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 入伙

  桑大刀与凤三侠两人扮做行商走路的客子,穿过几处山岭,越过几条河流,远远便望见一道山坡,坡上怪石嶙峋,从远处看去倒也真似骷髅半埋。

  “二哥,想必对面就是白骨坡了。”

  桑大刀站定望了望,咧着嘴道:“待俺去拔草寻蛇,你在外面接应。”

  凤三侠点点头:“二哥多多保重就是。”

  “晓得,俺去也。”

  桑大刀同凤三侠分手以后,只身来到白骨坡下,正自跳啊跳的在乱石间走着,忽然从石头后跳出七八个汉子来,为首一个身高八尺,虎背熊腰,瞎了只眼,人称独眼龙。

  “呔,你这汉子,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个想囫囵过去,快快将金子银子拿来孝敬大王爷爷!”

  桑大刀看了看众人,突然笑了:“哈,真是想吃冰,天上就下雹子,愁没人,人就来了。”

  独眼龙冷笑道:“我看你是聋子不怕雷,好大的胆子!”

  桑大刀一笑:“咱们是庙门前的石狮子,谁怕谁?”

  “还敢顶嘴!?”众人大怒,就要上去将桑大刀刮了,独眼龙拦住:“哪路人?”

  桑大刀朝天拱手道:“山上有猛虎,水里有蛟龙,要问哪里人,飞狐岭上鬼见愁,桑大刀是也!”

  “来此作甚?”

  “拜见九爷!”

  “心里可有鬼?”

  桑大刀道:“穷鸟入怀,不敢说大言!”

  独眼龙听罢,死死盯着桑大刀,见他坦然自若,过了一会喝道:“好叭嗒!多个朋友多条路,桑二爷请!”

  众人闻言,分开两旁,桑大刀一马当先,七扭八拐的走过重重暗哨,越过九道寨门、石桥来到九锋寨前,只见门前刀枪林立,众匪齐声喝道:“请!”

  桑大刀提着心吊着胆,穿过层层铁甲,道道刀山,来到寨内,只见一张金交椅上坐着个汉子,阴沉沉的,身形如蛇,肩窄腰细,眼神如狼,凶狠狡猾,淡眉毛,黄眼珠,鹰钩鼻。

  桑大刀上前一步,拜道:“桑大刀拜见九爷!”

  等了片刻,座上汉子才冷森森的问:“你是跳山虎的手下?”

  “不错。”

  “哼,假的,给我拿下!”胜九突然一声令下,两个彪形大汉不问其余便将桑大刀反手拿了。

  桑大刀大惊:“九爷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别叫俺做了糊涂鬼!”

  胜九爷望着桑大刀,冷笑道:“听说跳山虎被官军剿了,又哪里来个桑二爷?分明是官军假扮而来,杀了!”

  桑大刀暗道:“这是在试探我呢。”嘴上喊着冤枉,说道:“九爷何出此言,小弟是漏网之鱼,脱天之鸟,不敢相瞒!”

  胜九听见这两句,心道:“也是,再厉害的老鼠也变不成猫。”喝道:“独饮灞上亭!”

  桑大刀冷笑,这是在耀武扬威呢,当即不高不低的答道:“长云骤落日!”心说:“独木不成林,我看你留不留我!”

  “虎爷有两样宝,你可知道?”

  桑大刀挣脱两人的手,大声道:“一根棍,一双爪!”

  “棍是什么棍?”

  “不是镔铁棍,也不是熟铜棍,唤做千年乌木夺魂棍!”

  “爪是什么爪?”

  “既非蛟龙爪,也非恶虎爪,乃百发百中夺命穿心爪!”

  “虎爷何在?”

  “飞龙城里做小鬼!”

  “嗯,你为何不去?”

  “盗亦有道,虎爷从前是条好汉,如今认贼作父,羞与为伍!”

  “嘶!”胜九上下打量了打量桑大刀,突站起来,抱拳道:“桑二爷忠肝义胆,佩服!”

  桑大刀忙还礼:“不敢!不知九爷这座大庙,可容得下俺这只孤魂野鬼?”

  胜九刚要说话,他身旁一个白净面皮,身着白锦长衫,头戴布巾的年轻男子突然开口道:“九爷且慢。”感情这人看着阴柔,说话也是尖的。

  “哦,李秀才有何话说?”

  李秀才道:“九爷,我看这事怪啊。”

  “怎地说?”

  “飞狐岭离我们这不近,他来投我们作甚?”

  胜九闻言,点点头,问桑大刀道:“飞孤岭上大锤无敌罗三炮,金刀霸王钱宗宝,倒拔柳王英,哪个不是英雄好汉,你舍近求远,反来投我作甚?”

  桑大刀方才见李秀才在胜九身边嘀咕,就知道事情要坏,已在心中合计,这会见胜九问起,已有计较。他不答胜九的话,反问道:“敢问九爷,这位先生是?”

  胜九道:“啊,这位是清河县李寻李秀才,学问很大,自来寨中整顿军马、钱粮都十分高明,我深敬之。”

  “哦,先生既是清河县人,岂不知那里出了个煞星?”

  “哦,我离乡许久,实在不知,还请赐教。”

  “不敢,说起那人,俺真是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胜九见桑大刀咬牙切模样,问道:“此煞星莫非就是灭了你山寨的人?”

  “不错!那人年纪不大,却诡计多端,狡诈如孤也!”桑大刀心说:“大人,非是我骂你,而是听陈姑娘念叨多了,自然就会。”顿了顿,接着说道:“此人姓薛名万年,乃是清河县捕头,从前名不见经传,可自他到飞狐岭就任以后,短短时间,竟将贪生怕死的脓包捕快带成了嗷嗷叫的神兵。虎爷也是一时轻敌,败在他手。至于九爷刚才说的那三位,更是不曾与他见阵,便望风而逃了,至今不知猫在哪里做王八呢。”

  桑大刀说完,冲胜九道:“我常听道上的兄弟说,九爷乃是捕快的克星,官兵的祖宗,就是那六扇门里出来的猫见了你也要躲着些,所以特来投奔!”

  “哈哈!桑兄弟莫愁,待哥哥将那姓薛的拿来给你做成下酒菜,解恨!”

  李秀才从旁劝道:“九爷,那姓薛的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必惹他?”

  桑大刀暗骂:“好个奴才,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来此坏老子好事!”忙摆出一副担心的样子,对胜九道:“九爷,我在飞狐岭可听说了。”

  “哦,听说什么?”

  “听说那姓薛的常吹嘘说,白骨坡上那几个跳梁小丑何足道哉,只需听见我的威名,保准连夜搬了。”

  “啊!”胜九闻言大怒,一把摔碎酒杯,怒道:“狂口小儿,不知我的厉害,可恶!”

  桑大刀赶忙火上浇油,继续道:“九爷,俺听说那姓薛的已经调到龙陵县来当县尉了,那里离咱们这里可不远,我看就是你不惹他,他早晚也会找上你的……”

  “哦,竟有此事!李先生,你看如何处置?”

  李秀才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摆下龙门阵,那姓薛的不来惹咱们还则罢了,要是来就叫他有去无回!”

  胜九听罢大喜,冲左右道:“我有李先生之智,如今又添桑兄弟之勇,何愁一个姓薛的?来人啊,快摆酒菜,迎接桑兄弟入伙!”

疏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