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驱鬼,真千金从不回头看爆炸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2章 好一个夫唱妇随

  独眼巨人宛如陷入了某种爱情魔障,时不时的蹭蹭墙壁,格外忧愁善感的道,“六六六哥哥们,你们怎么了?摸着,好冰,好凉。”

  “这个牛犊子玩意看着吨位挺大的,给你老公吃刚刚好,但有一点一定要注意,这脑花就扔了吧,恋爱脑狗都不吃。”谈殊归几尽严苛的眼神审视了一圈独眼巨人,她主打的就是把大boss喂饱了,他就没心情惦记他们了,转移矛盾压力她是专业的。

  不知道为什么,被独眼巨人捧着的姜晴天开始反省自己了,是啊,为啥她就剩下个脑袋呢?

  “可能……嫌脏吧?”

  “!!!”

  甄池鱼这么几个字,简直就是杀人诛心啊!

  众所周知,这不平凡的人,耳目都极为敏锐,像姜晴天这种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的香气都快浓烈到恶臭味,她老公又怎么可能吃的下去,这吃了还得了,八成是要拉肚子挨窜稀的啊!

  除掉独眼巨人以外,就剩下满墙的眼珠子能吃了,眼见着甄池鱼甩着牛逼哄哄的幻肢味走过来,老六眼珠子怪们都慌得一逼,整个走廊都哗哗流水。

  “咋滴?跟绿茶精待久了,都学会孟姜女哭倒长城了?”甄池鱼双臂抱着胸口,倚在了一旁,挑了挑眉梢饶有兴趣的道。

  “夫人,我们错了,我们有眼无珠啊,您就行行好,饶了我们吧!”为了活命,它们也不管刚不刚,猛不猛,若是侥幸能存活,阉了它们都成。

  “是吗?我看你们口感挺嫩的……”甄池鱼用墙壁修了修指甲,不紧不慢的道。

  “不不不,我们年份久了,都是老牲口了,要说细皮嫩肉,还得是独眼妹儿啊!”

  一旁的独眼巨人看着它们为了活命祸水东引的德行,仿佛滤镜碎了一般,有种如梦初醒的怪诞感。

  “啊呸,都是一群渣男!”独眼巨人妹妹将怀里抱着的姜晴天头颅,恶狠狠的往墙上一砸。

  姜晴天:淦!关老娘什么事?为什么牺牲的总是她?

  老六眼珠子怪们一看到姜晴天,瞬间就来了灵感,从平日里收藏的破烂里掏出了个红烛来,劲直插入了姜晴天的脑壳子里,你说这事赶巧不?刚好这货的天灵盖被夫人用恨天高高跟鞋穿透出了个旧伤,往里面插根红烛刚刚好。

  姜晴天昔日里的大波浪头发,也被仅有的小骨手麻溜的编成了麻花辫,自带高泸顶,插根棍子过去,红烛再这么一点燃,一个漂亮的人头灯笼就做好了。

  “祝愿夫人和吾王百年好合永浴爱河,夫唱妇随心心相印。”

  众多眼怪们眼巴巴瞅着,期许着能把夫人哄高兴了,对它们兄弟们高抬贵手。

  “搞啥子嘞?你们确定你们夫人会喜欢?”谈殊归抽搐了一下嘴角,无语至极道。

  却不知,甄池鱼两眼发亮,像是得到了什么惊喜大礼。

  完犊子了,她喜欢,她好爱人头灯笼。

  “我想把它放在床头,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有种缠绵悱恻的浪漫?”甄池鱼双手捧着脸,陷入某种遐思。

  谈殊归怒吼,“不怎么样!!!”

  你们夫妻俩玩情趣p lay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下周围人的感受啊?

  “她不是惦记我老公嘛?我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化作夜灯日日夜夜看着……”甄池鱼摸着下巴,意味深长的道。

  “……你好生恶毒。”

  谈殊归和灵车司机都惊呆了,正所谓女人心不狠,地位不稳啊!

  咱就是说,这姜晴天生前也算是个大美人吧?再看看这人头灯笼,好像在煤矿里滚过,又遭受了某种丧心病狂的碾压,很明显又被穿透力极强的高跟鞋踩过脸。

  尤其那滴下来的烛油,不知何时滴落到了姜晴天死不瞑目的眼睛上,就糊了这么一层,就算是把死者眼睛给合上了。

  尼玛,太惊悚了。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谈殊归彰显着绅士风度,既然是他带出来的人,他当然要完完整整的送回去。

  “那这个……”甄池鱼有些迟疑,这人头灯笼也算是凶案赃物吧?她是不可能把这东西带回去给老公啃的,好笑,她老公才不吃别人不要的剩饭剩菜呢!全都是馊味。

  这个时候,灵车司机麻溜的下了车,彬彬有礼的道,“污了夫人的眼,我这就带走她。”

  灵车司机几乎是掰开了甄池鱼的手,才把人头给提溜走,这玩意儿被车烟熏成煤黑色了,避免脏了手,他干脆薅着头发拎着。

  回头他找好兄弟缝尸怪,要一点便宜的肢体材料,给这骚老娘们配上,好好倒腾倒腾,没准站在街上,还能捞几个客人。

  反正他算看出来了,现在这年头想日子过得好,还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好比王和夫人这般夫唱妇随,生活才能美滋滋。

  看看夫人那一大盆的骨手就知道,虽然不见得有什么肉,但这玩意不就是嗦螺个滋味儿,王这幸福日子也太叫人艳羡不已了。

  手里没有了人头灯笼后,甄池鱼才有些遗憾的瞄了一眼墙壁上六十六只眼珠子,刚刚没注意瞧,它们这个头可真大,都特么的是双眼皮啊!

  要不是今儿实在太晚了,她就趴在墙上研究下,这墙皮能薅下来吃不?

  没办法,家里有个大饭桶老公,什么东西都要精打细算啊!

  “行了,别惦记了,又不差这几天。”谈殊归丢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总算把甄池鱼给拉扯走了。

  殊不知,就冲着夫人甄池鱼这依依不舍的眼神,六十六兄弟们怎么想都觉得不安全,这年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实在不行直接搬家算了。

  “啊啊啊啊,吾命休矣,现在的娘们都特别奸诈,没准这次就是来摸点的,下次就是把王带来吃海鲜自助来了,这破地方老子一分钟都待不住了。”

  于是乎,连夜找搬家工灵车司机过来,双方一拍即合,现在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走都是一起走。

  嘿嘿嘿,换一个据点,他们照样是杀人如麻的绝世怪物。

掐腰文学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