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 前路

  薛万年安排了这两件事,总算如释重负,刚要出门走走,就听有人叫道:“喂,去哪里?”

  “哦,出去看看。”薛万年说着,正要出门,就听陈晴儿叫道:“吃了再走吧。”说着话又端来一盘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桌上。

  薛万年只好坐下,笑了笑:“你也没吃的吧,一起吃。”

  陈晴儿坐下来,拿起包子小口的吃了起来。

  “呵呵,味道真不错,你包的?”

  “不是,是刘大妈的包的。”

  “也是,你堂堂知县千金怎么会做这些。”

  陈晴儿这次却没搭理他,只自顾自的吃着包子,一阵长久的沉默后,薛万年先开口道:“晴儿,我不是撵你回去……”

  陈晴儿闻言,突然停了停,又小口的吃了起来。

  薛万年见她神情有些不乐,叹口气道:“清风观的遭遇,我至今仍是后怕,我已经害了心巧,不能再害了你,你、你回陈大人身边去吧。”

  “你真想赶我走?”陈晴儿幽幽的问。

  薛万年望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子,一狠心:“不错。”

  陈晴儿听见这话,虽然明知他是为自己好,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她抹了抹眼泪,一跺脚,哭道:“薛万年,你、你真是个榆木疙瘩!”说完,跑了出去。

  这时,赵无疾正好从外面进来,问道:“薛大哥,陈姐姐怎么了?我看见她哭鼻子呢。”说着也不待薛万年招呼,拿起个包子咬了两口,点点头道:“嗯,比刘大妈包的可好吃多了,皮薄馅大,还是陈姐姐对你好。”

  薛万年叹口气:“无疾,你去看看晴儿。还有,等过两天我安排一下,你送她回清河县吧。”

  “哦~原来你们吵架了。”赵无疾拿起两个包子,笑道:“这我得去看看,别出什么事。”说完,跑了。

  薛万年走出驿站,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中叹道:“哎,薛万年啊薛万年,你这都干了什么?”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心里却全是陈晴儿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信步而行,只见街上行人三三两两的,有没盐的出来买盐,没酒的出来沽酒,也有摆摊的、牵马的、行路的,虽算不算繁华,却也热闹。薛万年街东头酒家里找找,西面王干婆家看看,却始终没见着陈晴儿与赵无疾的踪影,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喊道:“是薛大人吗?”

  薛万年回头见是沈林,强打精神道:“沈驿长,我正找你呢。”

  沈林只以为薛万年是在找他,忙道:“大人是有什么急事吗?”

  “哦,也不算紧急。”薛万年见外面天寒地冻的,拉着沈林回了屋,倒了杯茶给他,这才说道:“如今龙陵附近局势复杂,我打算加固一下牛角驿的城墙,以备不测,你看如何?”

  沈林皱了皱眉:“这倒是一件好事,不过……”他顿了顿:“要是没钱,这事可不好办。”

  “钱你不必担心,只要有人肯干,我出两倍的工钱给他们。”

  “那没问题!我这就去安排人手。”沈林说完,告辞走了。

  如此,只到得第二天晚上,沈林便急匆匆的来找薛万年,手上拿着账册、算盘、纸笔,笑道:“大人,自你吩咐后,我派人挨家挨户去说,起初大伙还不太愿意,但一听您给双倍的工钱,不到半日男女老少乌泱泱的就来了一大片,把我馆驿围了个水泄不通。最后我挑出三百多个有力气的,二十多个有手艺的,另外又调集了骡马、车辆、器械等用具,您看看这是账本。”

  薛万年接过账本看了看,大到项目、开支、结算,小到做饭的老妈子有几个、骡马草料的花费都一应记得详细,不禁暗赞沈林是个干吏,心里十分喜欢,笑道:“沈驿长辛苦了,就这么办吧。”

  转天早上,薛万年在城门前做了简短的动员,轰轰烈烈的牛角驿大维修就算正式开幕了。如此修到第四天,赵无疾从清河县回来,一看薛万年正在工地上搬砖,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大人事事亲力亲为,与民同甘共苦,真是……”一激动、感动忘词了。

  薛万年暗骂:狗屁的同甘共苦,只是省些工钱而已,问道:“怎样,交代你的事没忘吧?”

  赵无疾忙道:“大人吩咐,小的怎敢忘。”说着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低声道:“这个数。”

  “哦!三百两?”

  “不是!三千两!”

  “什!?三千……!!”饶是薛万年之沉着,也惊的险些叫了出来。

  赵无疾嘿嘿一笑说:“大人,如今飞狐岭可是日进斗金,那来来往往的人可多了,这点钱算的什么?”

  “嘿~你小子是不是拿了李三的好处?”

  赵无疾笑笑,两根十指比划着:“足足十两的见面钱!!”

  “嘿,瞧你没出息的样。对了,陈姑娘你有没有亲自送到家?”

  “送到啦,我还见了陈大人呢。”

  “她说什么?”

  “哦,问我你在这边干的怎么样,我就把你如何修城、建水利、养马、扶持农桑的事跟他说了,陈大人听后十分高兴,一个劲的夸你呢。”

  “谁问你这个,我是说陈、陈姑娘有没有说什么?”

  “说啦。”

  “说、说了什么?”

  “说:你路上小心!”

  “没啦?”

  “没啦!”

  “嘿,你这小鬼……”

  赵无疾道:“薛大哥,这次你可伤陈姐姐心了。”

  “嘿!”薛万年也觉得不得劲,拍了一下赵无疾的头,骂道:“你懂什么,干活!”说完,抱着砖头,一瘸一拐的走了。

  赵无疾望着薛万年的背影,似乎能理解他的苦衷,又不能完全理解,叹口气也帮着搬起了砖头。

  这天中午,薛万年同同工人吃过午饭后,便找了个墙根靠着晒太阳,心中却在计较前途。

  “若走科举这条路,老子虽然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但那惊世骇俗的见识,未必有人能懂。人家范进是中举后才疯的,我没中举就被人当做疯子那可不好。”

  想了想:“嗯,当太监倒是条捷径,凭我的本事,只要能接近皇帝,权倾朝野也只是分分钟的事。”

  薛万年想到这,还没来得及兴奋,忽然摇摇头:“不行,大泱帝国挑选太监极是严格,想蒙混进去游戏后宫什么的是不可能了,老子又没有主角光环,那东西要是没了,可长不出来。”

  他自嘲了一番,又想:“如今北邙虎视眈眈,朝廷正在用人之际,这本来是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可偏偏老子又手无缚鸡之力,上了战场只怕也是炮灰,苦也~”

  又想:“做官我倒是在行,可自己又没人脉关系,单打独斗这辈子恐怕也就能当个只芝麻绿豆大点的官,就比如像现在,在这搬砖,又有什么意思?”

  “哎!不谋一域不足以谋全局啊,如今大泱帝国内忧外患,皇帝已传下旨意,凡忠于国家者,可自行招募乡勇,筹建军队,以外御强敌,内除叛乱,匡扶大泱,救民于水火。只是军队的统帅权仍在皇帝一人身上,军民皆要服从,否则天下共剿之。”

  薛万年想到这,暗道:“看来也只有慢慢搬砖,猥琐发育这一条路了,我就不信,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加上百科全书一样的见识,不能称霸大泱!”

  “如此,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般,我也无愧于天地也……”这心里话却似对着天地说的。

疏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