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间章

  修从梦中惊醒。

  燃火粉制造的火焰安静燃烧,投影石壁上的影子轻轻摇曳。

  梦中残余的景象尚在眼前,修坐起身,将手放在支起的膝盖上。

  身下是睡袋,旁边是冒险者用的背包。这里仍旧是教会的秘密通道,四周有雷泽设置的陷阱和驱赶魔物的法阵。

  并非是坚硬的地面难以入眠,修单纯是没有睡意。

  被雷泽催促着入睡后,许多自己的和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迷迷糊糊之间从脑中浮现。

  在上辈子的时候,修也像普通的同龄人一样对班里的某个女生有过情愫暗生,有过自以为是想为她付出,想证明对她心意的时刻,也体会过这些感情无疾而终的酸楚,以及最后不了了之的平淡。

  但是这样的感情真的值得一个人为另一个人不顾一切倾尽所有吗?动漫和漫画里主角们可以为了恋人与世界为敌,这样的剧情固然让人热血澎湃,然而修毕竟是个成年人,见惯了现实里情侣的分分合合,自然会怀疑什么样的感情能够让人做出如此缺乏“性价比”的决策。

  有的时候,回想自己曾经有过的蠢动,修都觉得那些是年少时对“爱情”这个字眼怀有憧憬,被一时的悸动怂恿,自我满足似的一种“喜欢”的错觉。证据就是回想起来时仅仅是自嘲地感叹“真是青春啊”,再假装生出一点酸楚和怀念。可能也有一次真正的“开始”都没有过的原因,倘若真正经历过,可能还会多一点的感伤。但是说真的,这样的区别大吗?那到底是感伤的那个特定的人,还是感伤那一段名为“青春”的时间,谁能说得清楚呢?

  但是和上辈子憧憬过的那些优秀女孩不同,对于优菈,修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上她。

  修是转生者,自认为是和周围这些“土著”是不同的存在,然而身为穿越者的修却没有一个合格的“外挂”能让他把身边的土著踩在脚下,不仅如此,身边还有不少比他优秀的同龄人。

  勉强维持着“转生者”的自尊,修很喜欢以观察NPC的心态观察身边的孤儿们。没用多久,他就开始注意到一个很厉害却不太起眼的女孩。

  修还在跟着洛克威尔识字,优菈已经能背诵整篇祷告的经文,药草的辨识、种植的技巧,年长的孩子也还要听从优菈的指导,即便是脏累的体力活,优菈同样能尽心尽责完成。

  但这样优秀的女孩,似乎只有修一个人注意到。

  大概是因为优菈总是跟在琳达身后,她做的那些琳达早悉如平常,和雷厉风行又平易近人的琳达相比,优菈总是安安静静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被隔绝在外的修会注意到被忽略的她。

  但那不过是“在意”,这份“在意”的结果反而是远离。

  观察者理所当然要和被观察者保持距离。在孤儿院期间,修几乎没有和优菈有过单独交流,偶然会有独处或靠近的机会,修也会立马溜到一边。

  要让修给孤儿院每个人贴个标签的话,优菈就是“呆得让人放不下心”。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喜欢她?

  将“喜欢”说出口的那一刻,似乎才认清这份情感。

  ——到底什么是喜欢?

  又是一次青春的悸动,又是对恋爱怀有的憧憬?修自认已经过了那样的时期,他不觉得一定要有个恋人不可,也不觉得有跟这些“新手村”的NPC牵扯太深的必要。

  修现在也说不清楚到底什么是喜欢,但是他头一次感觉到了,“特别的人”所蕴藏的含义。

  “想为她去死”,是修对洛克威尔开玩笑说的话,现在他终于有了对此的实感。

  修是现代人,知道感情不代表一切,脱下道德伦理的束缚,感情就只是一团被激情喂养的火焰,一旦名为新鲜感的养料烧光,这团火焰随时可能熄灭。修同样不喜欢所谓的“恋爱脑”,如果以前自己听到同样的想法必定会嗤之以鼻。

  但活着同样不代表一切——修现在确切地感受到——活着只是过程,不是目的。活着的目的是为了享受吗?什么样的享受最后也是空虚,活着就是为了去找到一个能够为它而死的“终点”。

  身边的火焰继续燃烧,修将手放在胸口。胸膛里,大概也有同样的火焰在燃烧。梦中所见的景象让身体本能地滋生恐惧,这种恐惧却反倒让修生出几分癫狂。

  ——总算找到了“能为之去死的人”,竟是如此幸福的事。

  只是现在前往“终点”为时尚早,修好不容易对异世界生活有了期待,这辈子怎么也得体验个够才行。

  ——况且她需要的不是能为她去死的人。

  “能有力量就好了,”修看着自己在胸前摊开的手掌,“强大到能对抗死亡的力量。”

才不是小9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