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一世因几世果

  自打从宠物舍真领养了一只乌鸦回来的莫婉语,心情特别的复杂。一开始她觉得哪有正经宠物店会有乌鸦的,而且还是不要钱的免费领养,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嘿,还真有。从小黑和那个谁离开自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年。六年里,准确的来说,她根本就是一具没有感情的躯壳。

  小黑和那谁还在莫婉语身边时,起码她还会欢喜,会难过,会有情绪。如今却是半点情感都没有,似乎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在她的心海渐起一丝涟漪。但是,冰封了六年的心海再领养乌鸦后,竟感到了久违的欢喜。并且,从她走出宠物舍的那一刻,自己似乎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至于是什么,莫婉语怎么也记不起。所以此刻她的心情、十分复杂。

  三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有了乌鸦的陪伴,这段时间莫婉语变得开朗了一些。这一日她照常来宠物舍买东西,因为乌鸦吃的东西比较特殊,所以她决定以后都在宠物舍买。莫婉语觉得宠物舍服务是真的太好了,凡是在舍里买宠物用品的,都打九折,还可以累积到一年才结账。

  买了乌鸦需要的东西后,莫婉语在司马皓热烈相送下走大大门口,苜楠依旧躺在太师椅上,只是今日没喝茶,而是在看一本书。莫婉语瞟了一眼苜楠手里的书,发现那本书纸质看上去很老旧,书名是她看不懂的字体。莫婉语轻声和苜楠打了招呼:

  “老板好。”

  苜楠点头,算是应了她。莫婉语这段时间的接触,清楚一点这个美的不似人间俗物的老板脾气,那就是她不爱说话。呃,反正莫婉语自己也不太爱说话,所以两人几乎是没什么可聊的。她准备离开,一转身就撞进一个结实的胸膛。她连忙退后两步,刚想开口道歉,就听见头顶传来好听的男声:

  “你没事吧?”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莫婉语觉得自己在哪听过,可就是想不起来。她不由得抬起头看去,就看见一张阳光俊朗的脸庞,带着温暖的笑意。她呆了呆,这张脸,好熟悉,和声音一样的熟悉,到底是在哪见过?

  “你好,我叫刘亦澈。很高兴再…很高兴认识你。”

  男人伸出右手,温柔的介绍着自己。

  仿佛着了魔,莫婉语的右手已经不自觉的握了过去。似乎她的内心深处非常渴望触碰男人手心的温度。莫婉语红着脸,轻声说道:

  “你,你好,我叫莫婉语。”

  一旁的苜楠司马皓两人,闻见了春天的味道。苜楠不动声色的看了莫婉语右肩站着的乌鸦一眼,心里不禁为乌鸦竖起大拇指。

  司马皓心里突然很感慨,千年等待,无数次失败,终于啊。

  ———————————————————————

  午夜零点,司马皓关了大门,一个闪身来到后院。苜楠正坐在金丝楠木打造的餐桌上吃着火锅。今夜有些冷,火锅作为宵夜最合适不过了。

  老远就闻见香味的司马皓早就按不住肚子里的馋虫,一屁股坐在苜楠旁边,拿起筷子刚想夹片毛肚往锅里涮,苜楠冷清的声音传来:

  “坐对面去。”

  司马皓立马一脸委屈样,刚想撒娇,就感觉一阵阴风袭来。他立马站起身,坐到苜楠对面去了。

  “小楠好雅兴,这是知道我要来,特意为我准备的?”

  低沉磁性的男声在房间里响起,瞬间司马皓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他打了个寒颤。心里腹诽:要不是大爷我修的火系法术,此刻已经被这两个冰窟窿给吞了。

  “坐吧,吃点,这家味道不错。”

  苜楠涮着一根鹅肠,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男人也不见外,坐在刚刚司马皓坐的位置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筷子夹了块羊肉,在红油锅里涮起来。看着油面上漂了好几层的辣椒,他皱了皱眉:

  “不是叫你少吃辣,怎么不听?”

  语气带着一丝责备,像长辈训斥孩子。

  “存心影响我进食的欲望?”

  苜楠冰冷的语气有些不悦。

  “呵,才欠了我个人情,现在就翻脸那么快的?”

  男人轻笑,嘴角上扬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如果说司马皓是如阳光般刺眼的存在,那这个男人则完全相反。从里到外透露出来的冷意,就像身处冰窖。那双明明是勾人心魄的桃花眼,眼里却没有一分抚媚,而是冷厉。

  男人长得很美,若是他留着长发,估计要有多少色胚要为他赴黄泉。司马皓每次见到这人,自己心里都会冒出一种想娶回家的感觉。

  啧啧啧,不愧是勾人魂的。司马皓心里嘀咕。

  “欠你人情的不是我。我只不过是给他一个落脚的地方罢了。”

  苜楠放下筷子,终于抬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哼,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好看作甚?她心里骂道。

  “你居然收留他,不就是想着我定不会为难你?”男人把涮好的羊肉放进嘴里,眼睛眯了眯:“味道不错。不愧是你称赞的。”

  “他拿什么和你做交换?”

  苜楠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问。

  “让已死之人起死回生,本就不合规矩。不过,看他实在是个痴情的,我让他在我手下做事,五百年期限。”

  苜楠挑眉:“就这?”

  “呵,就这。”男人轻笑。

  “那你要他做的事,我猜定是很棘手。”

  “是我不方便亲自出手,既然有送上门的合适人选,不用白不用。”

  “既然如此,何必追到我这里来?”苜楠有些不满。

  “就是,想你了,顺道来看看。”男人嘴角笑意深了几分。

  “哦。”苜楠说完,拿起筷子继续开涮。

  之后三人再没说话。司马皓如坐针毡,心里叫苦:我怎么就非要管不住嘴来吃劳什子火锅呢!早知道这位大哥要来,爷我早溜了。呜呜呜~

  —————————————————————————

  六年前,冥界,一群鬼魂正在站在那里,有的在哭泣,有的不知所措。他们都是刚失去生命的,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在死前并没有经历太大的痛苦。

  刘亦澈也是其中一员,他先是茫然了一阵,随后接受了事实。他心里苦笑,自己正直风华正茂的年纪,就这样结束了一生。飞机坠落前,他的心里是抱有侥幸的,他希望自己是那个幸运儿,他想活下去。他有太多太多的事没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还没能给那个叫莫婉语的女孩带去幸福。是的,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莫婉语幸福。可惜…

  古装打扮的鬼差们引着他们向阎王殿走去,他们会被审判,若生前做过什么大恶大善之事,会在这里被看得一清二楚。作恶多端的人会被打下地狱,承担他们应有的惩罚。

  一身黑色古代官服的判官坐在高位上,手中的毛笔在面前的卷轴上勾划。下方的鬼魂们井然有序的排着队,一个个等待着迎接他们的新生。或堕入地狱受刑,或带着福气投胎。面对不知明的命运,他们心中忐忑。

  轮到刘亦澈了,他坦然的站在那里,他自问这一世自己从未做过坏事,只是有很多遗憾的罢了。判官看着手里的卷轴轻咦了一声,随机抬眼看向刘亦澈。轻叹:

  “唉,因果未了。投胎去吧。”判官挥了挥手,一旁的鬼差上前带走了刘亦澈。

  刘亦澈不明白判官那句话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他跟着鬼差来到了奈何桥旁,排队等候着。喝了孟婆汤,忘了今世便可以投胎转世。就在这时一身惨叫引起众鬼的注意,只见一名鬼差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接着一名两名鬼差倒地。

  “不好,有人擅闯冥界,快去禀告判官。”反应过来的鬼差叫到。

  顿时孟婆桥边一片混乱。还没来得及喝孟婆汤的鬼魂们四处逃窜。鬼差们则上前抵挡。刘亦澈看见站在奈何桥边那一身黑色长袍的男人,大约三十不到的年纪。那黑色的长发在他身后飘扬,手里握着一柄黑色长枪。男人一枪打伤上来阻挡的士兵,飞身来到正在看着自己发呆的刘亦澈身旁,一把拽住他的手,低声道:

  “跟我走。”

  那声音低沉沙哑,仿佛有魔力,刘亦澈脑海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跟着这个神秘男人离开。

  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之后,刘亦澈被男人带出了冥界,来到一个漆黑的山洞。男人松了口气,用法术照脸山洞,刘亦澈才看清他那张成熟英俊的脸,眼里含着时间洗涤的沧桑。

  “你是…小黑?”

  刘亦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可是他内心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神秘男人,是一直陪在莫婉语身边的那只乌鸦,小黑。

  男人错愕的看着刘亦澈半晌,随即笑了声:

  “你倒是比那丫头聪明。我叫墨羽,如你所见,我是只妖怪。”

  刘亦澈并没有很惊讶,自己已经亲自在冥界走了一遭了,现在再出现什么妖怪神仙的,都很正常不过了。他问:

  “你为什么要带我走?”

  墨羽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小的药丸,递给刘亦澈:

  “这是追忆丹,吃了它,睡上一觉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刘亦澈接过药丸,没有丝毫犹豫吞了下去。

  “药效还有一会,你记住我说的,追兵不出三天便会寻到附近,但找不到你,我掩盖了你全部的气息。你要做三件事,第一,醒来后顺着我留在你身体里的妖丹感应来寻我;第二:寻到我带我去一个叫宠物舍的地方,找那里的老板;第三:在前两件事没完成之前不要试图回家。听明白了吗?”

  墨羽语气十分严肃。刘亦澈也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大约十几分钟,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刘亦澈感觉头很重,他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

  梦里,刘亦澈看见人群拥挤的街道,人们身上都穿着古代的衣裳。他站在人群里,耳边响起周围百姓的议论声:

  “莫将军这次又击退了侵犯边疆的蛮族呢。”

  “是呀,不愧是莫老将军之后,我朝当之无愧的晓勇女将军。”

  刘亦澈听着人们的议论,心中正疑惑,就听到马匹踩踏地面的声音,他寻声看去。只见一身金黑色铠甲,手持银色长枪的一位女子骑着一匹汗血宝马,缓缓走来,她的右肩上,站着一只乌鸦。那般威风凛凛,一眼便击中他的心。

  刘亦澈感觉到自己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他看着女将军那张与莫婉语有八九分相似的脸,聪明的他瞬间明白,这是他和莫婉语的前世过往。

  原来自己,早在许久之前,就爱上了她。

  刘亦澈梦到了一切。看到了他与她的新婚。看到了她的杀戮,也明白了她的痛苦。刘亦澈苦笑,他们的第一世相遇,竟是这样的背景,这样的结局。之后他梦见了自己许多转世,每一个转世他都是同一个名字,刘亦澈。刘澈,刘亦澈。他是他,他亦是他。

  刘亦澈明白了为何莫婉语对自己一直保持着距离,从不开口与别人说话,原来是因为她作为莫予初的时候,屠杀了八十多口无辜性命,那是上天给她的惩罚。惩罚她世世带着厄运,危及与她亲近的人。惩罚她每世都活在孤独的深渊里。

  而刘亦澈则是救赎莫婉语的那道光。因为他是莫予初那场杀戮里,唯一一个后悔杀了的人。也许这也是上天给刘澈与莫予初的机会,再续前缘,亦或了解前缘。可惜,无数次的轮回里,他们并不是每次都能遇到对方,就算遇到了,也不是每次他都会注意到那个透明的莫婉语。

  刘亦澈难以想象,这那些孤单无助的岁月里,那个小小的身躯是怎样挺过来的。他觉得心口作痛,这个惩罚太重了些。他也明白了莫羽这次带他逃出冥界的原因。

  刘亦澈从冗长又复杂的梦境里醒来,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脑袋有些昏沉。静坐了一会,感觉脑子清醒了些。胸口处传来温热的感觉,那是墨羽留在他体内的妖丹。他站起身,走出洞口,外面雾茫茫的一片,可他却能看得清晰,有一束明亮的光,再指引着他。

  刘亦澈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周围的环境不再有迷雾笼罩,反而是漆黑一片。黑夜里有一抹绿光闪着微弱的光芒,与他胸膛里的妖丹呼应着。他急忙朝绿光跑去。那是一个高大粗壮的榕树,树脚下有一个不是很大的洞,洞里躺着一只乌鸦。因为是深夜,再加上乌鸦羽毛本就是黑的,刘亦澈看不清墨羽的伤势,但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他明白,墨羽伤得很重。

  刘亦澈把变回原型的墨羽放进自己的怀里,让他离自己胸膛处的妖丹近些,希望这样可以稳住他的伤势。墨羽说过,找到他之后要带他去找一个叫宠物舍的地方。那么问题来了,墨羽没告诉他这个宠物舍在哪,那他要怎么找?就在刘亦澈迷茫有无措之际,他听见一个声音,那声音如玉石之声,清澈透亮,直击人心。那是个男人的声音,空荡飘渺般,似响在他耳边,又似传遍四周:

  “看来有人迷路了。跟着它走,它会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声音消失,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出现在刘亦澈眼前,他内心惊叹,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蝴蝶。

  “谢谢你,请问你是?”

  刘亦澈道谢后询问,可周围早已寂静一片。墨羽的伤势,不容许他多想,他立刻跟上蝴蝶,朝远处跑去。

  宠物舍后院,此时正值凌晨三点,苜楠猛地从睡梦中惊喜。她起身随手拿起床边的外披披上,消失在房间里。

  后院拱门处,站着一位少年的…灵魂。他怀里抱着一只散发着焦臭味的乌鸦。苜楠挑眉:

  “你怎么来到这的?”

  冰冷的语气让刘亦澈打了个寒颤,他指了指怀里的乌鸦小心翼翼开口:

  “墨羽叫我来找这的老板,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引着我到的这里。”

  苜楠皱眉,蝴蝶吗?算了,那家伙看上去快要没气了。

  “进来吧。”

  四年后,刘亦澈站在宠物舍大门口,他终于可以见到莫婉语了。这一次,她由他来拯救。刘亦澈看准时机,迎了上去…

  后院,苜楠和司马皓看着站在屋檐上的乌鸦,司马皓开口问:

  “就这样便宜那小子了?你可是等了近两千年。”

  乌鸦开口,声音低沉沙哑:

  “那是小语欠他的,这一世,就算还他了千年都等了,不在乎这几十年。”

  “行,你高尚。”司马皓翻了个白眼,不再说话。

  一世因,辗转多少轮回,终于是划上了句号。

  但乌鸦与女将军的因果,还在续写着。

陈予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