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王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一章 最终战区 秘密实验室内部(四)

  兽化成赤焰牛人的鲁克·卡斯塔,看到四面八方的火球袭来,不着急不着慌地一抱头,全身肾上腺素急剧分泌。

  他将自己变成一具坚如磐石的钢铁之躯,所有火球落到他身上,都没有产生任何效果,皆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钢化身体”永远都是这么好使,这么值得信赖。

  然后几乎是同一时间,赤焰牛人与羊蝎安娜全都喷射出烈焰吐息。赤焰牛人是从自己的大口中喷出,羊蝎安娜则是从她双臂的两颗羊头嘴中吐出。

  两股火焰如同两道火红的瀑布相撞,迸射出无数灿烂美丽的红色火花。它们相融在一起,组成一道更加璀璨,更加壮观的烈焰瀑布。

  然而,赤焰牛人与羊蝎安娜却是谁也无法伤害到谁——两人都是火焰的化身,两人都不惧怕火焰——于是他们几乎又同时停止了这无谓的火焰吐息攻击。

  赤焰牛人迈着稳健沉重的老牛步,靠近羊蝎安娜,他终于又施展开出铁拳攻击,相比动静与威力都不小的火焰牛角,他的拳头则具有更快的速度优势。他希望能依靠威力一般、但速度更快的拳法,对羊蝎安娜造成连续有效的伤害。

  羊蝎安娜的战斗力与反应也不是白给的,她马上挥舞起左手如剑的黑色山羚羊头与右手如盾的白色大角羊头,与牛头人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拳击比赛。

  拳头与羊头相互碰撞,见招拆招,一时间竟然打得旗鼓相当,难舍难分。他们本想通过这种肉搏战达到互相伤害的目的,结果却仍是谁也伤害不了谁。

  真是一对火爆的牛羊冤家!

  一对火红的大铁拳和一黑一白两个大羊头你来我往、纵横穿插,交织出一副美丽的“山间流水夕阳图”。

  羊蝎安娜企图首先打破这种势均力敌的平衡,她挥舞羊头之余,甩动自己猩红的大蝎尾刺向牛头人刺来。

  赤焰牛人则仰起他那粗大坚硬的牛角来了一个硬碰硬。他们双羊头抵住双拳,牛角顶住尾刺,再次陷入僵局。他们暗自较劲却都不能胜对方分毫。

  几乎又是同一时间,羊蝎安娜全身散发出耀眼红光,一个红色的光球渐渐从她身体往外扩散变大。这红色光球蕴含着磅礴的火焰能量包裹住她,并开始变得越来越大。

  赤焰牛人也全身暗自运气,就在包围安娜身体的红球边缘触碰到自己一瞬间产生爆炸的同时,他也暴喝一声,双拳弹开黑白两颗羊头,也从体内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火焰爆炸。

  两股火焰爆炸又碰撞在一起,伴随着轰然的巨响,他们俩都被那惊天动地的爆炸冲击力震飞了老远。

  羊蝎安娜站稳身子的时候,看到牛头人已经抵着粗大锋利的牛角冲到了自己面前,她被搞了个措不及防,想用右手的羊头巨角当做盾牌阻挡这一击,却发现自己双臂的黑白羊头都已经在刚才的爆炸中被粉碎——就这样,她眼睁睁看着烈焰牛角刺中她腹部难以愈合的伤口。

  羊蝎安娜再次全身剧痛地向后一仰——这一撞差点没把她的五脏六腑都撞出来,当然如果她还有心、肝、脾、肺、肾与胃、胆、大小肠、膀胱和三焦的话。

  赤焰牛人看到四散的可爱绿色液体,马上靠近进行补给,同时他发现被自己撞得后仰不已的羊蝎安娜再次发生了变化。

  她火红色的上半身渐渐转绿,变成浅绿色;她那已经失去了羊头的双臂也完全爆裂粉碎,一双巨大的膜翅状双翼从她胯的两侧生长出来,翅膀上还带着斑斑血丝。

  她扇动巨大的淡绿色膜翅飞舞到空中——这秘密实验室的顶部得有三十米高,足够飞行生物在期间展开自如的行动。

  她蜷缩起六条细腿挡在腹部前——虽然这六条细腿实在显着太细,不能够完全遮挡住腹部的伤口,但她依然这么做了,似乎这样能带给她适当的安全感。

  又似乎这六条腿就是那飞机的轮子——飞机在起飞的时候收起轮子不是一种十分常见且合理的现象吗?

  她那巨大的蝎尾直直地垂下,带着猩红粗大的尾刺——她此时整体形象就好似一只巨大的、长着蝎子尾巴的浅绿色飞蛾。

  蛾头部分是浅绿色的蛇发安娜的少女形态,中间是浅褐色的腹部蜷缩着六条细长的腿,尾部则是那条巨大的蝎子尾,她的双翅与蛾子毛茸茸的翅膀不同,是浅绿色的巨大膜翅。

  现在的安娜与其说是飞蛾状的,倒不如说是长了翅膀的蝎子状。这次,羊蝎安娜变成了“飞蝎安娜”。

  飞蝎安娜“呼呼”扇动着浅绿色的巨大膜翅,形成一股可见的浅绿色旋风——这旋风围绕在飞蝎安娜身边,仿佛是在保护她,又好像是在蓄势待发准备攻击鲁克。

  鲁克看到高高在上的飞蝎安娜,知道任何陆地上战斗的兽化形态都将望尘莫及,够她不到,于是他首先考虑的是强大的紫电龙王形态。

  当紫电龙王将积攒的十枚紫电雷光球投向飞蝎安娜时,发现这并不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雷光球的确是具有跟踪效果,可是它们只能锁定敌人的位置并攻击它的整体,并不能精确打击它的某个部位。

  即使有某个幸运的紫电雷光球攻击到了飞蝎安娜腹部的伤口位置,可是由于她的小细腿在伤口之外先接触到雷光球——此时,雷光球只能算是攻击到了她无敌的小细腿,并不算是攻击到她难以愈合的伤口,如此也就无法对她造成有效伤害。

  反观飞蝎安娜的浅绿色旋风,开始发射出许多带着浅绿色风之气息的光球——这些绿色风之光球却能够频频攻击到行动相对不那么灵活的紫电龙王——虽然它们威力不大,却也能将紫电龙王击落地面。

  威严高贵的紫电龙王是要面子的!不但攻击敌人无效,还被敌人打落地面很是丢龙的!于是鲁克解除了紫电龙王状态。

  看来,他只有兽化成黄褐鸟人形态,再寻找打败飞蝎安娜的机会。

  当黄褐鸟人飞上天空,翱翔的感觉是重新回来了,自由的感觉却没有产生。这种脱离地面的不稳重感与灵活到几近难以控制的飞翔感再次让鲁克产生了非常不舒服的情绪。

  飞升在空中的黄褐鸟人躲避着绿色风球攻击,仰仗的并非是灵活而是速度——他几乎觉得自己能够躲避攻击,依靠的是运气而非技巧了。

  他只是飞快地左冲右突,才让飞蝎安娜难以锁定自己,难以让她用绿色风球攻击到自己。同样,他这不稳定的身形移动,导致他也很难用羽毛匕首攻击到她。

  于是,飞蝎安娜与黄褐鸟人又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又激情四射的空中追逐战。一会儿你追我,一会儿我追你。他们弄不清到底哪一个想对哪一个表白。

  一会儿,浅绿色的飞蝎安娜裹挟着绿色的风之球频频对鸟人鲁克散发出“爱的气息”,鸟人鲁克却拼命地逃脱,不敢接受。

  一会儿,深褐色的鸟人鲁克扇动着白褐相交的翅膀对飞蝎安娜迸发出“情的羽翼”,安娜并非不敢接受,只是好像鸟人鲁克总是找不对“情人”的距离。

  他们就这样“你追我,我追你,你打不到我,我也打不到你”地在空中开心着,快乐着……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他们的使命与目的。

  最先厌倦这毫无意义的“爱之追逐游戏”的是飞蝎安娜,她飞到房间的中央,不再追人与被追,她拼命地扇动自己浅绿色的巨大膜翅双翼,让身边绿色的微风之气息变成了飓风。

  数道壮观的浅绿色龙卷风聚集在飞蝎安娜周围,然后它们缓缓散开,由房间的中心向各个方位无死角地散开——这下黄褐鸟人再也无法施展他那种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飞速走位了。

  黄褐鸟人知道,他一旦碰到这些急速旋转的龙卷飓风,必定会被撕裂得粉身碎骨,没法儿,他只有躲在房间的角落里——这一次又让他蒙对了躲避的方法。

  龙卷飓风毕竟是一种圆柱形的攻击方式,这就决定了处于直角形状的墙角位置恰恰就是龙卷飓风的攻击死角——因为这种浅绿色的龙卷飓风触碰到墙的时候就会消失。

  龙卷飓风圆形外弧与两条直角边相切的时候,会形成一个狭小的安全地带,也就是墙角——如果龙卷飓风再向墙边靠拢,就会触墙消失,而如果它不再继续拢而是远离墙壁,它依然攻击不到墙角的位置。

  黄褐鸟人就这样不明所以地躲过了致命打击。如果纯说这是运气成分,那也是很勉强的。毕竟身经百战的鲁克下意识地躲墙角举动,还是让他隐约感觉到这样做是有效果能抵御飓风攻击的。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躲到墙角能抵御飓风的攻击,他也不能够画出飓风边缘的圆弧与两面墙体形成的直角边相切的图形来标出那个安全区域就是墙角,但是,他还是成功地躲过了龙卷飓风。

  有时候,感觉对了,事情就成了。

  待到飞蝎安娜的龙卷飓风彻底消失,黄褐鸟人也想起了自己的必杀技——鸟人龙卷风!他也不再和她玩这种互相追逐的游戏,他迎着她飞上前去。

  她甚至想退缩,她害怕他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他们从此就这样相拥在一起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当她被巨大的龙卷风卷入其中彻底丧失方向感与控制力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了——她差点就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由于敌对时间太长从而产生的跨物种爱情了。

  黄褐鸟人看到旋风中旋转着的飞蝎安娜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他便极力地在空中稳定住自己的身体,甩开双翼“唰唰唰唰”地飞射出无数的羽毛匕首。

  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射出过如此多的羽毛,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毛尽而亡了。

  他希望,他也必须希望,应该是他希望必须——他的羽毛匕首攻击必须生效,否则他将无毛再用。

小斧在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