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五章 打劫

  桑大刀自入伙以后,到得第三十天上下,总算大致了解了九锋寨的布局、暗哨、机关一类,这天他又与独角龙几人喝的酩酊大醉而回,正在头昏脑热之时,忽听梁上有人笑道:“桑二哥喝的痛快。”

  “啊!”桑大刀听见这个声音,只如吃了蜂蜜屎,喜道:“兄弟,你可算来了。”说话间,一道黑影从梁上滑了下来,正是飞贼凤三侠。

  “草他祖宗八辈,也不知是那个乌龟王八想出这么多机关暗哨,我三番两次上山来都被发现,若非轻功了得,这会焉有命在。”

  “那三弟你……”

  凤三侠笑笑:“说来惭愧,好在我身子小,这次是钻在篮子里,被送菜翁挑上山来的。”

  “哎呀,妙啊!对了,俺已摸清了九锋寨的布置,我这就画出来,你快拿下山去送于大人。”

  凤三侠早有准备,当即从背上的小包里取出纸笔,桑大刀想想画画,直到半夜方才画好。

  凤三侠收了图纸,笑道:“有了这张图,下次来只如回家一般,我去也。”言罢,好似夜猫子钻草,消失在了黑夜里。

  桑大刀送走了凤三侠,心情大爽,倒头就睡,正做梦娶媳妇呢,房门突然响了起来。

  “砰砰、砰砰”好似擂鼓一般。

  “敲他娘地作甚,再敲老子拧了你的脑袋。”

  这时就听屋外有人急急的叫道:“九爷有请,桑大哥快些起来!”

  桑大刀闻言一个轱辘从床上爬了起来,心中有几分忐忑,抹了把脸,急匆匆的来到忠义堂,见胜九已在堂内等他,忙拜道:“拜见九爷。”

  胜九笑道:“兄弟,你来寨中多久啦?”

  “已有月余。”

  “哦~可住的习惯?”

  “习惯,整日间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好不痛快。”

  “那就好。”

  “好自好,只是兄弟来了半月,寸功未立,实在惶恐,九爷若是有用的着在下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胜九点点头,这才说到正题上。“兄弟既有此心,哥哥正好有件事要要你去办一办。”

  “哦,何事?”

  “近来我探得消息……”

  桑大刀起初听胜九说衙门里的人,心道:“不好,这大贼若让我去杀官差来做投名状,这如何是好?”可听到后来,却是让他去劫知县手下师爷的财,不禁松了口气,哈哈大笑道:“哇哈哈,俺早听说那姓周的有个外号叫周扒皮,我这就去剥了他的皮,拿来给九爷做鼓。”

  胜九见他答应的爽快,十分高兴。“你带上些干练的兄弟,防着他的护院些。”

  桑大刀却是不屑:“那等土鸡瓦狗,何足道哉,我去也。”言罢,抱拳出了忠义堂,一声炮响,点了二十几个从人下山而去。

  待桑大刀走后,独角龙进来冲胜九道:“九爷,那姓桑的倒也狂妄,只要了几个从人便去了,要不我带人去接应接应?”

  胜九摆了摆手,问道:“你近来与他相处,可发觉什么不对?”

  独角龙想了想,摇着头道:“九爷若是怀疑他,何不将其赶下山去或者杀了?”

  “哎~江湖不是打打杀杀,他若真心来投,我杀了他,以后江湖上有本事的哪个还肯来投?”

  “嗯,还是九爷想的长远。”

  “好了,你带人跟在后面瞧瞧,他若是真心你就做接应,若是假意就干掉他!”胜九说着做了砍头的动作,眼中尽是冰冷的杀意。

  “是!”

  独角龙领了十几个得力的手下,尾随着桑大刀,一路到了周师爷家。

  桑大刀进城后先将人化整为零,使出那“望闻切问”的手段,带着个小厮在周师爷家附近闲逛了起来。而这“望”字诀就是指观察路线,哪里进去,哪里退走等等;“问”就是同周围人打听目标情况,如家中几口人、有无护院等;“切”就是目标若防御的紧,就打洞入内,杀他个措手不及;“闻”与“问”互补,也就是有意无意的去探听目标消息。

  如此两天后,是夜月明星稀,夜黑风高。桑大刀聚起从人,搭梯子从后院进了周家。而这时,周师爷正搂着新娶的小妾睡得酣甜,忽听得屋外一声呐喊,他迷迷糊糊的起来,问道:“什么事,如此吵闹?”

  小妾醒来,听见外面似有喊打喊杀之声,吓得一哆嗦,颤声道:“老爷,莫不是歹人进府里来了?”

  周师爷道:“胡谈,我有赵钱孙李四位师傅保着,又有十几个护院看着,怕什么歹人,待我出去看看。”说罢起身披了件衣服,还不等出门,就听外面有人问道:“周扒皮在那个房间?”

  接着有人颤颤巍巍的答应:“好汉莫杀我,我说我说……”

  “啊!”周师爷大惊失色,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房门已被人“砰”的一脚踢开,小妾吓的尖叫一声,躲到了被子里。

  周师爷看见门口站着的人,吓得大喊:“赵钱孙李四位师傅何在,快来救我性命!”

  桑大刀蒙着面,故意粗声粗气道:“你说那四个啊,一个同我比摔跤,被我扔在了树上;一个跟我比拳脚,现在还躺地上哼呢;一个在我面前耍大刀,被我一刀剃成了秃瓢;剩下一个忒脓包,吓尿了裤子,现在还在外面跪着求饶呢。”

  “哎呦,好汉饶命!”周师爷听到这里,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桑大刀嘿嘿一笑:“你这老狗倒也识时务,快将府中值钱的东西搬出来,爷爷拿够了金银,兴许就不杀你了。”

  周师爷听罢苦着个脸,命下人搬出金银,一堆的放在天井中。桑大刀命从人装车,足足装满五六辆这才搬完,不禁骂道:“好你个周扒皮,我等打家劫舍的大王亦不如你也,带走!”

  “啊呀呀,诸位好汉拿走钱财也就罢了,还要抓我作甚?”

  桑大刀笑道:“嘿嘿,你还提醒我了,把他那小妾也一并带走,拿回去给九爷做个压寨夫人!”

  “哎呦,爷爷开恩饶命,小妾送你,另外还有几百亩田地,也愿一并奉上,只求饶命……”

  桑大刀那管周师爷如何哀嚎,只一声令下,把小妾光溜溜的扯出被子,同周师爷一起捆做粽子,丢在车上,趁着夜色拉上了山。

  众人出了城,看着几大车的财物,也不再顾忌,大声欢唱笑谈起来,颇有鞭敲金镫响,齐唱凯歌还的架势。

  回到山上时,独角龙早已将经过同胜九讲了。胜九听罢大喜,走出忠义堂,亲自将桑大刀迎接入内。

  “桑兄弟好本事,几乎凭一己之力就挣回了这许多家当,当真是一员猛将!来人啊,拿酒来喝。”

  桑大刀听见有酒喝也十分高兴,笑道:“九爷,这两个如何处置?”

  胜九看了看周师爷,冷笑不语,待看见周师爷的小妾却是眼前一亮,笑道:“妙极,妙极!”

疏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