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无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海上“路灯”

  怪离谱的,我现在上来找范言?沉默将是最佳康桥。这辈子不会再想当救世主了,当个屁啊。

  我现在顶个神经外国佬身份,还是一个“理论家”,我又不会以理服人真的是莫名其妙,什么外星,我他妈月亮都没仔细观察过。

  这外国佬话是真的多,全世界都知道你的观点了,现在成我的观点了,我现在只想躺平,救个屁的人我现在就像案板上的鱼,我到底是要怎么救?

  “哇!看!看那里!”不知是谁惊叫一声打断了我心中的吐槽,倒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我们现在已经突破大气层,在蓝星上方飞船倒是平稳得很,感觉不到颠簸。

  大伙都议论起来,本就不安静的舱内更加嘈杂“那估计是路灯吧,大惊小怪。”说着我也去为数不多的窗户边看了看,居然有一束巨大的亮光,摇摇晃晃绝不可能是路灯!那是海上,准确来说是北冰洋!要说是灯塔也不可能,白光在运动!摇摇晃晃看着速度之慢,可这里是高空!而且亮光体积极大。

  很快就有人和我想的一样说出来了不过是不太流利的中文“拿……补诗……鲁灯……是宰……难……今……夜有有有……一个神秘……活动……”他这几句中文听得人心里难受且不说他的中文说出来的话更莫名其妙。

  “嘿!什么活动,咋滴你们国家发达了要侵占北冰洋啊?让我猜猜你是什么国家的人不会是个老m国人吧!哈哈哈哈哈!”这声音保不准一会乾义安就过来了,那老外也是被气的不轻音量拔高起来好像很有威慑力的样子却还是结结巴巴的中文

  “你……兼职就是……多多……多管悬事……甚么窝们……国家……你兼职……胡硕。”比挤牙膏还难这里的老外都这么莫名其妙,思维无法评价,脑子里的旋转陀螺转速多少啊?

  “哈哈,傻老外骂人也不用英文。”周围又爆发鹅叫似的笑声。

  我倒也想看看这老外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索性退后两步到人群中央看戏,往后退才看见乾义安这孙子也在看热闹,倒也不打算上去拦着。他看起来到不像什么称职的人,人都要打起来了,他还杵在那里买甘蔗,悠然自得。

  显然他看见我了,也是我这一身乞丐式装扮整个舱内看不见都难,他倒是没抱着手看戏了,径直向我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我一时倒也猜的大概,打底是让我去换件衣服吧,到底没有哪个外国佬是这样邋遢的。

  还真猜对了,乾义安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箱子里面的东西显然已经是做足了准备,应有具有,这应该就是那个外国佬的箱子。

  箱子里该有的都有了,但是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唯一几份有用的就是一些研究报告和空白的笔记本。

  资料好像没有装好,有的是散落在外的,倒有一个可能是被别人拿走了。这儿人都神经兮兮的,根本揣测不出来他们在想些什么。特别是这些外国佬,更加莫名其妙。

  “愣着干嘛?”乾义安又在催促了,活像一个农村嚼舌根妇女,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提醒过我。我觉得我和他似乎做不到什么心有灵犀。

  “穿这个?”这……老外挺讲究衬衫西裤。

  “嘿,你小子不想换?”他倒是反问我,如果不是可能被从战舰上扔下去,我现在就想把西裤套他头上。

  胡乱换上衣服他的嘴有闭不住了“小子,有点东西,穿上去人模狗样的。”“可别露馅了。”后面那句是凑在我耳边说的特意压低了声音,说罢又拍了拍我。他当打地桩呢,来一晚上要给我按成地鼠了。

  刚才那堆看戏的人还围在那儿,看来乾义安是不管了,说来他们精神也好,也是真的二,大晚上的吵吵。

  “长官,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吗?”他不管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又或者想听些什么。

  “没听见吗?路灯。”他纯纯把人当二货北冰洋上点路灯,纯纯扯淡。

  “那个老外是哪个国家的?”这总不能瞎扯的吧。“我怎么知道?”好的他的嘴是比钢筋焊的还严什么都不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移动的光点,北冰洋上。

  “去看看马上不在了。”乾义安简直是有病一样问这不说钓着胃口,我又去窗边看着那出亮光

  “九……八……七……数错了二……一……”在他数最后几个数的时候那光点忽大忽小,是在上下运动!只一瞬间变大又消失好像完全没出现过。

  “别看了休息吧,明早起来听报道。”他并不简单刚才老外在说的时候他没反驳,老外,灾难…………

  “歪,窝的……答档……也……知道,泥们……不……不信……走走着……看。”他还有一个搭档知道内幕的人还不少。只是蹩脚的普通话听着实在是怪。

  战舰慢慢向宇宙深处驶去,陨石撞击发出类似敲门似的声音,偶尔窗外会有强光渗入,像是一个闪烁的电灯。

  看不见地球我直接迷失了方向窗外一片漆黑,要观察行星是不大可能了,就算看得到我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

  那个会动的光球去哪里了?北冰洋上?突然消失?到海底去了?还是说已经离开地球了,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清楚。

  要是问老外,大概率是不会告诉了,要告诉了那蹩脚的普通话听着一个头两个大。他的搭档没见过是谁上来也没见他和谁说什么。

  “威诺,威诺。”我尝试用意识和它交流。

  “请讲。”还是可以的至于为什么他可以和我交流,只有它知道吧。

  “你知道刚才那个老外的搭档是谁吗?”按理说它应该迅速做出回答,但是它沉默良久才回应我“南维也。”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我现在就顶着南维也的身份,那老外……我只想立刻翻身起来把乾义安大骂一顿。

  “南维也与那名外国人没有进行过会面。”它的一句话简直是要两条命去听。

  “下一次白光出现为返航前七小时。”说完它便保持沉默,整个空间又静了下来。

不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