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吃胭脂

  晓行夜宿,一路奔波,李伯庸终于到了洛阳。

  他不是为李叔夜而来,而是因为太子来到了洛阳,不过来到洛阳后,他也无事可做,大唐最闲的官员就是太子府的官员。

  但当李伯庸看到了通缉令之后,他知道这个冬天总算不是无事可做。

  老实说,他一点也不相信他这个堂弟会杀人,只是如今,尸体确实没了,人也确实不见了,不是畏罪潜逃还是什么?

  但他也不能不管,去洛阳县问了一下,顺便把贞儿弄了出来,她的十根手指被夹出淤青来。但嘴里还是不饶,觉得是孙仁下的黑手,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在这日,李伯庸把孙氏埋了,埋在了洛阳的周边。

  ······

  新年越来越近了,就在冬月二十七日的夜晚,洛阳下了一场雪。极目一望,满城都是白色。

  第二天的中午,开始放晴,天如海水一般的蓝,小孩子为了抓雀的圈套渐渐露了出来,觅食的鸡抖着鲜艳的羽毛在庭院中时不时低头。

  河面冒着乳白色的烟雾,河水涓涓流淌,不知给两岸的诗人带来多少诗句。

  满洛阳都是诗人,这没什么稀奇的。

  摩西开海,院子里的雪被扫到了墙边,杨玉环提着礼物从院子外走了进来。

  两条帔帛,还有一瓶酒,帔帛也就是长巾,侍女画上那种随风飘动的,但是也可以当围巾来穿。

  时移世易,现在的李叔夜收到这个帔帛的感觉又不一样了,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杨贵妃。

  要是爱上杨贵妃,那就是痛苦的,因为有个人叫做李隆基,他是天下最好色的男人,也是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他连自己的儿媳都能抢,何况别的了。

  危险。

  尽管李叔夜这几日做过一场有关于杨玉环的春梦,但他还是很自信的认为,他并没有喜欢上杨玉环。

  当杨玉环给他把帔帛带到脖子上的时候,李叔夜承认他的确有点动心,但是那有怎么样呢?

  他是个逃犯,相对于寿王,李隆基,或者传言里面的安禄山,他不过是个无名之辈,换句话,是个黄毛。

  他只要知道一点,那就足够了,那就是杨玉环不喜欢他,这样就能给他一种便宜占飞了的感觉。

  当然,他也知道杨玉环很喜欢“湘莲”,“湘莲”,也就是他的女性名称,放在灯塔国这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但这里是大唐,大唐虽然也是灯塔,但比那个伟大,知道男的就是男的,女的就是女的。

  “玉环...”

  杨玉环走了过来,只听李叔夜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如果一个官府通缉的罪犯,钟情于你,你会怎么办?”

  “报官啊。”

  “如果是我呢,你会报官吗?”

  “当然不会啊。”

  “为什么?”

  “你是女的。”杨玉环一脸的认真。

  “假如我是个男的呢?假如我为了你杀了人呢?”

  杨玉环低下头来,似乎在想,她到:“我不会报官的,犯法的都是官府眼中的坏人,但你是我的好人。”

  李叔夜怔了一怔:“其实我就是个男的,看待女人......”

  “姐姐你快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可能是那么恶心的人,你那么漂亮,一定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吧。”

  李叔夜点头,笑了笑:“是啊,很多在东都还好了些,在乡下,那些人的眼睛真想拨开衣服的手,一看到我穿了短衣服,看见的白臂膀,就会想到偷情,就会怀疑我是不是个荡妇,然后丢几个铜钱过来,对我说下流的话语,在我的心里,觉得他们都是垃圾。”

  李叔夜看着外面的天空,“喜来你的师父很快就回来了,不过当你离开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我这有一份信,我想你可不可以到福先寺去,递给李叔夜的家人。”

  “李叔夜?你是说那个杀人的李叔夜?”

  李叔夜笑道:“就是他,不过,他是我的心上人,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呢?”

  “可以。”

  李叔夜把一份信递到杨玉环的手里:“你最好带个什么东西,就说李叔夜是个混蛋,卖了个赝品给你们,让他们换个新的来。”

  “什么赝品?”

  李叔夜:“你自己看着办吧,李叔夜是个通缉犯,我不想你扯上麻烦。”

  “什么时候?”

  “年后吧。”

  杨玉环收起了这封信,放在了袖中,她的眼底涌起一股勇气:“姐姐,你吃过胭脂吗?”泛红的脸上现出又喜又盼的神色。

  “没有。”

  “那么你愿意吃玉环的胭脂吗?”玉环的脸上还是笑,李叔夜却有点遭不住了,有些脸红个。

  “不。”

  杨玉环却突然跑了过来,双手搂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尖,李叔夜也稍微低了头。

  后世人不是说过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法则吗?这样心里应该会好受些。

  李叔夜吻的很用心,差点亲到杨玉环的肺里,等他睁开眼睛,一双黑色的眼珠正看着他。

  杨玉环揉了揉绯红的脸颊,心想:“这次怎么不一样呢?”

  李叔夜拿着手指揩嘴唇:“原来胭脂是这个味道。”并不看杨玉环,听脚步声,知道楚怜来了,楚怜走了进来,杨玉环吧礼物送了就走了。

  楚怜拿着一叠衣服说道;“试试能不能穿。”

  当李叔夜沐浴更衣,穿着崭新的衣服出现在楚怜的面前时,她带着欣赏的眼神道:“明天准能把那些老家伙给惊掉眼珠子。”,一边心里想:“可惜,你生的太迟了。”没有能看到她的青春美貌。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郎君,你两个手指老实放在嘴前,是什么意思?”

  李叔夜把手放下:他总不能说是想烟了,“我想我不能在这个洛阳城再待下去了。”

  “啊,那你要做什么?”

  “从军,马上争个万户侯,然后把那孙仁宰了。”

  “不行。”楚怜的声音各位尖利。

  “怎么了?”

  “太危险了,最近太危险了,你还是待在这里吧。”

  “我不舒服,办女人真的很不舒服,我想我是时候走了。”

  楚怜决心一定要把李叔夜留下,只是太阳突然从她的身后落下。

种梨尝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