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宠物舍小剧场4

  司马皓和陈苗苗在城郊西山一个大树上等了许久,直到凌晨才看见上来两人。司马皓看清两人的长相后明白了苜楠为何叫他提前来这里等着挖坟了。黑色幕布笼罩整个天空,为数不多的星星零散的点缀着黑布。

  刘希盼夫妻沉浸在悲伤之中,根本不会去注意周围有没有人。司马皓看着两人挖坑埋葬大花的尸体,看人两人相偎盘坐,静等日出。看着那小小的坟堆上插着的那朵野菊,司马皓心里也涌起一阵哀伤,只是这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

  等刘希盼夫妻离开之后,天已经大亮,冬日的暖阳驱散了些空气里的寒冷,照在那小小的坟堆上,显得不那么凄凉。司马皓带着陈苗苗上树上跃下,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两人这才开了口。陈苗苗指着那小小的坟堆问道:

  “皓哥哥,我们就是来挖这座坟的?”

  “嗯。你去吧,把他们刚刚埋下的那个木盒子挖出来。”

  一开始听苜楠叫司马皓带着她来挖坟,陈苗苗心里感到一丝害怕,死人她是从没见过的,更别说还去挖人家坟了,想着都瘆得慌。可现在看见眼前这小小的坟堆,又亲眼目睹了坟堆形成的整个过程,陈苗苗觉得苜楠说挖坟两个字,就是故意吓唬她的。她挽起袖子,开始行动。

  大概十多分钟后,那个精美的木盒子就被陈苗苗挖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司马皓。

  “皓哥哥,这里面是?”

  “一只傻猫。”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回去再打开吧。”

  话落,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宠物舍后院,陈苗苗听完司马皓讲述大橘的故事,双眼哭得通红。她吸了吸鼻子问道:

  “皓哥哥,朋友就那么重要吗?什么才是朋友?”

  “朋友就是愿意陪你欢笑,愿意听你诉苦,愿意在你困难时帮助你的人。有些朋友不重要,有些朋友很重要。你以后也会遇到真心待你的朋友的。”

  “那,皓哥哥,我们是朋友吗?”

  “我们,算是吧。”

  其实我把你当成女儿,可我又不能明说,苗苗啊我是你爸爸这种话。司马皓心里吐槽。

  一回到宠物舍,司马皓就把大橘的尸体交给了苜楠。大橘子毕竟是妖,它的尸体和普通的小动物是不一样的。司马皓心里知道,大橘子不会就这样死了,因为苜楠不会让他死,花枝也不会。司马皓不禁感叹,能保住苜楠这个大佬的大腿,真的是他的福气啊。

  时间对于宠物舍来说,只是一个记录过往的词汇,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转眼就已经是四十年后。这一天,大橘子被苜楠叫了来,苜楠问他:

  “刘希盼只剩五年不到的寿命,你可要去陪他走完?”

  大橘子疯狂点头。四十年的修养,虽说还不能恢复全部修为,一些普通的妖法还是能用的。毕竟他当初为了帮助刘希盼,散了妖丹,使用了他们橘猫一族招财的能力,才成就了山城第一富豪,刘希盼。

  “关于你是妖怪的记忆,我已经抹除了。你也只能作为一只普通的猫陪着他。”

  大橘点头。

  “还有,这是你和他最后的缘分,缘尽因果了。你可明白?”

  大橘再次点头。

  “那就去吧,他现在在西山那里。”

  大橘喵了一声,撒开脚丫子跑了。

  苜楠看着他那着急样,摇了摇头,心里感叹:猫大管不住哟。

  西山,这里已经大变样了,不再是四十年前那荒芜人烟的普通山头。刘希盼带头出资,召集业内知名人士,耗资几十个亿,把这里打造成了一个有温泉,有各种各样娱乐项目的水上乐园。山顶处,还建着一个流浪猫救助站,那里收留着许多无家可归的毛孩子。

  这一天,刘希盼照常来山顶看望猫咪们。年近八十的他,头发早已花白,脸上爬满大小不一的褶子。可那双眼里有着遮不住的神采,整个人看上去和蔼又威严。看完猫咪后,他准备离开西山,司机已经打开车门等候。就在这时,他听见一声猫叫。

  那猫叫声十分熟悉,像四十年前,他养的那只名叫大花的猫。刘希盼转身寻找声音来源,他感觉自己脚边一暖,像是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贴了上来。他低头,看见一只微胖的橘猫,正在用身子蹭着他的裤脚。这只橘猫,看上去是那么的眼熟。刘希盼试探着开口,声音苍老,语气有些颤抖:

  “大花?是你吗?”

  那橘猫抬起头,对上他的眼,长长的喵了一声。

  刘希盼眼角一热,两行泪缓缓滚落。

  至此,刘希盼余生过得很快乐。本就儿孙满堂,后辈们也都很优秀,本就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他,老天还在生命的尾声里给他送来了一只和大花如此相像的猫。刘希盼觉得此生值了。

  而大橘子,也好好享受了一番有钱人,哦不,富豪猫的奢侈生活。

  ————————————————————————

  莫婉语做了一个迟来的梦。她梦见了自己十多年来从未梦见的亲人。梦里的他们面容模糊,她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围坐在餐桌前谈笑着。突然,他们看向莫婉语的方向,她的爸爸笑着开口:

  “小语回来了,快过来坐下,你爷爷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莫婉语便走过去坐下,久违的温暖笼罩着她。每个人都在给她夹菜,问着她的近况,叮嘱她要好好照顾自己。梦里的莫婉语吃着碗里的饭菜,吃着吃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醒了。

  醒过来的莫婉语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很疼,空疼,疼得她喘不过气。她的异常惊醒了一旁的刘亦澈。他起身打开房间里的灯,看着捂着胸口,双眼通红的莫婉语,关切问到:

  “是不是做噩梦了?”

  “不,我梦见我的家人了。”莫婉语沙哑着声音回答。

  刘亦澈闻言愣了一会。他何尝不是思念着父母,可是他不能回去,因为他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不被这个时空所承认的存在。除了宠物舍的那几位记得他,其他人早就忘了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拉回自己的思绪,他伸手抱着莫婉语,温柔开口:

  “我陪你去找他们吧。”

  “我…我可以吗?”

  “嗯,你可以。”

  “可是,他们不愿见我的。”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也许你可以亲口问问。有我在,别怕。”

  “嗯。可是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知道他们都搬去了哪里。”

  “交给我吧,我去打听。”

  “啊澈,谢谢你。”

  莫婉语伸手回抱住刘亦澈的腰,在他的嘴角轻轻亲了一下。刘亦澈拍了拍她的背:

  “我哄你睡觉。”

  “好。”

  第二天早上,宠物舍后院,刘亦澈坐在正厅客位上,等待着苜楠。他来到这里找苜楠打听莫婉语父母的去向,被司马皓告知苜楠今天出门办事去了,要晚点才回来。他就被司马皓带到后院,喝着茶等着。

  下午时分,苜楠终于回来了。今天的苜楠穿了一身黑色皮裙,裙子遮住脚踝。腰间系着的那条黑色丝绸带,把她那本就纤细的腰肢,勾勒得更加盈盈一握。苜楠一进门,刘亦澈就感到一股阴气扑面而来,这股气息他很熟悉,那是独属于冥界的味道。看样子,苜楠这是去了趟冥界了。

  对于这位美若天仙却气质冰冷的老板,刘亦澈是很好奇她的身份的,可是他也不敢问,总觉得知道了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何事?”苜楠冷清的语气传来。

  “那个,小语昨晚梦见她的家人。我想…”刘亦澈立马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声来回到。

  “知道了。”

  还没等他说完,苜楠就打断了他的话。一张纸飘到刘亦澈面前,他伸手接住,上面写着一个地址。聪明的他立马明白过来,这就是莫婉语家人的现居住地所在。

  “谢谢。”他真挚的向苜楠道谢。

  “没事就出去吧。”苜楠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

  刘亦澈当然没在多呆,出了内院,和在外院大门口坐着晒太阳的司马皓道别,就直奔纸条上的地方而去。他要先去看看,如果莫婉语家人现在的生活,会让莫婉语感到不舒服的话,那他得先做好准备。

  之后又过了两天,莫婉语被刘亦澈带到了城郊一个偏僻的村子里。这里虽然偏僻,但是并不贫穷,空气也很清新。刘亦澈拉着莫婉语的手,走在村中小道上。

  “前面就到了。”刘亦澈指着一座两层小院说到。

  “我,我有点紧张。”莫婉语的手心,冒着一层薄薄的细汗。

  “别怕,我在。”

  刘亦澈握紧莫婉语的手,带着她走进了院子。刘亦澈刚想去敲门,就听见屋里传来说话声:

  “放心,她最近一切都好。还交了个男朋友。”

  这声音刘亦澈听着耳熟,但莫婉语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那是那个打扮的时髦的院长阿姨的声音。

  “真的吗?小语有男朋友了?太好了,终于有人愿意照顾小语了。”

  中年男人兴奋又沙哑的声音传进两人的耳朵。

  “当时迫不得已才把她送去福利院,有个高人说只有让小语远离我们身边,我们才能安全,小语身上的因果诅咒才能化解。我一开始不信,后面发生的事,唉,我不得不狠心丢下她。因此还连累了你母亲,我这心里,一直都很愧疚。”

  “我母亲不过是小伤,你就被放在心里了。那么多年你一直悄悄来看小语,默默关注着她的一切消息,我都看在眼里。天底下最难父母心。希望有一天,小语会明白。”

  “这么多年还要谢谢你的照顾,小语知道了,肯定也会明白你的苦心。”

  “你爱人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

  “前年就可以动了,做了近二十年的植物人,才一醒来就一直念叨着小语,还闹着要去看她。只是躺了太久,行动始终不方便,我寻思着过段时间,再带着她悄悄去看看小语。”

  “叫她不要心急,小语啊,现在好着呢。我再观察观察,看看她身上的诅咒是不是真的消失了,到时候联系你,你们也该团聚了。四老又去庙里祈福了?”

  “是的,年年都是这个时候去,雷都打不动。我也劝不住,算时间,应该要回来了才是。”

  门外的莫婉语已经泣不成声,扑在刘亦澈怀里,成了个泪人。原来,原来她一直被亲人爱着,呵护着,不止有亲人,还有两位院长。原来她从来都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只是这些爱着她的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用着她不知道的方式在疼爱她。可她自己,却在内心深处抱怨着爱着她的亲人们,照顾她的院长。

  这一刻,莫婉语仿佛回到了五岁之前,那久违的亲情紧紧的包裹着她,全身上下从里到外,温暖无比。她终于回家了,这次她不仅仅有啊澈,有乌鸦,还有一群爱着她的家人。

  “你们是谁?”

  就在莫婉语哭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两人身后传来老妇人苍老的询问声。莫婉语从刘亦澈怀里探出头来,看向站在他们身后的四位老人。那是她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小语?小语是你吗?”

  开口询问的老妇人浑浊的双眼盯着莫婉语看了许久,才颤抖着嘴唇试探问道。

  “外婆是我,我是小语,我回来了。”

  这天,小院里充斥的欢声笑语,幸福的问道弥漫开来。路过的村民都不禁替这家人高兴。毕竟这是自打他们搬来这个村近二十年里,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怀。

陈予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