,修昏迷了整整一天,醒来便让洛克威尔带自己去了冒险者公会。

  按照惯例冒险者公会对修进行了能力测试,除了完全没有一点魔法适应性的“魔法绝缘”稀有体质,其他各方面都是普通以下。

  技能一栏也仅有“挑衅”一条,没有修以为的特殊技能,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天赋。在洞窟里和魔物战斗时使出的那些,应该只是灵活的身体借机中二病发作。

  何况这个“挑衅”技能和魅力1是怎么回事?修自认为转生后的这幅皮囊还是挺有小白脸潜质的,自己也从来没在战斗中挑衅过敌人,这个“挑衅”技能是技能之神在挑衅自己吗?

  ——仔细想想,自己的言行总能莫名地惹人生气,优菈也说过一听自己说话身体就会有排斥反应,难道这就是“挑衅”技能的威力?

  所以这个技能不是对敌人使用,而是作为被动技能一直发挥着“招人讨厌”的负面效果。

  这号是不是废了?要不还是重开?

  “今天难得这么安静,嘴巴终于被人缝上了?”

  马背前方,修身前的蜥蜴脸男人——雷泽打破沉默。

  修确实不太想说话。

  “我只喜欢和美少女聊天,也不想被当成和爬行动物说话的怪人。”

  “爬行动物,很早以前倒是经常被这么说......算了,我有点理解小姑娘的话了,跟你生气确实没什么意义。”

  “那还不向我道歉,打我巴掌和踩我手指的事。”

  “我一天中难得有一两个小时能管住自己脾气,不要让这时间提早结束好吗?”

  “我只想让现在的时间提早结束,跟有体臭的人骑一匹马简直煎熬。”

  “你刺我一针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要我把麻痹药喂你嘴里,让你一睁眼就看到帝国国境吗?”

  不失为一个好提议,但修没再继续,现在的心情不是很想跟人斗嘴。

  “喂,”过了一小会儿,雷泽再次开口,“洛克威尔把事情都告诉你了?”

  修叹了口气,选择接过话。

  “开端经过结尾都告诉我了。”

  和修一直听说的不同,双桥城的教会相当的有能耐。从优菈和铁荆棘接触开始,教会在铁荆棘的内线就将情报告知了洛克威尔。经过恰当的引导,铁荆棘的团长克鲁尔决定找教会合作,并让优菈来拜托洛克威尔。之后教会便按照洛克威尔的计划,将修和优菈关进监牢用以断绝与铁荆棘的联络,至于派出的“清剿叛徒”的部队则是事先为陷阱和伏击做准备。

  教会的暗影骑士用洛克威尔的戒指引诱铁荆棘落入毒气陷阱,同时利用宝物“引魔法阵”激活了地下城核心制造出大量魔物,最后由守在通道两边的暗影骑士击杀企图突破魔物包围的铁荆棘成员。

  至于洛克威尔的目的——修从他口中听说的是趁着教会回收圣者遗体的行动,让修得到“圣者戒律”的力量。之所以向修隐瞒计划,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私心被第三者知晓,另一方面是希望修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能够取得优菈的信任。只有优菈能够在那位“大人物”到来前解开石棺的封印,洛克威尔才能够在不与暗影骑士敌对的情况下,让修接触到“圣者戒律”。

  由修取得优菈的信任本身就是洛克威尔灵光一现的一步,那夜看到修对重逢的优菈所抱有的态度,让洛克威尔在不想因优菈破坏两人友谊的同时,产生了“试一试”的念头。洛克威尔很早以前便察觉到了修对优菈抱有的好感,优菈外冷内热的性格又很容易被看穿。洛克威尔专程安排了修与优菈独处的时间,在听到修跟着优菈一起跳下地下河的时候,洛克威尔几乎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然成功。然而最后他还是小看了优菈的决心,更没想到优菈得到的师父的遗物里有“巫妖转化”这样的魔法。

  洛克威尔同样没有将真实目的告知雷泽,雷泽的认知里这次行动就只是为了铲除铁荆棘和回收圣者遗体。雷泽不明白洛克威尔让修参与行动的原因,对于优菈的处置则是交由他自己判断。雷泽拥有“思考检测”的技能,一定程度上能得知对方此刻的心理状态。洛克威尔给他的指示是将两人安全带来,如果察觉优菈对行动有所妨碍便将她排除。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攻击小姑娘吗?”雷泽继续问道。

  “不是精神病人间歇性抽风?”

  “我不是傻子,”雷泽说道,“你对洛克威尔的信任我感觉得到,你对洛克威尔必定是有利用价值的。让你在洛克威尔和那个小姑娘之间选择,你还是会选择前者——我的能力这样告诉我。但是在那个时候,选择的天平产生了倾斜,这是不是不太妙,我当时应该做的就只有排除掉这个可能的威胁。”

  修没有说话。

  雷泽接着问道:“我有点好奇,那个时候你在想什么?”

  ——想什么?

  当时的状况就像由外行指挥家演奏的交响乐,各种声音杂乱无章的混在一起。修记得最清楚的只有一个声音——羞愧。

  本来不想说的,修还是鬼使神差地开口:

  “以前上学的时候,我的成绩不好也不坏,属于不会被人在意的中间数。”

  “据我所知,一直在孤儿院的你没有上学的经历。”

  “想听到回答就先闭嘴。”

  “......”

  “虽然是不起眼的中间部分,不过我看不上那些名列前茅的人,觉得他们不过是多花了时间在学习上。我以为我稍微努力一点也能和他们一样,或许还能比他们更优秀。

  “什么时候我开始佩服这些人的呢?是在离开了学校,到了真实的社会中。成果成了评判一个人的唯一标准,做不出成绩一切都会被否定。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做好一件事是多么困难,坚持和努力只是基础中的基础,灵活的头脑,机敏的应对能力,圆滑周到的待人处事......看清自己和他人的差距,我才知道他们取得的成功是多么来之不易。”

  “我要不要提醒你,”雷泽插话道,“你说的没在话题?”

  “不是,我是想说,我不是小孩子,我早就被生活教会了去发现和欣赏他人的优点。”

  “嗯......继续说。”

  “那个时候,我脑袋里其实全是问题——为什么她能这样,为什么能为我做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她的考虑总能这样单纯?小时候有大孩子欺负她,她想都没想就拿起身边的东西反击,一开始被揍得根本还不了手,最后却能一点一点地反败为胜。我那个时候就很奇怪,明明有个很靠得住的姐姐,为什么不等姐姐回来向她告状?”

  “显然她不是我以前见过那种面面俱到的优等生,但是,”修深吸了口气,“她真特么的帅气。”

  “你是不是用错形容词了?”

  修没有在意,“她告诉我她不是我想象中那么厉害的人,她说她很弱小,弱小到毫无意义地结束也无所谓。我怎么可能允许她有这种想法,如果她是那样那我怎么办,我不是更弱了吗?”

  “我完全明白了,”雷泽说道,“人总是对自己缺乏的东西怀有憧憬,这叫无意识的美化,懂不懂?”

  “放屁!我见过她为了一件事而努力的样子,她又勇敢又坚强还这么有毅力,脑袋也不笨,还这么漂亮,如果像她这样都不能成功,那就是这么世界有问题,我要矫正这个世界。”

  “哈哈哈哈哈,矫正这个世界,”雷泽笑得马蹄的速度都降了下来,“都说憧憬能令人盲目,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我盲目尼玛呢!说完没有?把你马控制好,再哔哔,等会把你马杀了。”

  雷泽扬起缰绳,“看来我今天心情好的时间能延续几小时。”

  沙尘飞扬,马蹄在密林中披着斑驳的光影飞驰。

才不是小9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