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兽王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三章 尾声……以及真相

  伴随着安娜史塔西亚无比凄惨的叫声,她下身的肉瘤以及满头蛇发变得粉碎,她恢复成为人类的胴体侧倒在地上,她的身上缠绕着无数的细胞丝仍旧联通着那粉碎成一摊肉泥的肉瘤残骸。

  她的胴体是如此美丽又这般迷人,而联通包裹着这完美身体的肉瘤残骸又是那样丑陋那般恶心。她侧躺的姿势是如此诱人,却没有了任何生命的气息。

  鲁克走到躺在墙角的布拉德的尸体旁边,弯腰蹲下,伸双手抱起布拉德的尸体,然后缓步地走到安娜的尸体旁边,把布拉德的尸体缓缓地放下——他让他们的尸体躺在了一起……

  鲁克关掉这里所有的散发着兽化雾的仪器。然后,他离开了这里。

  一片大火吞噬了鲁克·卡斯塔身后的研究所,他疲惫的脸庞露出了难以形容的悲伤。

  场外1

  “咔!”一声清脆的木板碰撞声响起。

  “好!非常好!终于杀青了!大家都辛苦了,晚上我们好好聚聚,举办一个杀青宴会。”一个套着无数口袋马甲的导演模样的人站起来拍着手说道。

  大家一片欢呼声。

  陆仁甲拍拍卓格·阿斯盆·卡斯塔的肩膀说道:“臭哥,晚上我还有事,就不去了,你们好好聚聚吧。”

  臭哥是亲近的人对卓格名字的爱称。“臭哥”其实就是“卓格”的谐音,念得够多够快的时候,这两个音就会变得完全无法分辨出来。

  “别啊!陆哥,你可是三大主角之一的布拉德啊。你不去怎么能行?”卓格一把揽住陆仁甲,想对其进行挽留。

  “屁主角?!”陆仁甲愤愤地说道,“一共没他妈几句台词,出彩的镜头都是白虎人特效完成的。”

  “就为这事儿不开心?我镜头不也没有多少,都是各种兽化人的特效啊?他们还把我瘦长的身子弄成那么壮,把我这精致英俊的脸弄得那么粗糙,我说啥了?”卓格朝自己身上比划一阵子,又看向陆仁甲,“陆哥,晚上真不去了?”

  “真有事,我得准备报考导演专业的考试呢。回头咱哥们一起拍一部真正精彩有内涵的电影。”陆仁甲说罢,使劲捏了一下卓格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

  场外2

  晚上是海鲜自助,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去唱歌继续嗨。

  本就不喜热闹的安吉尔·诺丽芝独自漫步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上。

  “怎么一个人?”一只大手从背后出现,拍了一下她褐色风衣的肩头。

  “臭哥?你怎么没去和他们一起唱歌?”安吉尔回头看到卓格,感觉有些惊讶。

  “嗨,没意思。我看到你出来了,就了追过来……”卓格毫不见外地用手臂搂住安吉尔肩头,从她的另一侧肩头把脸贴上去嬉皮笑脸地说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撸串啤酒?我吃海鲜过敏,根本没吃饱。我看你也没有吃多少吧?”

  “还是这么没个正形儿……”安吉尔抓住卓格搭在自己肩头的手,从自己脖子后面绕了一圈后,将他的手放下,然后开心地说道,“走!反正我也没有吃饱呢。”

  场外3

  露天烧烤摊,地上横七竖八地有不少啤酒瓶子,桌子上歪七斜八地躺着不少铁钎子。

  “怎么?你也为没有太多戏份而郁闷呢?”卓格用嘴撸下一串大腰子,大口大口地嚼着,边嚼边含糊不清地问安吉尔。

  “那倒是没有,我只是觉得安娜的结局太可怜了。”安吉尔小口抿了一下麦香味儿十足的啤酒。

  “你是可怜她没能和布拉德走到一起?”卓格继续大嚼着腰子笑嘻嘻地说道。

  “瞎说!”安吉尔瞪了一眼卓格,“我只是感觉安娜这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起码不应该把她设定成那么坏……”

  “切!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美丽善良呢?要不是你演技好,能把安娜刻画得如此鲜活……”卓格边说,边举起一满杯啤酒一饮而尽。

  “行了,吃你的吧,烤肉都堵不住你的嘴。”安吉尔打断卓格,拿起一串烤肉筋递给他。

  场外4

  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和一个苗条修长的倩影漫步在昏黄的街灯下。

  “最近你的身体怎么样?”卓格转头看着安吉尔,关切地问道,“心脏好些没有?还经常熬中药吃啊?”

  “嗯,一直在吃中药。”安吉尔低头看着他俩那被街灯拉长的影子,“现在身体还可以,就是经常会食欲不振。”

  “扯淡!”卓格开心地大叫起来,“你食欲不振?刚才你烤肉可没少吃!”

  “这不陪着你高兴嘛?而且,一般情况我也不能喝酒的,喝酒对身体不好……”安吉尔看了卓格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思考着什么。

  两人陷入了沉默,只有两双脚一探一探地前后交替出现着……

  “怎么样?你最近还在做哪些奇怪的梦吗?”安吉尔率先打破沉默,扑棱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卓格,“就是总梦见自己在电梯里,变成各类兽化人与各式各样的怪物进行战斗?”

  “一直做!”一说到他最近做的奇怪梦,卓格就来了精神,大声嚷嚷着,“最有意思的是,我居然还梦见自己变成了鱼人在电梯里战斗!电梯里满世界都是水,居然还能启动继续往下走呢!”

  “嘘,小声儿点,都几点了?”安吉尔又瞪了卓格一眼,极力压低声音地喊道,她甜美的声音带着嗔怪,声响却并不大。

  “啊。对对。”卓格学着安吉尔的样子也尽量调低自己的音量,他清清嗓子,从新用平稳的语气说道,“还有更有意思的事情呢,我梦见电梯的最底层是一个巨大的水池子,水池中央有一个碗状的八角战场,周围高出一圈一米宽的边沿,中间低陷的‘碗底儿’躺着一只巨大的甲壳虫。”

  “甲壳虫?”安吉尔看着卓格,饶有兴趣地问道。

  “昂!就是那种黑色的!特别巨大的甲壳虫!”卓格边说着边伸开双臂比划着那只梦中的甲壳虫有多么大,他的声音又有些不受控制地变大了。

  “小声点。”安吉尔只有继续无奈地提醒卓格。

  “啊,对对……咱们继续说夹克虫。”卓格放低音量,继续说道,“你不知道那甲壳虫有多难打,我试过兽化成所有形态都不能对它造成伤害。”

  “最强大的龙王形态也不可以吗?”安吉尔歪头看着卓格,她似乎在期待一个肯定的答案。

  “嗐,可别提龙王了,就龙王那慢慢吞吞的劲儿快急死我了。关键是人家甲壳虫大哥可不干瞪着我,等我打它,人家还会喷土雾呢——就是泥土组成的巨大喷雾……就是泥土瀑布。然后我就被它石化住了,我得拼命摇动身子才能挣脱开。”

  “哦?那你最后怎么打败他的?还是说,你被他打败然后就惊醒了?”安吉尔笑呵呵地问道。

  “这话说的。必须是我打败它啊!”卓格几乎又要喊出声,接着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又要失控,自我调节下来后继续说道,“聪明如我当然自有办法啦。首先我判断出来,场地中的水池一定是有用的,我的推测是,一定得想办法把它弄到水里,然后就可以对它造成伤害了,毕竟水克土嘛。”

  “如果是五行的话,好像是土克水哦。”安吉尔伸出纤细的嫩葱般的手指,看着卓格,笑呵呵地纠正他。

  “是吗?我还真没有仔细研究过。哈哈。”卓格尴尬地挠着后脑勺,笑着说,“就当是……硬土能在水里变软吧……反正我判定它一定是害怕水的,然后我发现它背上坚硬的甲壳呈流线形,我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哦?”安吉尔适当地迎合一下,这是一个合格的听者必备的素质。

  “我推断它会变成球球攻击我。”卓格难掩兴奋地说道,“然后我变成牛头人靠近它,果然它就团成球球攻击我了。然后我使出老牛的钢化技能,把它弹飞——但是没有把它弹到水里,而是把它弹得四脚朝天了。然后我变成雪人举起它,把它扔到了水里。最后我变成鱼人,在水里把它击败了。你说我厉不厉害?”

  “嗯,厉害。看把你能的。”安吉尔笑着用她那葱葱玉指点了一下卓格的脑门,以示奖励。

  “你不知道!后边更有意思呢!”卓格兴奋过头了,再次大声喊道。

  “小声点儿。”安吉尔再次用玉指点了一下卓格的脑门,以示提醒。

  “哎呀,得意忘形了。哈哈,得意忘形了……”卓格再次尴尬地挠挠自己后脑勺,笑着说道,“后来我发现自己真的就能变成一只大棕熊了。有意思的是,大棕熊居然能滚成一个球,可以去到很多洞里探险。最有意思的是,大棕熊的必杀技居然是放臭屁,我还真用臭屁熏死了那只白色的鸡贼呢。”

  “呵呵。真的?”安吉尔也开心地笑了,她笑得是那样灿烂,那样美丽,她的笑就像是温暖的阳光,可以驱散寒冷的黑暗。

  “你笑起来真好看。”卓格痴痴地盯着安吉尔那笑靥如花的美丽脸庞。

  “那当然了,我不笑的时候也好看,呵呵。”安吉尔从开心地大笑变成了会心地微笑,这让她更显一种别样的俏丽。

  “没事儿你就该多笑笑,爱笑的女孩运气总不会差。”卓格一脸正经地说道。

  “那是自然。不过,跟你在一起就是容易开心。”安吉尔闪动着明眸看着卓格说道,“臭哥总是能带给人欢乐。”

  “哈哈。那必须的。”卓格傻笑着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后来我还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我搜遍了弗雷镇的每一个角落

  “——我变成雪人搬开了所有能搬开的东西;我变成牛头人撞碎了所有有裂缝的墙和门;我变成龙人在每一个需要电却没有电的地方施展必杀技;我还变成鸟人,飞遍了原来到不了的每一个角落,还在住宅区用龙卷风卷起一片石棉瓦……

  “我还消灭了二十五只颜色各异、属性不同的鸡贼并获得了它们的玩具模型……我还找到了所有我遇到过怪物的玩具模型,好像有八十七个之多。然后我就能兽化成白虎人了……”卓格滔滔不绝着。

  “啊?你是不给陆哥留一点活路啊?他仅有的一点戏份你也想抢走啊?”安吉尔用玉手掩着嘴,两只大眼睛笑成一对弯月。

  “不能够。”卓格马上认真地解释道,“给你说实在的吧,我感觉白虎人战斗太单一了,除了爪子带有黑色辐射物质,能直接破坏生化兵的变态设定之外,没有任何有意思的地方……换我是艾里克博士也得放弃白虎人。”

  “这话你可不能和陆哥说哟,他会很难过的。”安吉尔继续眯着一双弯月笑道。

  “那不能。这不就咱俩说说嘛。”卓格挺直了胸膛,好像要保证什么似地说道,“另外还有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又挑战了一遍曾经打败的巨型怪物,就是那些‘波斯’们,然后得到了它们的玩偶,结果你猜怎么着?”

  “不会是你能兽化成肉瘤安娜了吧?”安吉尔略显吃惊地说道。

  “怎么可能?哈哈。”卓格看着安吉尔变得有趣的表情,感到十分开心,“我可以兽化成一个神秘的外星人!不过说兽化成外星人有点感觉挺别扭哈。”

  “是。毕竟外星人也是人,用“兽化”一词让外星人颜面何存呢?”安吉尔露出美丽的微笑。

  “是是,就说我变成了外星人吧。”卓格表示赞同地附和道,“我变成一个浑身黑不溜秋的外星人,这外星人长得老帅了,身体还有银色的流光一闪一闪一动一动的。

  “然后我还可以瞬间移动,其实也移动不了多少距离。大概极限也就五米左右的样子。然后我就这么用手一指一指,大概是指了十五下啊?直接就将肉瘤安娜秒杀了。”卓格说着无意识地将手比划成手枪的样子,一点一点地指向安吉尔。

  安吉尔先是一愣,然后扑哧一声笑了:“那你可真够厉害的。”

  卓格马上意识到什么,看着仍然对着自己微笑的美丽的安吉尔,又看看自己指向她的粗笨的手指,他一脸无辜地看着安吉尔,然后马上扇着自己的脸说道:“该死。我不是故意的啊。”

  “没事儿。我又没有在意,你看你这人怎么还打上自己了?”安吉尔连忙拉住了卓格的手,阻止他的自残行为,她看着卓格殷红的脸庞,感到十分难过……

  场外5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走到了安吉尔家大门口。

  “我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家。”安吉尔甜甜地笑着朝卓格挥手告别,“那,我们明天见咯。”

  “好,明天见。”卓格也生硬地笑着挥手告别,他目送安吉尔的丽影穿过大门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场外6

  卓格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看到老爸还没有睡。

  “《兽王记》拍得怎样了?”父亲看到儿子回来,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么一个问句。

  “杀青了。”卓格淡淡地回复了父亲一句,他知道他之所以能够出演主角男一号,跟父亲是这部作品的编剧有很大的关系,除了佩服父亲这超乎常人的想象力之外,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剧中的男主角。

  “是吗?”路克·卡斯塔老先生站起魁梧的身躯,看着儿子说道,“那么,也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一些真相了。”

  卓格·阿斯盆·卡斯塔第一次看到父亲脱去衣衫裸露胸肌的样子,最让他震惊的是,父亲胸前那道深深的触目惊心的斜十字疤痕……

  (全书完)

小斧在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