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能算异界转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 能升级吗

  冷清的会客厅,洛克威尔欣赏着墙上新添的画。

  比起上次来的时候,房间主人的审美又换了种风格。

  门被打开,一名年轻女仆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利维小姐。”洛克威尔礼貌地向对方问候,“差不多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吧,这间会客厅也是,上次过来还见不到这么多守卫。”

  有着柔顺黑色披肩发的女仆随意地在沙发坐下,拿起茶杯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上,“之前不是天天都见得到吗?艾莉西亚小姐野营的时候,你趴在孤儿院墙上。”

  “被发现了吗?我还以为藏得很好。”洛克威尔苦笑。

  “你根本没想过要藏吧?那种程度是在挑衅吗?不过艾莉西亚小姐没生气就算了。”

  女仆小啜了口红茶,拿起桌上的甜点吃了起来。

  “利维小姐,”洛克威尔试探问道,“那么这次艾莉西亚小姐生气了吗?”

  舔掉指尖上的残渣,女仆靠着沙发翘起腿。

  “这不是重点吧。都把那些家伙借给你了,交给你的任务还是失败,难道不应该生气?”说完,女仆叹了口气,“真是麻烦,为什么这种事情得我来做。”

  “‘圣者戒律’有多重要不用我再说了吧,教会找了两百多年的东西,你这么轻而易举地弄丢,是我的话现在已经自杀谢罪了。”女仆歪了歪脑袋,“呃,是我的话应该有多远跑多远了。”

  “我会负起责任把遗体追回来,赌上守护者家族的名誉。”

  “这点真是拜托您了,毕竟不能让其他候选者得到消息,我们能指望的只有您——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拿起甜点狠狠咬下一口,“讨伐巫妖的队伍已经出发了,领队的是艾布特家的少爷。听说是布尔莱克家弄出的烂摊子,那位少爷很乐意帮忙。”

  “艾布特家的那位吗?”洛克威尔倒是并不陌生,回想起前几次见面对方趾高气扬的样子,他笑着回道,“那还真是令人安心。”

  “至于你就老实回孤儿院呆着,对你的调查还没结束。什么叫被意料之外的死灵法术搅局了啊,这点意外都应对不了还想复兴家族,艾莉西亚小姐的信任可不是无限制的。”

  “讨伐巫妖的指令不是艾莉西亚小姐下达的吧?”

  洛克威尔的话让女仆被甜点噎住。

  “能从利维小姐口中听闻,说明这并非艾莉西亚小姐的本意。”

  女仆左右摇晃的眼神印证了洛克威尔的猜想。

  ——这不正是让自己不要“老实呆着”的意思吗?

  “不要轻举妄动哦,洛克威尔。老爷再三嘱托要看好你。”

  “我能做什么呢?”洛克威尔微微躬身,“如您所见,我只是一个年仅13无依无靠的孤儿。”

  “我才不想听到13岁就有主教级别魔法能力的人说这话。”

  “那么,甜点也所剩无几,这场会面是否应该结束了呢?”

  利维看向餐盘,“干嘛擅自结束谈话,这不是还剩很多?”

  “感谢亚莉西亚小姐的宽恕,布尔莱克家的长子必定会挽回此次的失败——请利维小姐这样代为传达。”洛克威尔轻声说道。

  “你又在自说自话些什么?”利维不快地抱起手,“惹出这样的麻烦,还觉得亚莉西亚小姐能宽恕你?”

  “艾莉西亚小姐很喜欢装饰这里的壁画,上次在这里会面时听她偶然谈起。今天特地换上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画,自然有希望我能感动轻松,放下负罪感的考虑。”

  利维愣了愣,目光故意避开壁画,转向旁边,“怎么可能是特地为你换的画,是你自我意识过剩!”

  “如果利维小姐平日有认真打扫,不留下丁点灰尘,我也不会发现更换壁画的痕迹。”

  对着笑容满面的洛克威尔,利维不甘地挑起眉角。

  “真令人讨厌,这个敏锐的臭小鬼。”

  *

  洞穴内,响起接连不断的破空声。

  “好弱。”

  一脚将下落的圆润头颅踢飞,修将双刀刺入脚下。

  后脑立刻遭受暴击。

  “不是告诉你要妥善对待‘光翼’吗?”

  “不是,老师,这是结算画面,虽然你看不到,但我现在这样抱着手站着,经验条就会从画面下方冒出来。”

  完全没有出现,当然也没有“邦邦咔邦”的背景音乐,雷泽以“这家伙又开始了”的虚无眼神看着这边。

  修只能手动地拿出冒险者信息卡调出状态页面。

  “这不是根本没变化吗?!”

  一整天的狩猎,经验条的涨幅微乎其微。

  刚才接连击杀了几只邪眼怪,修还以为经验会涨一大截。

  “不是说邪眼怪是这个区域最强的魔物吗?”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利索地从邪眼怪尸体上割下头皮,装入一个银色的小袋,雷泽侧过头,“等级提升靠的是日积月累的战斗,杀几只邪眼怪就想升级你是在小看我们冒险者吗?”

  银色的袋子是冒险者公会提供的素材收纳袋,类似亚空间袋,属于“地下城法则”的一部分,原理无法解释,使用金币向公会里的七圣像兑换就能得到,优点是空间大,没有重量,缺点是只能收纳地下城产出的素材——以上信息来自修得到的冒险者卡片里的“帮助”界面。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修现在在意的是——

  “那我要怎么才能最短时间升级?”

  听到修的提问,雷泽停下动作,转过身。

  “我想也差不多到时候了。”雷泽眯起眼露出戏谑的笑容,“越是无知的人越喜欢说大言不惭的话,崇高的理想什么的,毕生的目标什么的。毕竟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不会知道要做到有多困难。”

  修半搭下眼,“能少说点大道理,多点实际的东西吗?”

  “你要真心想做,我知道三个办法,”雷泽竖起三根手指,“一,狩猎等级差巨大的高等级魔物,不过以你现有的能力和技能,希望不大;二,使用特殊的魔法或者药剂,比如你知道的‘巫妖转化’魔法,当然这类魔法和药剂都很稀有而且有强烈的副作用;三,击杀高等级的人类,任何办法杀掉都可以,下毒、陷阱、暗算,都能获得经验值。不过方法不同得到的经验也不一样,要想获得的经验最大化,需要和对方的最佳状态堂堂正正地,通过死斗战胜并杀死对方。”

  说到最后这里,雷泽的声音明显透出一股难抑的兴奋,兴致勃勃的挑衅目光盯得修脸上有点生痛。

  “第一个办法挺不错,我们去找点精英怪刷一刷。”

  “最无趣的选择啊,”雷泽表情相当失望,“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不是,雷泽先生,你把我想成哪种人了?”

  “我明明嗅到了和我同类的味道。”

  “我这张帅脸怎么看都跟你不是一个种族吧!”

  “但是,很难哦。”雷泽叹了口气,“这个地下城本身就是一个不完全的地下城,这里连魔晶矿都没有,不可能高等级的魔物。而且你没发现今天我们遇到的魔物比上次少了很多吗?”

  “可恶的魔物,畏惧我的霸气不敢露面了吗?”

  “蠢货!是被教会那些家伙透支了,这个地下城的魔力。一下子聚集那么多魔物,恐怕深处都被掏空了。”

  “深处被掏空......感觉有点涩涩的。”

  什么奇怪念头——修甩了甩头。

  “搞什么?那我该去哪儿练级?这个世界的神又要跟我作对吗?”

  “要放弃吗?现在回去还不算远。”雷泽用蜥蜴一般的脸微笑着说,“洛克威尔给我的任务是暂时担当你的护卫,意思是陪你玩高兴就行。”

  谁会跑到这里玩啊?还不如给几个金币去城里的风俗街——虽然连在哪儿也不知道。修砸了咂嘴。

  “不能升级也无所谓,反正我也在这里快呆出幽闭恐惧症了。还不如早点追上那家伙......”

  “追上去又能做什么?”雷泽不含情感的声音传来,“坐下来聊一聊,小姑娘就会放弃她的任务?她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也要完成的事情,能因为你三言两语而放弃?”

  “喂,你不会以为我没想过这些吧?”

  “但是你想不出答案,你只是觉得她还有自己的意识,至少不会对你造成伤害,而你很满足于此。你觉得自己应该追上去,应该在她身边,你没想过怎么解决问题,没想过对方的感受,只是为了自我表现,甚至陶醉于这种‘献身’的‘浪漫’?”

  洞穴被发光藓照亮,直视修的雷泽却似乎满脸阴霾。

  嘴角牵起一丝弧度,雷泽尖细的笑声低低响起。

  “不要觉得自己有多特别,你这样的家伙我见多了。感情只是一时的,你们之间也没有多么深厚的过往。清醒一点,蠢货。人与人之间皆是如此,高尚的人重视使命,低贱的人看重利益,感情在其中不值一提。你确实有那么点天赋,培养你做弟子能打发不少时间,不如睡一觉把这件事忘掉,我再带你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地下城?”

  ——是这样吗?

  修低下头看着脚边的影子。

  ——又是那个“思考检测”的技能,反驳的话还真不好找。

  那该怎么做?

  ——不知道为何,分明是全被说中了,但出乎意料的,并不觉得羞耻和难过。

  这就好像是——

  脑袋里莫名闪过一个念头,修笑了起来,笑声不大却让身体失去力气,修顺势躺在了地上。

  摊开的手碰到了邪眼怪的尸体,冰凉的触感有点恶心。

  “唔......你在想什么?”

  头顶飘来雷泽的提问,修忍不住又想笑。

  “你的思考检测呢?这次检测不出来了?”修没有为难老师,继续说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上学时候的老师,然后又觉得这辈子的老师明明看上去是这个样子,结果还是差不多。糟糕,又忍不住想笑了。”

  “据我所知,你没有......”说到一半,雷泽咽下了差点重复的话。

  “老师说的全是正论,我一句也没法反驳。老师说读书的时候就该认真读书,像我这样的中间成绩头脑也不笨,再努力一点就能提高。无论是玩还是恋爱,都应该是毕业了才去想的。”

  “又来了,你说的和话题有关系?”雷泽的声音夹着气恼。

  “当然有关系!”修望着半隐在黑暗中的洞顶,“其实我后悔啊。如果听了老师的话,认真学习,我说不定早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既然后悔——”

  “我敬佩那些努力的人,佩服找得到方法,能把自己锻炼得‘有能力’的人,所以我才能明白,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能找到自己的目标并坚持到底。我后悔并不是没听老师的话认真学习,而是没能在那个时候找到自己的目标。那个世界有太多让人放弃的理由,我不是没有经历过就大放厥词,我早就习惯了放弃,就连现在想着你说的那些东西我都很想说——真麻烦,好想去死。

  “但是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目标,说是自我满足,自我陶醉都可以,除此之外的任何‘活法’我都不喜欢。我隐约能感觉到,要想不再后悔,现在我只能这么做,做不到我就去死。”

  “......你的命真是低贱。”

  修笑着闭上眼,“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

  ——或者说被迫成为普通人的转生者。

  “不知道哪里的普通人会这么想,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选择你这种活法。一般人都会想出人头地或者荣华富贵,连‘享乐’都没体会过的小屁孩,理所当然的觉得死了也无所谓。”

  “那么老师你会为了享乐而活着吗?”

  对于修的反问,雷泽眯着的眼缝漏出几分不快,“对我来说,活着只是一种状态,而我活着就应该享乐,我活着就需要有人畏惧我,尊重我,仰慕我。为了什么而活着是小屁孩才会纠结的问题,我活着就是为了做我想做的事,也许今天是想拯救谁,明天是想杀掉谁,全看我这一天的心情。”

  “雷泽老师,”修稍微停顿了一下,“你就没有过想死的时候吗?”

  “......”

  没有等到回应,修坐起身。

  “我,想为她去死。”

  片刻之后,洞穴内响起雷泽放肆的笑声。

  “目标是去死,做不到就去死,横竖不都是去死吗?”

  修望着他,“有什么问题吗?”

  “我终于知道你想要什么了,这确实不是普通人的想法,你这里果然有毛病,”雷泽指着自己脑袋,“我稍微有那么点喜欢你了,作为第一次收的弟子,我不想让你那么快死,可是我现在刚好有一个符合你心意又能让你快点去死的办法,想听听吗?”

  “这绕来绕去的,到底想说什么?”

  “地城之主,你知道吧?要不我们直接去讨伐它?”雷泽眼睛眯成缝。

  “能升级吗?”修问。

  “能让你体会到真正的死。”

  修没说话。

  “怕了?”雷泽微微睁开眼。

  修扯了扯嘴角,“下辈子说不定会。”

才不是小9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