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幕后BOSS当了不得死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80 重回十八岁

  剑锋迎面扑来,哈珀的面色愈发凝重。

  他闻到了炽烈的杀意,错玉切的刀锋尚未及身,冰寒之感就在脑内蔓延开来。所有的凶器刺入身体,都是冷的。

  哈珀能坐到西洋市租界总督这个位置,是家族和王国给予了亿点点支持。

  但是显而易见,没有人会支持一个废物。

  哈珀本是七境的非凡者,在二十年前全面入侵海棠国时不惜性命,身先士卒,为攻破海棠国帝都作出重大贡献,乃是先登者之一!

  后在鏖战中受伤,伤愈之后,已是三阶。

  源于此,他才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

  一剑不成,对面的年轻人继续进攻,在方寸之地闪转腾挪,剑刃的呼啸声,逐渐的唤醒了……

  哈珀内心的猛兽。

  他目光阴沉,凭借身体中残留的本能闪避,脑内,却在思考完全无关的事。

  “海棠国人说,人走茶凉。大概就是我现在这样吧。”

  “十年了。我驻守海外,远离王庭,现如今……帝皇陛下,庭上那些大臣,还有家里那些老人,已经忘记我当年的功绩了吗?因为这一点小小的错误,就将我贬斥至此,真是……让人心寒!”

  铛!

  哈珀抬手一挥,手中长鞭回缩成二尺长的雷光剑,格开了宋真的剑刃。

  宋真眉头一皱,意识到眼前人的气场已经改变。

  强烈的憎恨之情迎面扑来,针扎一般让人不适。

  矿车在黑暗中狂飙,哈珀抬头,并未立刻发动进攻。

  他解开衬衫的第一个纽扣,开口说道:“很难想象,你一个二阶竟然有这样的勇气!你有成事的性格,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相应的本领。”

  宋真看着他:“没了牙的老虎,还逞英雄呢?土皇帝当了十年,腰围长了不少吧。”

  呵。

  哈珀不再废话,他横臂挥砍,手中雷光剑发出轰鸣之音,奔向宋真面门。

  这柄纯由“法力”构筑的武器,超乎想像的棘手!

  雷刃尚未及身,其上暴烈轰鸣的雷电元素击穿空气,酥麻感立时传来。宋真的战斗经验本就不丰富,对上这奇门兵器中的奇门兵器,有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

  不断炸裂的雷芒发出巨大的噪音,生灭间闪动的光辉,其亮度堪比电焊。

  在听觉和视觉都被严重干扰的情况下,宋真直接失去距离感,他凭借直觉挥剑,顺利斩断了奔来的雷刃——

  没用的!

  纯由法力构筑的雷电之剑是哈珀的拿手好戏,无数個日夜揣摩,早已到了法力不竭、剑刃不灭的地步。

  哈珀早年是亚力士帝都出了名的天才,他手中的雷剑电刃并非技能,而是对自身异种法力的独特利用。

  正是凭借这一手本领,他才能在一众权贵子弟中脱颖而出,实力不弱于同年龄段的帝家子嗣,最终得到家族的赏识,倾斜大量资源,助他平步青云!

  最终虽是霸业未成,中道崩殂。

  但哈珀曾经立下的功绩,回报家族的栽培仍是绰绰有余!

  此时此刻,他好像回到了那段岁月——

  二三十岁,意气风发之际。

  他的修为有所倒退,但控制雷电之剑已是本能,此中门道,不是宋真可以看穿。

  宋真的错玉切斩断电刃,挥向空无一物的黑暗中,哈珀的攻势丝毫没有停滞,被斩断的雷光之剑已经突破宋真的防守。

  “就用这一剑,送你上路!”

  哈珀疯狂的灌注法力,将断了一半雷剑电刃推至两米多长,灼灼神威轰鸣,正刺在宋真的胸口。

  想象中血肉横飞的场景,没有出现。

  怎么会这样?

  雷剑电刃应该直接洞穿宋真的身体,在他胸前烧蚀出一个焦黑血洞,一举瓦解他的心脏才对!

  哈珀已经知道眼前这小子是个“报丧者”,他敢如此鲁莽的杀上前来,应该是掌握了一阶报丧极其稀有的特殊能力——

  “冥光照耀你我”。

  这个变态能力有着超乎想像的性能,正如他手中的雷剑电刃一样,法力不止生机不绝。

  哈珀已经将这个变数考虑了进去。

  他的异种法力,对邪祟有极强的克制作用,虽然无法直接击碎“冥灯”,但至少可以封绝两到三秒的重生。

  这已经足够了!

  之前那个“灵台郎”的佛力也可以迟缓冥灯再生,可灵台郎心慈手软,只是砸断了宋真手臂、踢折了宋真肋骨。

  那等伤势,一时半刻得不到治愈也无妨,只是很痛;

  可是哈珀阴险狡诈,一出手就是绝对杀招!

  一旦宋真的心脏、两肺被他烧成灰烬,冥灯又不能及时复原,一定会给宋真造成致命打击!

  可是……

  “为什么没有击穿?我三阶,他二阶,他凭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哈珀瞪大眼睛。

  他看到,他的雷芒烧毁了宋真的外衣,他皮肤上有巴掌大小的黑鳞覆盖。这些黑鳞上,还有奇异的能量附着。

  正是这双重守护,才让他的雷剑电刃无功而返。

  耳侧有风声呼啸,哈珀自以为必杀的一剑没有建功,现在轮到他经受考验。宋真回转错玉切,剑锋朝着哈珀的手臂切下,元气灌注,视哈珀的法力外衣为无物,剑刃轻而易举的碎肉断骨!

  大量鲜血狂乱喷涌,断裂的手掌还握着雷剑电刃,落到两人脚边。

  哈珀面色阴冷无比,手腕被斩,丝毫不能影响他的情绪。

  剧烈的痛楚刺激大脑,他闻到了死亡的气味,难以言喻的空旷感和剥离感。但也是这股熟悉的感觉,将他拉回到二十年前的海棠国帝都,直面海棠国骠骑大将的那个凛冬之夜。

  他已经……

  回来了。

  紫色的电芒,在手腕断口处伸展。

  须臾片刻,哈珀用电芒凝聚出手掌和五指,他抬手,将宋真挥向他脖颈的错玉切握住!

  宋真眉头一皱,没想到眼前这人如此顽强!

  斩断他的手腕,还以为已经拿下,结果哈珀前总督在绝境之下为之一变,换了个人一般,充斥可怖的战意,丝毫不见颓势。

  他紧握着剑刃,不让宋真抽剑。

  凌厉的双目中,再也没有半分退缩,他看着宋真,慢慢开口:“真是不得了啊!小小海棠国,竟有你这样的高手?我好像知道你,你是宋真么?宋侩那个儿子。”

  纯由法力构筑的雷电之手温度极高,有熔铁之威。

  错玉切被捏着,不啻于落入熔岩之中,很快从中折断。

  宋真握着断刃,倒退一步,说道:“没想到我的名头如此之大,连您都听说过。”

  “臭名昭著,你还得意起来了?”

  恰在此时,月光洒落。

  矿车高速冲出矿道,到了露天矿场。哈珀抬手按压制动杆,铁轮和铁轨摩擦,溅出大团火星。

  慢慢的,矿车停下。

  银雀的矿车也在此时冲出矿道,她可没有按制动杆的心思,轻巧跳跃平稳落地。

  不远处有格斗声响起,哈珀和宋真转头看去,看到柳川和阿狄森打到此处,看场面,是四阶的柳川稍胜一筹。

  哈珀转过头来,说道:“我得感谢你,宋真。如果不是你的袭击,我可能已经忘记我的本能……我要杀了你,伱的血,会让我重回巅峰!”

  宋真只感觉眼前这人在说梦话:“手脚俱全,你连我的防都破不了!现在断了一臂,换了只电手,忽然有自信了?你清醒一点吧!”

绯色乌鸦疾走 · 作家说

人颓颓的,缺乏澎湃的心境,完全不知道怎么把战斗场面写得热血一点了。这一章纯纯挤出来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