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老师

  这一夜,修再次梦到了那个画面。

  裹着黑炎的男子被焰火吞噬。后来梦里的男子变成了优菈,再后来变成了自己。

  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雷泽正在收拢睡袋,修扶着额头坐了起来。

  额头满是汗水,身上也又湿又黏。除了梦中被火焰灼烧的炙热,内脏被蒸干般的口干舌燥,修还感觉到浑身无力的虚弱感。

  这样的感觉让他回想起了那个时候——

  “那天让你们全部定身的魔法是什么?”

  雷泽动作顿了一下,“魔法?单纯是多到暴力的魔力压制了空间。”

  “但是我能动。”

  “你对魔力的感应太弱,反而没什么效果。”

  “这就是魔法绝缘体质......”修看着自己疲软不堪的右手,“难道我也能使出‘幻想杀手’。”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别幻想了,蠢货。我看到的是你爬起来走了两步,然后就晕死了过去。”

  “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还能是什么?”雷泽不耐烦地盯过来,“巫妖是死亡的化身,你无法抵抗它散发的死亡波动,身体出于自保切断了你对外界的感知。这样说你可能不明白,我就说得简单点——你因为怕死,被吓晕了。”

  修无法反驳,虽然丢人,但他感受到的确实是这样。

  沉吟片刻,修抬起头。

  “教教我,雷泽老师。”

  “老师?”雷泽又细又短的眉毛扭曲起来。

  “哎呀,没想到我这样的人也会怕死,真是困扰,”修笑着摸着脑袋,“能不能教我怎么对抗它,再顺便锻炼一下我,拜托了~”

  “想死吗?对我做这么恶心的表情,下次再说这种话宰了你!”

  “宰了我我也要说。虽然外表真的丑,但你的实力毕竟在我见过的人里暂居第一,你能指导我我多多少少也能变强一点。”

  “在这之前你先学一下拜托人的方法。”

  见到修摆明不肯轻易罢休,雷泽挑起眉角。

  “算了吧,你没有天赋,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NoNoNo,这是你不了解我才轻易下结论,在这类故事里我这类角色都是这个位面最有天赋的人。”话虽如此,修也不是那么有底气,再加了一句,“况且,我还可以努力。”

  “你这种货色努力了有什么用?教了你这样的人,传出去我都会被当成笑话。”

  “啊?我这种货色?”就像被戳中痛点,修懊恼地扯了扯自己头发,“你也别忘了,我这种货色还刺伤过你。”

  雷泽的眼睛眯了起来,“想死吗,小子?”

  “还真是奇怪,明明这么怕死的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修刻意地对着雷泽笑着,“你真的是在威胁我吗?”

  视线在沉默中交锋,片刻之后,雷泽嘴角扬起。

  “说起来,你还欠我一根手指。”扬起的嘴角咧开嗜血的弧度,“切一根下来,我就承认你是我弟子。”

  修无言地从腰间拔出匕首。

  “一言为定?”

  雷泽只是笑着抿嘴。

  修半跪在地,将竖起的小指压在地面。盯着自己的小指,深吸了几口气。

  “我现在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修抬起头问向雷泽。

  “我建议你最好咬紧牙关。”

  修摇摇头。

  “虽然不是无名指——Vanitas Vanitatum。”

  匕首朝着小指压了下去。

  疼痛,过后是空虚,再过后是钻心的疼痛。

  ——不过咬紧牙能够忍受。

  向着那个在黑暗中浮现的背影,修甚至想笑出声。

  ——看到了吗?这种事我也做得出来。

  隔了少许。

  “止住血,蠢货。”雷泽朝修脚边扔来一包绷带,“现在把手指绑好还能用药水接回去。”

  “就这?”修嗤笑一声,“舍不得我这个徒弟?”

  雷泽眯起眼睛,“跟个疯子一样。”

  *

  没有沿着通道向前,修和雷泽拐向通往更深处的方向。

  “比起毫无胜算就追上去,不如多做一点准备。”

  在雷泽告诉他这个地下城不会生成高等级魔物之后,修就做好了在这里练级的打算。

  “怎么样?”

  解决了一小群小魔怪,修略带得意地看向雷泽。

  “有一定的战斗思路,头脑冷静,仅此而已。”

  雷泽走过来脚下一晃,修便发现自己仰面倒在了地上。

  “脚步凌乱,动作幅度过大,多余的动作太多,大多数时候你都在无端地消耗体力。”

  修腰上被踢了一脚。

  “起来,”雷泽说道,“我知道你的水平了,下次我按你的水平给你做一遍正确的示范。学不会就等着受罚吧。”

  之后却是确确实实出乎雷泽预料,下一次的魔物遭遇战,他只进行了一次示范,修却将之前的错误系数改正,将他的动作近乎完美地模仿了下来。

  “怎么样?”

  修谄笑着向雷泽靠拢。

  “令人遗憾。”

  师父的评价让修立马丧气。

  “在你的舌头上划一刀,做成蜥蜴那样的分叉——我觉得我想了个很不错的惩罚,”雷泽接着说,“看来得等下一次了。”

  之后,雷泽又找机会再做了一次示范,这次看得修眼花缭乱,一群小魔怪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全变成了尸体。

  “做不到的话,你知道会怎样吧?”

  雷泽反常的阳光笑脸让修心生畏惧。

  “不是,你这根本就不是使用匕首的动作吧,两把刀都用上了,你叫我怎么学?”

  “意料之内的借口,”雷泽指了指自己脑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随着他衣角翻动,两柄短刀被雷泽双手拎着,呈现在修眼前,“虽然比不上我的红蜥蜴,也是我精挑细选的备用武器。”

  黑色刀柄,银白刀身,看起来朴实无华,刀刃流动的光华却毫不低调地彰显自己的锐利。

  修把目光从刀刃滑开,“没有更好的?”

  雷泽勾起的嘴角有些许抽动,“要不现在就拿你的舌头试试刀?保证不会感觉到一点痛苦。”

  修接过刀,在手里掂了掂,比想象的轻很多。

  “送我了?”

  雷泽用手扶住脑袋,“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把这话问出口的?故意让我头痛吗?”

  “嘁,小气。”

  “小子,你知道这两把刀的价值吗?这可是出自名匠阿克鲁夫......算了,我开始后悔把它们拿出来了。”

  徒自叹息过后,雷泽收拾心情讲解道,“这对双刀名为‘光翼’,刀刃薄如蝉翼,是锋利特化的武器,攻击弱点可以一击毙命,但本身韧性不高,不适合招架对方的武器,也不要随便攻击过于坚硬的铠甲,除非你能使用魔力加持......”

  雷泽还没说完就听到修兴奋的叫喊。

  “哦哦~雷泽你看,这刀连石头都砍得断~干脆用它在石壁上刻字吧。刻点什么好呢?红蜥蜴师徒到此一游?”

  倒吸一口凉气,雷泽终于撑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臭小子——我宰了你!”

  之后的旅途,修的嘴被雷泽彻底封上——用酸液蜗牛的分泌物,无毒但有恶臭,被雷泽认为用在这里无比适合。好消息是修的模仿能力仍然在线,舌头总算是逃过一劫。至于名为“光翼”的双刀,既然修的真实想法是“双刀是真的帅”,第一次收弟子的雷泽还是勉为其难让他继续使用。

才不是小9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