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驱鬼,真千金从不回头看爆炸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3章 我老公傲娇又小心眼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甄池鱼刚开门到家,就遭受到了谈Boss居高临下的质问。

  【糟糕,这气氛不太对啊!】

  甄池鱼没怎么着,倒是跟在屁股后面的谈殊归一脸心虚。

  瞧瞧大哥他这不屑一顾的眼神,冷酷无情的脸庞,他竟然还半蹲在窗台上,迎着孤傲幽冷的风,还真叫人头皮发麻。

  难道这对幸福的狗男女,今天会吵架吗?

  与其相比,谈殊归更在意的是,他们会动手动脚吗?孤傲的大哥能屈服吗?还是说,干脆直接来个家暴现场?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哦,出去到菜市场买菜了,今天给你炖骨头汤。”甄池鱼一边脱掉高跟鞋,一边换上接地气的人字拖,曼妙的身姿让人动容。

  谈殊归:“?”

  然后呢,你们这就结束家庭战斗了吗?

  神特么的菜市场,咱们谈村有菜市场那玩意吗?都是自家菜园子薅,更何谈去菜市场买菜这种情节了。

  尽管如此,谈Boss却没有继续逼问,而是保持着家猫一样的傲娇姿态,等着忙忙碌碌的娇妻甄池鱼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

  “乖一点哈,知道你饿了,我这就去做饭。”甄池鱼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顺手从谈Boss手里接过围裙,围裙的图案是小草莓,两人交接的动作,显得格外的温馨。

  此时此刻,谈殊归的心情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过,不知道为什么,磕cp磕的糖份太足,就仿佛吃了屎一样。

  突突突!

  谈Boss头顶生长出了一根辣椒苗,三四个红辣椒高高挂在枝头,不知道为什么,谈殊归立马就懂了。

  “那个,我走了哈,明天再来找你玩。”谈殊归一步一步后退,他甚至不敢转过身,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毕竟猛虎扑食的时候,背部是最好的攻击部位。

  直到身后撞到了大门,谈殊归才松了一口气,拧开门把大步往外逃亡,迎面就碰上了个奇怪的黑帽子大叔,他保持着敲门的姿势,一副很拘谨的模样。

  也就是这一刻,住对门的小哥正是姜燃,他隔着门嘶吼道,“快跑,你面前这个是敲门鬼!!!”

  他妹妹姜晴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三天了,他也被这敲门鬼堵在家三天了,他倒是想向邻居家呼救,只可惜Boss他从不走正门,他也没机会碰到人。

  谈殊归惊愕,啊,胆子可真不小,还特意找晚餐的时间来敲门。

  一般来说,被敲门鬼敲开的家门,一家人都会刹那间变成石雕。

  “小老头挺缺德啊!人家夫妻俩过晚上幸福生活,你现在敲门打扰,你礼貌吗?”

  敲门鬼:“……”

  殊不知,敲门鬼也很无助,瞧你这个狐仙这话说的,他要是那么猛,怎么可能站在门口候着不敢动?

  “嘘!你可别大嘴巴了,他都站在我家门口两个小时了,你看他动弹一下吗?”姜燃扒着门框,感谢他老妹儿看上了隔壁的有妇之夫,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能撑了这么久没开门,全都依仗了隔壁的功劳。

  如今,这凶神恶煞的敲门鬼都被boss的煞气逼的没法子,妥妥的就是按在地上摩擦。

  谈殊归挑了挑眉梢,面上乐呵呵的道,“怪不得保持着要敲门的姿势,敢情是装装样子罢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老人家岁数大了,容易恼羞成怒。”姜燃作死的放了一句,果不其然,黑帽子大叔喉咙间溢出奇异的嗡鸣声。

  “啊呸!”

  无论是谈殊归还是姜燃谁都没有想到,这敲门鬼缺德到这个地步,不敢敲门就站在人家门口吐口水。

  再联想一下刚刚那奇异的嗡鸣声,很明显是在酝酿浓痰来了。

  最让人惊悚的是,敲门鬼的浓痰攻击落到地上的时候,门口水泥地瞬间变成了石板。

  好家伙,这被这种丧尽天良的敲门鬼窜进了家门,那还不得迎头就被吐了一脸浓痰?

  咱就是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呵,现在觉得我老人家礼貌吗?”敲门鬼嘶哑着声音开口,犹如锯子在磨地板,极其的刺耳炸裂。

  谈殊归不服输的劲头又来了,觉得对方在给她上眼泡,现在是怎样?跟他在大门口怼上了呗?

  “嘿,你有能耐在人家门口吐口水,你倒是敲门啊!你敲敲看,看看大boss惯你包不?”谈殊归故意埋汰小老头,还捏着嗓子,声线往上走,故意折磨人,像极了吵死人的红嘴鹦鹉。

  “别啊,别骂他了,你在人家门口挤兑小老头,村长和夫人就不会被你吵出来吗?”姜燃扒着自己家大门,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说的对,你等着,我先回家。”谈殊归转身回了家,然后大咧咧的关上了家门,有样学样隔着大门呦呵。

  “来,看你这怂样,估计也不敢敲,我们继续啊!”

  敲门鬼:“……”

  他老人家出门是没看黄历吗?怎么就碰上这两个傻逼呢?

  想吵架是吧?等着,老子摇个人。

  于是乎,当着两个人的面,敲门鬼拿出了智能手机。

  ……真与时俱进啊!

  “喂,楼梯鬼啊,叫兄弟们带上家务事,来……夫人家门口。”

  “不是吧?老门啊,你没事吧?走廊兄弟见了夫人一面,都八百里加急搬家中了,你还敢往人家家门口凑热闹。”

  “你具体展开说说,发生了什么事?”

  “哦,没什么,就是手骨被卸得干干净净。”

  恰到此时,甄池鱼温柔体贴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老公,洗手吃饭了,炖大骨头汤好了哦!”

  敲门鬼倒吸一口凉气,是的,整整齐齐的端到了饭桌上,多么痛的领悟。

  “虽然吧,我一向很敬业,但是为人小心谨慎,从不和人发生口角冲突,今天这事怪我,格局小了一点,差点出大事。”

  敲门鬼眼见着谈殊归走的太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关好门,偷摸走之前还特意给带上门。

  玛德,夫人这厨艺也忒好了,那吃人走廊六十六兄弟都是吃大锅饭的,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洗过澡了,它们的手骨……都能烧的这么香甜醇厚吗?

  说不定,这就是传说中家的味道吧?臣退了,这一退就是一辈子……

掐腰文学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