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降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3章 魔女

  虽然白浪监狱的内部设计又挤又绕,但维克作为老熟人,还是很快就走出了大门。

  令他疑惑的是,一路走来,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哪怕是中途遇到巡逻,对方在看了他一眼后,就直接当他不存在一般让开了出路。

  连大门都是卫兵帮他打开的。

  罗格的影响力,有这么厉害吗?

  不是维克看不起罗格或者圣教军的宗教影响,而是白浪城作为黑海第一港,是格尔海姆大陆与海外建立通商的咽喉要道,百来年里,资本势力与意识形态的渗透,要远大于宗教。

  直白来说,白浪城整个新城区都是在科恩重工的投资下建起来的,无论是钱还是声望,官方和民间,早就被砸得心服口服,罗格如果是科恩重工的管理人员,那这种殷勤倒是不足为奇。

  偏偏他是圣教军。

  教廷创收的花样,说实话,确实也不少,但要想跟科恩重工比,还是连望其项背都做不到。

  那家伙,莫不是跟资本串通了吧?

  维克站在监狱大门外思考了好半天,想到了一个连自己都啼笑皆非的可能性。

  这个世界是真存在神明的,或者说,是存在神明意志和神力的,信仰能得到具象的力量,而背叛信仰,也同样会得到具象的惩罚。

  除非,人心真能做到连神明都能蒙骗……

  ‘骗子……’

  维克的脑子里突然浮现起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叫他背脊发凉。

  下意识抬头望天,才发现天色已经彻底黯淡,他只能将疑虑先按下不表,辨认了方向后,迅速朝城外走了去。

  这至少是第三个夜晚了,城内很危险。

  如此思索着,维克脚下不停,风暴的力量也不断在脚下助推,一步跃起到落地,足有三丈远。

  所幸这个时间街上看不到什么行人,不然他那速度,别说吓人,恐怕一个不注意就会撞到双双小命不保。

  不过这种超凡的冲刺速度并没有让维克感觉到心慌恐惧,相反,在风暴的呼嚎环绕下,他越发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耳清目明。

  尤其是在与那些暴徒的搏杀之后,他逐渐习惯,并迅速产生依恋。

  更神奇的是,他明显感觉到这力量有所余韵,他知道自己还能更快,甚至因为身体在高速行进下产生的失重感,令他有了飞翔的向往。

  但很遗憾,每一次踏步向前冲刺而达到的速度下,他已经很难保持睁眼与平衡,同时也完全无法在这样的速度下变换方向,或是做出其他动作。

  他明白,起码目前,这已经是自己所能掌握的极限状态了。

  白浪监狱黑水湾分部,本就处于远离富人的北城,维克一通飞奔,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他已经看到那破落的城门口了。

  但几乎同时,他神色凝重,凌空的双脚一同落地,后跟在泥地上留下两道长长沟壑后,迅速停住了他的速度。

  地上的风急停,夜空的风渐进,雾散云开,银白的月光重新洒落,照亮维克苍白的脸,一点点向前,揭开了城门口惨烈的面纱。

  血,遍地的鲜血。

  横七竖八遍躺倒着不知生死的人,扭曲折断的四肢张牙舞爪地指向夜空,配合那鲜红的血色,俨然一副地狱景象。

  尽管相隔甚远,但维克还是通过其装备特色一眼看出,大部分是白浪卫队的士兵,以及少部分科恩重工的机动武装。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

  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妙,屡屡受挫的少年没有再硬着头皮上去查看情况了,而是原地起跳,一跃翻上屋顶,远远观察起来。

  可很快,他就整个愣住了。

  以城门口为中心,周围数十米,包括维克所处位置,安静得令人窒息。

  他听不到任何言语、动作,听不到心跳声,听不到呼吸……

  方圆数十米,无一活人!

  意识到这一恐怖现状,维克转身就要逃离,可他终究是晚了。

  漆黑的火焰在眼前爆燃,熟悉的一幕重新上演,只不过这次那黑火并未化作黑猫,而是化作由一黑袍裹住的女人,黑发、黑瞳、黑指甲,连那随风摇摆的尖顶宽檐帽都是漆黑无比。

  也不知道是因为衬托还是本身就如此,女人的手腕脚腕还有脸颊,裸露出来的皮肤统统都呈现着好似完全没有血色的苍白。

  配合那冰冷的表情,直盯得维克忘记呼吸。

  随后,那女人什么话也没说,缓缓抬起了右手。

  她指节修长、皮肤光滑,指甲也修剪得十分得体,并没有给人那种故事中恐怖女巫的惊悚感,反而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美感。

  但这种感觉是转瞬即逝的,等到那掌心对准自己,维克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风暴在脑子里炸开。

  他想也不想,猛地抬脚下砸。

  只听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屋顶大片坍塌,在瞬时间全力爆发的维克整个被风暴升腾的力量抛到空中。

  弹射起飞的速度,快到甩开了维克的思想,等他回过神来,自己的身体已经失控,接连在空中翻了好几圈。同时,他离下方的屋顶已经够近了。

  砰!

  少年在最短时间里环抱全身,以最大程度保全自己的方式,撞破屋顶,狠狠摔进了别人的屋子。

  疼,浑身都疼。

  挫伤、撕裂,或许还有骨折骨裂。

  激增的肾上腺素没有帮他将这一跳的代价完全抛诸脑后,但至少能逼着他尽快从还在继续坍塌的废墟中起身,飞快在尘埃中摸索最近的出口。

  他运气很好,很快从窗户中翻了出去,随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城门口的方向狂奔。

  虽然他确实摔了个七荤八素,但他并没有犯傻,他只是清楚地知道,这方圆近百米范围的死寂,其危险之处并不是这片尸骸,而是那个女人。

  身后的那个女人……

  轰!

  漆黑的火球从余光闯入,维克发了疯似的大喊着,但转瞬间就被那炸开的黑焰吞没。

  还好他速度够快,转眼又冲出黑焰的范围。但就这么一瞬的时间,他的衣服已经千疮百孔,裸露在外的皮肤也大片烧伤,刺骨的痛与惊恐,更是让他的神色无比仓惶。

  快点,再快点!

  维克没有注意到,随着他拼了命地在脚下堆积风暴,汹涌的气流碰撞,竟闪耀出一道又一道的刺眼强光。

  但下一秒,一切骤然平息。

  维克急停下脚步,因为在他面前,那簇黑火又一次平地升腾。

  那女人再度凭空出现,维克意识到什么,迅速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身后早已没有人迹。

  与此同时,凭空出现的女人握拳屈肘,周遭的气流肉眼可见的产生数个漩涡,随后在瞬间被黑色的火焰所填满,拉伸,最后化作一根根不断在她身边环绕的螺纹箭矢。

  她化拳为掌,猛地向前挥动,那黑焰的箭矢在猛烈爆发的尖啸声中,朝着维克的命门扑杀而来。

  狂风呼啸,少年顾不上后果,双手交叉护头,以极快的速度直接跳窗撞进居民楼。

  屋外,数根黑焰飞矢砸在墙壁与窗台上,声声炸裂,留下一道道洞开的焦黑坑洞。但并不是所有,还是有近半的飞矢灵活转向,直追维克的后背而去。

  不过一跃跳进房间的维克没有歇着,而是在翻滚几圈后蹲身在地,稳住下盘,他猛地抡起双臂,掌心相撞,霎时间,雷霆般的轰鸣冲上云霄,呼啸的暴风在封闭的屋子里狂舞。

  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几乎所有没有被固定的家具装饰都被这股激流推动、跃起,以彻底的粉碎为代价欢呼、起舞。

  片刻的狂躁后,黑焰的箭矢已经消失,整个屋子的也已经被清空,除了维克脚下小面积的漩涡状空地,周围已经化作尘土瓦砾所堆积的废墟。

  不过那黑焰的余温被分散到屋子四处,燃起了一堆堆正常的橘黄色火苗。

  呼、呼……

  接连的飞奔与爆发,消耗了维克大量的体力与精力,他剧烈喘息着,明显感觉到了身体与脑子的疲惫、酸痛,同时也终于像个正常人那样有了饥饿的感觉。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正相反,高强度负荷下产生饥饿感,那是相当危险的。

  维克双手撑住膝盖刚站起身,一股无法抗拒的晕眩感突然从脚底冲出,直直闯入大脑,就起身挺胸的一个动作,几乎夺走了他的所有视线。

  他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眼前一片模糊与昏暗。

  贫血?低血糖?还是休克?

  他不知道,也不重要了,他的思想重逾千斤,视线模糊到什么都看不清,他此刻只想就地躺着,喘着。

  但很快,那个女人又以那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出现在眼前,他感觉到了温度的升高,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求生的欲望,迫使着维克挤出肺里的最后一点余温,强撑着向另一侧爬去,随后依靠着碎裂的衣柜还是什么,爬起、翻身,坐倒在地上,抬起苍白的面孔,虚弱地望着对方。

  “你到底是谁啊?”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屈肘握拳。

  “我们无冤无……喂,听得见不?”

  维克还想靠言语拖延,但很快发现不对劲。那女人的眼神空洞,瞳孔涣散没有聚焦,而且从屋外的夜幕中进入到这个有火光照亮的屋子,她瞳孔没有丝毫反应。

  他突然明白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我草……”

  维克整个瘫软,在黑焰袭来前的最后一刻,情不自禁,无可奈何。

君子与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