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降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2章 越狱

  其实整个街区都早已经被惊醒,尤其是那颗火球的爆炸声,恐怕街区治安官都被那声音吓得裤子都顾不上穿,跑去求助城防部队了。

  维克虽然用衣物裹住了肯尼斯的面部,但一路向前,他还是很快感觉到依旧温热的液体滑落到肩膀,染红他的内衬,浸透他的胸膛。

  那一丝丝的凉意,令他鼻头发酸。

  恐惧吗?有吧,那种怪物所带来的惊悚实在是过度,至于愧疚?应该也有吧,他不断在想,如果自己当时上去帮他,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你会怪我吗?

  他下意识回头,却蹭的满脸是血,随后他孤寂地笑着。

  他知道,答案是不会。

  但我会。

  维克低着头,蹒跚着向前,没有听到密集的马蹄声朝自己的位置快速接近,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火光也愈发明亮。

  他的眼睛满是血丝,很久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某种东西了……

  “站住!”

  他没有听到,没有抬头,依旧自顾自向前走着。

  “叫你别动!”

  被利器对准的威胁惊醒了他,他终于停下脚步,顺着那几柄指向自己的长枪枪尖,看向了那群身穿铁甲的白浪卫队,然后,他脚步一软,眼前突然一黑,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整个人就这样栽倒了下去。

  ——————

  这漫长的黑夜,看来是过不去了。

  维克醒来,很快发现自己又身处了牢狱,不过这次他没有被锁在墙上,镣铐直接锁住了他的双手双脚。

  而且他的脑子比上一次醒来要清醒,一眼就看出这个牢房的面积比教堂下面那个更逼仄,也一眼看到墙壁上方那一片透气用的铁窗,以及铁窗外的些许暮色。

  他摸了摸肚子,尝试去感受有没有明显的饥饿感,但可惜,这副身体的素质已经超出了常识的范围。

  他分辨不出这天色,是将暗,还是将明。

  但他知道这是哪儿,是的,他又来过。

  这里是城防部队的监牢,专门收押白浪城内的嫌疑犯和罪犯。

  准确来说,应该是白浪卫队的监牢。

  白浪城的军队编制,曾被上任城主阿纳托尔从里到外整顿过,城防、领防、边防,各部队虽然有自己的驻地和责任区域,但都统称白浪卫队,由领主,或领主授权某一总指挥统一管辖。

  不过日常工作中,各部队都有各自的管理系统,也都能各自运转开来。

  这基本就是陆军的全部体系,至于海防,则是被单独拎出来,组成了潮汐舰队这一海上力量。

  而空军、骑兵、施法者这些特殊人才,则是安排在驭浪者骑士团,待遇优渥,当差的几乎都授予了骑士头衔,哪怕成天在驻地躺着都能拿一笔不俗的俸禄。

  不过维克很少见到驭浪者骑士团的人,只是偶尔能看到有飞龙骑士掠过天空,至于他如何了解到这些内容,也全都是因为这个地方。

  作为绿帮的小喽啰,脏活累活,维克参与不少。

  他来过这儿多次,从其他囚犯和狱卒口中了解过很多事情,但每次也只是待一会儿。他能被抓到这里,基本都是因为黑手指派的事情,或者替人背锅,所以绿帮自然也不会随便抛弃他。换句话来说,这孩子从没有因为自己的需求、自己的欲望而被抓到这里。

  维克为过往叹了口气,从地板的草席上起身,朝着栅栏做的铁门叮呤咣啷地挪了过去。

  以白浪城的犯罪率,这监牢的规模自然是一个字形容,又深又长。

  听说这里面因为忘了喂饭,饿死过不少囚犯。如果不出点声,他十分确信,自己极有可能一两天都见不到人。

  不过还好,他的行径不是那么容易被人遗忘的。

  没等走到门口,远处就有脚步声朝这边而来,火光也逐渐移动到这个方向。

  “正好,他醒了。”

  带头的狱卒看到维克在牢房里站着,连忙向前快步,给身后的人让出位置。

  随后出现在维克面前的,是个熟人。

  罗格单手扶着腰上的长剑,面色严肃地打量着维克,但是没有开口,而是一言不发地后退。

  “说说吧,都发生了什么?”

  开口审问的,是另一个人,一个身穿宫廷长摆华服,没有携带武器的陌生人。

  “我们遇到了杀戮者,还有巫师会,肯尼斯被……”

  “我是问艾格妮丝!”

  那人厉声打断了维克的倾诉,恶狠狠地看着他:“她人在哪儿?”

  “我不知道……”

  砰!

  “你不知道?”他箭步向前,右手猛地抓住栏杆,两指厚的铁栏杆,被他这么一抓,竟明显变了形。

  “说,你跟混沌教团什么关系?!”

  听到这个名字,维克心里咯噔一下,果然,他身边的助手拿出了那柄仪式匕首展示在他面前。

  “这是我捡到的。”维克深吸一口气,所幸,在之前遭到类似质问后,他也曾下意识进行过假想的应对,“我在山里捡的。”

  “你还去过山里?什么时候?昨天?前天?还是更早之前?”

  不只是审问那人,就连一旁沉默的罗格也神色颤动,忍不住惊讶。

  他忘了,他做假想应对时,还不知道圣教军会在那洞窟里出事。

  “我连刚才昏迷了多久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确定时间?”维克一脸无奈,明显也因为对方的反应而感到一定程度上的焦躁,他的语速加快了,“你们这些施法者,要是不信,不是有很多魔法可以窥探普通人言语和反应的真假与否吗?来啊,你可以试我啊。”

  他习惯性地把这个身材单薄却有非凡力量的贵气男子,当作了神秘的施法者。

  但他忽略了一点,施法者是施法者,教廷施法者是教廷施法者。

  审问那人满眼都是烈火,出离愤怒,恨不得将维克架在火上活活烧死。

  “你是在挑衅我吗?”

  “法斯特先生。”罗格上前按住了那贵气男子的肩膀,语气委婉程度,凸显了对方身份上的不简单,“只是一个愚民罢了,不值得你大动肝火。”

  “我知道,只是艾格妮丝……她不能出事。”

  名为法斯特的男子一提到那位女士,神色间就满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我只记得肯尼斯送我回家前,艾格妮丝他们下了金码头的地窖。”气氛缓和了些,维克也同样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缓和了语气,赶在被对方抢话前尽快吐露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他们在那里面发现了食尸鬼的踪迹。”

  “是你引他们去的,对吧?”有罗格从旁劝慰,法斯特这会儿也稍稍冷静了些。

  “混沌教团许诺了你什么?”法斯特看了一眼那精美的仪式匕首,冷静过后,他的观察力也重新上线。维克的年纪、状态等外在因素,决定了他的确不可能是这柄不俗匕首的主人。

  但他绝不相信能靠‘捡’,去弄一把邪教高层的象征性道具。

  维克察觉到对方的怒火,以及那明摆着想要烧死他的冲动,他明白想要脱身,不能呆愣地回答对方问题,必须抓住重点。

  “我是在墓地安葬家人的时候遇到了圣教军,然后是他们主动提出帮助的,我很感谢他们,但这一切确实不是我下的套。”

  “我没那么大本事。”

  “还有那个怪物,那个杀戮者,直接就是杜克变的,而杜克又是青帮的人,当时我们在调查金码头地窖的时候,他也在场。”

  “你们不应该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青帮,一定是他们做了什么。”

  法斯特满脸阴沉地看着他,也不知道是不信任他还是怎么,明显还想说些什么,但一旁的罗格抢先一步表达了赞同。

  “那地盘确实频频发生黑帮争斗,我也觉得不如我们仔细跟进一下清查他们的同事,或许更有帮助。”

  “如果艾格妮丝还活着……时间不等人啊,法斯特先生。”

  法斯特终于被说动,尽管他脸上百般不愿,但他还是默认了罗格的提议,转身朝来时的方向离去。

  维克望着法斯特离去的背影,暗自惊叹,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的年轻人,居然在身份地位上明显压了罗格这连长好几头。

  同时,那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边缘,他收回目光,带着问询意味的眼神看向并未跟着离去的罗格,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半步。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他也并不认为方才对自己辩解的赞同是友好象征,正相反,罗格此刻投向他的眼神,比法斯特要渗人得多。

  人群的脚步声逐渐走远,罗格朝旁边的狱卒点头,随着后者将一串钥匙扔进牢房,他终于开口。

  “趁天色黑了,赶紧回去吧,有条件的话,能离开白浪城最好……越远越好。”

  “什么意思?”

  罗格没有回复,只是带着剩下的几人,一起跟着人群离开。

  维克低头望着脚边的钥匙,许久没有动作。

  他不是傻子,他很清楚,牢房门不是狱卒打开的话,自个儿哪怕是有钥匙,开了门出去那也是越狱。

  而越狱,是会被通缉的。

  虽然白浪城的警备力量日益腐朽,但无论黑白,大家都很默契地不会去触碰底线。

  比如青帮,明目张胆的杀人越货他们也是不敢做的,就算是绿帮,真被发了通缉令,也是要找替罪羊帮忙背锅的。

  官方力量毕竟是官方力量,白浪城的那几支部队也不是吃素的,别说黑帮了,就连科恩重工恐怕也不会愿意跟白浪城的武装力量产生正面冲突。

  而所谓通缉令,就是通知这些武装力量,有权力对该个人或组织行使他们的武力。

  但,不管维克纠结了多久,他的答案是注定的,尤其是罗格那句‘天色黑了’。

  他那句话说的没错,有条件的话,离白浪城越远,越好。

君子与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