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深红之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恒隆酒店

  七叔公的灵堂设在九龙帮最大的地下产业,恒隆赌坊内。

  说是地下产业,但其实赌坊是一整栋豪华大楼,外挂招牌恒隆国际大酒店,也兼营住宿和餐饮业务,属于是打通了产业上下游。有许多上城区的居民贪图刺激,便会选择来这样的酒店住上几天时间,挥霍掉过剩的钱财,也算是体验一回深入下城区的“传奇”生活。

  因此,恒隆酒店的生意一直非常不错,每天的流水都是天文数字。

  为了举办告别仪式,这栋大楼直接停业一周,足见帮派中七叔公举足轻重的地位。事实上,七叔公过世之后,九龙帮核心领导层的老一辈已经凋零殆尽,从今往后,帮里将彻底是年轻人的天下。

  因此,今天的告别仪式,就被赋予了一层除了悲伤以外的别样意味:

  九龙帮这么大的摊子,也该重新分一分了。

  柳如烟穿一身黑色长裙,粉色长发也挽成发圈,再蒙上一层代表着哀思的黑纱,看上去清丽又肃穆。

  叶行挽着她的手,尽量从容地走进恒隆大酒店的正门。

  他穿着特别定制的黑色西装,按照邓森的指点搭配了孔雀绿领带和黄金胸针,乍一看还真像个风度翩翩的富家公子。只是他有些生硬的步伐和各种不够雅观的小动作,还是暴露出他街头小子的本质。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九龙帮又不是什么英吉利百年传承老贵族团体,说白了也就是一帮粗人和暴发户而已。叶行走在人群中,丝毫不显得违和。

  酒店大厅已经仔细装点过,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上都扎着纸花。音响里放的是传统二胡曲“江河水”,哀婉凄寂,黯然神伤。

  小弟们在大门两侧排开,每当有客人进来,就要微微鞠躬。时不时有人送来花篮和挽联,大多是商人联合会或者慈善机构等组织,也有一部分来自关系还算可以的其他帮派。

  七叔公生前行侠仗义乐善好施,确实在11区有很高的地位。

  再往前走就是大厅前台,前来哀悼的客人都要在这里进行登记,并进行简单的搜身,也是避免有不速之客混进来,破坏整个会场。

  “柳如烟,叶行,带花篮一对。”

  服务员在平板上录入二人的名字,随后抬起头来,露出职业化的微笑:“请问二位和死者的关系是?”

  “我是柳衡的女儿,这是我男朋友。”

  柳如烟答道。

  话一出口,如同石子投入湖水,立刻激起千层涟漪。叶行意识到无数目光正聚集到他们二人的背后,窃窃私语声在各个角落响起。

  “柳衡的女儿?她不是离开雅加达好几年了吗?怎么现在回来了?”

  “唉,不是柳帮主失踪了么,做女儿的肯定着急呀!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一点消息……”

  “您可别说,我看呐,她也就是回来摘桃子的,想趁着重新分产业,多捞上一笔。”

  “嘘!不该说的别乱说,九龙帮的家产都是柳帮主攒下来的,他女儿就算要拿走又怎么样?”

  “柳小姐想要我肯定没意见,关键是她身边那个小白脸,啧啧……就怕柳帮主打下来的江山,最后为他人做嫁衣。”

  “我呸!这家伙算什么东西,他想来拿?我第一个不答应!”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

  ……

  叶行感觉到柳如烟纤细的身子微微颤动,似乎是听见议论,又想起了生死未卜的父亲。

  他别无办法,只能将柳如烟的手抓得更紧,同时向身后投去恼怒一瞥。

  议论声很快小了下去,但旋即又有纷乱的脚步声传来,两人循声望向大门口,看见一片黑压压的浪花翻涌而来。

  “南堂主到!”

  自然有小弟大声报出名号,这派头气派得不行,就让叶行和柳如烟二人显得相形见绌。

  肥龙走在人群最中央,胸口别一朵小小的白花。

  他有些谢顶的黑发中掺着银丝,面部肌肉已经微微松弛出了皱纹,看上去比照片里的形象更显苍老。

  他首先与七叔公的家眷们寒暄了几句,随后环视大厅,立刻发现了柳如烟的身影,于是快步走来。

  “烟烟,回来了?”

  语带慈祥,不像是腥风血雨的黑帮大佬,反而像坐在门口下象棋的老大爷,笑着问邻居家姑娘有没有好好学习。

  “嗯。”柳如烟点点头,眼框泛红。

  “唉,最近这段时间……不太平。”肥龙面色凝重摇了摇头:“帮主我已经派人四处寻找了,会有好消息的。”

  他抬手在柳如烟肩膀上虚拍了一下,又抬眼看向叶行。

  “照顾好她。”

  “嗯。”

  肥龙颔首,转头离开。

  这一会工夫,前台已经做好了登记和搜身。叶行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特意把武器留在了酒店外,自然也没有东西需要寄存。

  “这是二位的识别卡,请妥善保存。”

  前台微笑着递来两张小小的卡片,白色花朵形状,恰巧可以当做胸针别在胸口。

  叶行伸手接过,另有服务员上前,恭敬地指引两人来到电梯口。

  识别卡就是控制电梯上行的钥匙,叶行和柳如烟走进电梯,控制面板上九层的按钮自动亮起。

  “叮咚。”

  电梯门缓缓关闭,现在小小的电梯厢内只剩下两个人。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卸下伪装。与之相反,在这种一定有监控的房间里,还得表演得更像一些才行。

  “你之前没怎么和我提过七叔公。”

  叶行主动开口。

  柳如烟幽幽地抬起头来,眼神中的悲伤不似作伪。

  “你知道的,我很小的时候没有爸爸,一直是妈妈一个人拉扯我长大。”

  “当时每周都会有一个伯伯来我们家做客,他总是给我带一大堆零食吃,还辅导我写作业,但妈妈总是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一直到我十一岁那年,我回到家,看见妈妈躺在血泊里的尸体。我吓坏了,一直在哭。”

  “还是那个伯伯捂住我的眼睛,让我不要看。”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是九龙帮帮主的女儿,那个一直照顾我的伯伯,就是七叔公。”

  说到这里,柳如烟已经轻微抽泣起来。

  “七叔公他……是个好人。”

恩韦斯鲁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