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期无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脱离掌控

  这最好是个梦!我现在可以说已经跳脚了!这怎么冷静?档案告诉我他有七个月军龄,怎么不说我有翅膀可以飞!嘿单飞。好笑的代号还多音字。

  什么破档案要是真的我不得变成猴逗大伙乐?屁的七个月军龄!冷静下来思考我觉得档案造假可能性大一些。

  一阵敲门声传来很有节奏纵使我半天不去开门们外的人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好像坚信我就在里面门外会是谁呢?

  门外的人似乎是敲累了,敲门的频率慢了一些但是敲门声还是一阵接一阵,这点有三分像母亲,那些日子母亲也是这般不过最多是催促几声从不会这般……

  门外的人像是死心了,没了动静,但那人应该在门前等着我出去,虽说行动的时候会有声响就像那老外……我似乎忽略了一点昨夜那个老外是怎么进来的?明明门是反锁的来着。难不成他有钥匙?还是说门是他强行撬开的,如果是撬开那动静可不小,如此来说那老外极有可能身上有钥匙。

  他的钥匙是偷来的?又或者说他的身份不一般?偷来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他身手都那般差了,要是偷钥匙早被擒住了。

  “这里是星际联邦。”威诺的声音在此时显得十分突兀,又是偷窥我的思维,但显然他它知道的不是一星半点。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什么意思?”

  它多一句都不愿意说只留下一句“常规思考容易出局。”

  “……”出局?常规思考?又一个不小的问题,威诺的出现不是惊喜,便是无尽的沉默。它无法形容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简直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喂,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不用出声,它是可以窥见我的思维,和它交流像是在另一个空间,暂且不说它所知道的一切,就它所能做到的一切早已足够组建一支统治蓝星的军队,覆灭一切。

  “不要轻易揣测。”从它的话语间好像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大概是向我发出警告吧,这与我之间的关系我是没有太大的感触的。

  “不要偏离计划航线。”似是见我油盐不进这家伙干脆搬出这么一句怪话,我本来就没有什么计划来找小言而已哪里会偏移什么航线。

  想完却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说了一句“管你。”大概率是真的恼了。不咸不淡的语气中,还透着些危险的意味,这态度倒是像极了一位熟人。

  话毕,脑海里除了一些奇怪的想法再没有多余的声音。装神弄鬼我又一次在心里唾弃这个怪家伙,一天到晚神叨叨的。

  而对于这家伙窥探思维这件事情早已没了什么感觉,起先感觉它像个贼一样总是努力压制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这么做是没用的徒劳无功,它能敏锐的捕捉到一切它所需要的信息而不是被干扰。

  现在它大可以随意窥探我的思维就像看一个试验品一样,不过它可无法掌控我内心深处疯狂的想法,自然也不能怎样干扰我。

  “教授!您在里面吗?教授!”有一道陌生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还是规律的敲门声,但这声线既陌生却又有一股熟悉感,我还是不大想开门干脆等着门外的人自己识趣离开,然后我再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都凑过来准确无误的找到我但是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准确无误的挂着我现在身份的名字“南维也”只要不是文盲都看得懂。

  我打算偷偷溜出去探探风口,又是一阵敲门声,嗯“威诺,帮个忙。”

  “预期效果是什么?”不紧不慢事不关己的语气又响了起来。

  “短时间内没有人来,还有我要出去,去找……”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它就替我接上了“乾义安。”百分百笃定的语气。我一时间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闷闷的应一句。

  这感觉确实不太好,是糟糕透了,一切都像是这家伙的一盘棋,输赢结局都掌握在它手里。

  “怎么?不想做兵?想做帅?”

  谁愿意搭理这家伙特别是言语中间的意料之中和轻蔑,干脆撇开话题。“开始,你自己答应帮忙的。”

  “切。”又是一道不屑的声音“看好了,菜鸟。”这家伙并不好形容,越来越不好掌控,好像一开始就没掌控它。

  几乎是在威诺声音落下的那一刻门外有一阵震天响的跑步声,紧接着是愤怒的嘶吼,仔细听有拳头砸在骨头上的声音一拳比一拳结实。

  我现在更不敢出去了,在我房间前发生的扭打,希望不会有我的责任。“疯子。”我顺便骂了一声索性爬上床蒙上被子一切都与我无关。

  “怂货。”一听这话我简直火冒三丈,要是外面出人命我不得被乾义安教训,赶下去,这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人。

  “又查不到你头上,怂就是怂。”

  “哦,你这么有本事多说一点。”这货自己这么牛气哄哄的,还给我整上来,这里像是虚拟。

  这本来就不是真的!我突然惊醒,像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大爷的,你他妈怎么不提醒我!”

  “不是我的责任,这问题在于你,早在出发前我就和你说过,你自己当耳旁风的。”它把一切都说的理所当然。但却是是事实,它有能力。

  “认清现实,我在你身边可不是无敌的。”话里话外它都在讽刺我实力弱,我也不至于否定,这方面我是没有自信的。以我现在的身手最多当个容易被抓起来进牢反省的小偷。

  “安静点,蠢货!”它发怒了,我靠它自个窥探思维还让我安静我又不是真的话少。

  “去。”

  我还没反应过来它要做什么直接问道“什么?”

  “让你安静点。”话落我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阴险狡黠的笑容,几乎漆黑,是一个面具!

  紧接着我又不在床上了,是一个空间,脚底下是一片海但是海面上有什么东西把我和海水隔开。

  “让你在得意一会。”就在它话落下的一瞬间身后波涛翻涌后方,崩开了……海水涌出来了,水里的鱼也跃出水面,天……天上有一个洞!

不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