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七章 暗流

  牛角驿。

  薛万年在听了凤三侠的禀报后,眉头紧锁,沉声道:“杨五如何了?”

  “不知,我赶到青云道时,咱们的人和货已不知所踪,想必已被劫走。”

  “胜九,你若伤了杨五哥,我必取汝头!”言罢,对凤三侠道:“凤三哥,你即刻前往九锋寨打探消息,并令桑大刀随机应变,配合我攻打九峰寨!”

  凤三侠领命而去,只两三个时辰便摸上了山,刚进了桑大刀住处,就听外面有人说话。

  “这事都怨我,老子当时一刀结果了他,那还有今日?”

  “哎,不怪你……”

  凤三侠听见有人说话,急忙跳到梁山躲了起来,紧接着房门“砰”的一下被人推开,桑大刀与独角龙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桑大刀安排落座后,又倒上了酒。独角龙道:“兄弟,不是说来你这喝茶的嘛,怎么又倒酒来?”

  桑大刀笑道:“茶要喝,酒也喝,来来来。”

  两人说着话又喝了起来,桑大刀有意无意的道:“我听说这次下山,官差中有个姓杨的十分厉害,杀伤了咱们三十几个弟兄,可确有此事?”

  “有,那人使一柄七星金背砍山刀,着实厉害,若非我们人多势众,还真拿他不住。来,桑老弟喝酒!”

  “是,喝,喝。”

  桑大刀又问道:“那姓杨的现下如何?”

  “哦,他啊,被九爷关在地牢里,他若肯降便罢,不肯降啊那就杀了。”

  桑大刀听到这微微松了口气,独角龙道:“桑老弟,我气的不是周扒皮和那婊子,我气的是九爷啊~”

  桑大刀明知故问道:“龙老兄,何出此言?”

  独眼龙道:“兄弟们随他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打下这份家业来,他却是如何对待兄弟的?那朱四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就因为喝多了动了那婊子,他把人活活打死了。呜呜。”

  独眼龙说着掉了眼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更何况是独眼龙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大盗了。

  “还有李虎、张金几个兄弟,只因为劝他杀了周扒皮,他竟将人赶下山寨,以至他们被官府捉住,在城门口砍了脑袋。”

  桑大刀闻言也是又气又怒,他倒不是气这几人的死活,只是他出身草莽,也不耻胜九的所作所为。

  待独眼龙走后,桑大刀正自彷徨之际,凤三侠从柱子上滑了下来,叫道:“二哥,我来也。”

  “三弟你来啦!杨五未死,还关在牢中呢。”

  凤三侠道:“我都听见了,这就回去报于大人知道。”

  桑大刀扯住:“大人可有吩咐?”

  凤三侠道:“大人已决定攻打九锋寨,他要你随机应变行事。”

  桑大刀闻言大喜:“好,俺在这装孙子,都他娘的快憋出病来了!”

  凤三侠道:“二哥不可莽撞,只听大人安排就是。”

  桑大刀点头道:“俺晓得。”

  次日,薛万年领了两百多名捕快来到九峰寨前讨战,第一寨守将岳阳出寨迎敌,只在赵无疾手下走了三个回合便被他一锤打死,官军一鼓作气拿下了第一寨。

  到得第二寨,守将李长生拒险不出,官兵几次攻寨,皆被他用弓箭打退,死伤惨重。薛万年只得暂退,入夜使凤三侠悄悄潜入寨中放火,薛万年趁乱攻寨,赵无疾一马当先斩李长生于马下,这才攻破了第二寨。

  等到薛万年攻打第三寨时,守将吴明早有防备,竟设计诱捕了凤三侠。薛万年得知后下令强攻大寨,结果损兵折将,大败而归,只得退守二寨,与吴明僵持。

  这天,薛万年收到蒋松年的来信,看过后不禁“啪”的将信拍在桌上。赵无疾道:“这姓蒋的不答应派兵?”

  薛万年摇摇头:“答应是答应了,不过却要我救出周师爷,否则就办我个失职失责之罪。”顿了顿,苦笑道:“你知道,那周扒皮是我让桑大刀将计就计抓去的,本欲借胜九之手为民除害,从而逼蒋松年全力支持我剿灭九锋寨,可人算不如天算,如今我反倒要救他。”

  赵无疾笑道:“一个周扒皮算的什么,为了五哥,也只得妥协了。”

  薛万年道:“说不得也只能如此了,无疾你准备一下,待援兵赶到,即刻攻寨。”

  赵无疾答应一声,下去准备了。

  这些天,因官兵围剿九寨锋,胜九不得不离开温柔乡,亲自到前线指挥。李秀才在设计抓住凤三侠后,当即建议胜九乘胜出击,夺回失去的两座大寨,同时将官军彻底赶出白骨坡,以绝后患。

  胜九正在犹豫时,周师爷出了个主意,让他坚守三寨,官军久攻不下自然退去。

  胜九贪图享受,不思进取,当即采纳了周师爷的建议,命令吴明坚守不出后,便回了主寨忠义堂。

  这天,胜九喝的大醉,又因小事责打了十几个兄弟,以至寨中怨气越发的重了。入夜,独角龙只身来到李秀才屋中,一见面便跪下道:“李先生救我!”

  李秀才正在屋中读书,闻言疑惑道:“头领何出此言?”

  “我得到消息,九爷听信了谗言,待打退官兵后就要解了我的兵权,如今能救我的只有先生了。”

  李秀才摇摇头:“头领一身本事尚且不能自保,我又有什么本事救你?”

  “先生莫非信不过我?”独眼龙一咬牙,举刀剁了自己小指,咬牙道:“如今寨中人人自危,先生早晚也必被小人陷害,如今先生不救我,日后何人救你?”

  李秀才见独眼龙有此决心,忙将其扶起,想了想道:“如今想要活命,只有一条路了……”

  “哦!?”独眼龙仿佛从李秀才眼中看到了刀剑,不觉一股寒意袭遍全身。

  “先生的意思……”

  “不错!”

  独眼龙咬着牙。“他不仁,我等只能不义了。”

  “好,过几日我劝九爷到三寨巡查,他若同意,你即在寨中将他杀了,如何?”

  独角龙点点头,两人又商议了一些细节,这才散去。

疏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