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降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5章 占星术士

  “听说你是占星术士?”

  酒馆里,莉薇娅正依靠着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金属小瓶,来缓解那杯黑海麦酒所带来的难忘。

  听到问话声,她头也不抬,只是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叹。

  “我说你们这些男人,能消停会儿吗?”

  莉薇娅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不是蓬头垢面满口烂牙的乡民,不是油头粉面的风流浪子,也不是粗鲁野蛮的莽汉。

  漆黑的短直发,白皙的肤色,明亮的琥珀色眼眸无论面对什么都没有闪躲,配合嘴角少许的微笑,哪怕一身老旧布衣,也依旧透露着令人舒适的亲和力。

  干净、自信,永远是人际交往中,最有效的破冰助力。

  莉薇娅的神情明显柔和了许多,显然在这些天的海上航行,以及酒馆今晚的糟糕体验衬托下,面前这彬彬有礼的青年,起码没有招致反感。

  “如果打扰了你的兴致,我很抱歉。”维克端着酒杯,躬身致歉,顺势坐到女士对面,“只不过我实在是太好奇了,有关占星术士的一些问题。”

  很意外,听到维克将话题引入这个方向,莉薇娅刚缓和一点的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

  “哦。”女士抬起左手,腕部的手链被星辰坠子往下拉拽,“就因为这?”

  不同于常规八九个角甚至更多的星型图案,莉薇娅手链上的坠子,是个很简单的十字星,下端的尾部很长,且尖锐。

  粗略一看,与象征圣光的十字徽记十分相似。

  而之前瑞恩能通过这徽记判断出其与星月的关联,主要是因为这徽记的正中心嵌着一枚宝石,深蓝色泽中,无数闪着亮光的斑点呈螺旋状密集排列,宛若星河。

  尽管做工明显不俗,但莉薇娅提到这手链所表现出的不悦,丝毫没有隐藏,维克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停下了话题的推进。

  “占星术士,是法师吗?还是术士?”

  “……”

  这个问题一下子问懵了莉薇娅,她狐疑地看向维克,估计在猜这外貌还算周正的小伙子,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这就是你的问题?有关占星术士的问题?”

  “是啊,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关于施法者有那么多的称呼,以及这些称呼都各自有什么意义?法师、巫师、术士、咒术师……明明施法者这个统称没有被放弃,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多的划分?是相互间有什么特殊的区别吗?”

  维克明显外行人的发言,却有着一套自成体系的逻辑,这引起了莉薇娅的兴趣,她开始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那你觉得呢?法师、术士,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觉得?嗯,那大概就是,法师是学出来的,而术士是生来就有特殊天赋?”

  “哈哈。”莉薇娅掩嘴轻笑,“没想到你还真有一套标准。”

  “不过很遗憾,这些都是错误的臆测,不管是法师还是术士,还是其他类型的施法者,最基本的要求,就是生来非凡的天赋。”

  “而学习,同样是必要的,是发挥这天赋的必须。像我所就读过的阿德罗魔法学院,不止法师、术士,包括咒术师、德鲁伊、萨满……学院几乎接收过所有类型的施法者。”

  “还真是出乎意外的包容呢。”

  “那是自然,阿德罗魔法学院,可是整个萨蒙最有实力和名气的魔法学院。”

  看得出来,莉薇娅对培养自己的学校的崇敬,是发自内心的。

  阿德罗魔法学院……维克记住了,虽然同样好奇,但这不是他需要的内容。

  “这么说来,这些不同的称呼,只是用来分化这个集体的手段吗?”

  这话说得不可谓不犀利,莉薇娅显然没料到这个男人在犯傻和有见地之间切换得这么快。

  “我该说你是聪明还是傻呢?”

  “哦,看来我又错了,是吗?”

  “错了,但又对了。”莉薇娅拿着小瓶饮下一小口,迷人的酒香逸散开来,女孩的神情变得柔软,眼神低迷,显得楚楚动人。

  “施法者本就是特殊的存在,但还有人觉得不够,很多人……他们尝到了特权的甜头,他们想要特殊中寻找更特殊,才会有越来越多,根据不同特征兴起各自的圈子,也就有了越来越多的施法者称呼。”

  “而这最终导致的,就是你刚才所说的,分化。”

  “没想到你这么有感触。”维克似乎是在对影响了对方的心情而感到抱歉,举起酒杯向对方示意后,也陪了一大口,“咳咳,还是把那些不开心都忘了吧。”

  大意了,虽然不是黑海麦酒,但这杯酒也同样咸得发齁。

  见他满脸用力,不受控制地挤出一副狰狞模样,莉薇娅也不自觉展露笑颜:“喝这东西怎么开心?”

  话音刚落,她修长的指尖向前一点,点点微光浸没维克的酒水,随即在女士的示意下,后者提起酒杯,小心翼翼尝了一口。

  不仅没有咸味,而且整体的味道变好了许多。

  “这就是占星术士的魔法吗?怎么办到的?”维克脸上露出惊奇,连忙大口大口地往肚子里灌。

  “一般来说呢,占星术士其实不是特指施法者,而是研究天文学的广大学者。”莉薇娅看着维克,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至于魔法,其实没什么,只是改了味道,内容可没变。”

  闻言,维克愣住了,连忙悻悻然放下酒杯。

  “这么说,你不是占星术士?”

  “是,也不是。”莉薇娅显然不是那种动不动就透露自己个人信息的人。

  “那真是遗憾。”维克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去反复追问,而是佯装失望地长叹一口气,“我原本还想着有占星术士就方便了,拿个玻璃球搓一搓,就能找到我要找的人了。”

  “你哪儿听来的奇怪故事?还玻璃球,我手里真要是有这么个东西,一定往你头上招呼。”

  话虽如此,但莉薇娅显然也没有真的生气,反而脸上带笑。因为刚才的对话,她知道对方此刻的犯傻也只是在玩笑而已。

  “不过你要找人的话,也不是非要靠占星术。”

  “你能帮我?”

  “我多少是个施法者。”眼看维克激动得两眼发光,莉薇娅调皮地眨了眨右眼,“别说找人了,哪怕是……”

  后面的话没有明说,她只是做出一个抹喉的动作。但或许是因为她面带微笑,神态俏皮可爱,并没有给人以惊悚的感觉。

  维克同样能感觉到她是在开玩笑,起码心里是这么希望的。

  “这么说的话,那我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可爱的女士?”

  “雇佣我的价格可不低,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多少?”

  可爱女士举起了一根手指,看向男士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期待。

  “一铜币?那可真是赚大了。”嘴上这么说,但维克并没有真的掏出一枚铜板。

  “……”莉薇娅没急着否认,而是撇了撇嘴表达自己的不悦,随后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动作,“没诚意那就算咯。”

  “玩笑,玩笑……”

  维克收起奢望,从腰包里取出一枚金灿灿的钱币,放在桌上。他的手指,肉眼可见的用力。

  早知道,该从皮特那儿多拿些的……

  “哎呀,你们怎么知道我刚输光?太好了!看我连本带利全部捞回来!”

  正当维克犹豫半天才把金币放到桌子上,一个矫健的影子以肉眼模糊的速度在桌子上一闪而过。

  两人同时转头看去,只见那个名为嘉莉的女孩正拿着金币朝后门赌场的方向冲刺。

  “……”

  两人沉默,好一会儿后维克才开口:“你看清了吗?”

  莉薇娅双手抱胸,闭上眼,缓缓摇头:“真是深藏不露。”

  ……

  “你是在想怎么赖账吗?”

  莉薇娅点头,随后迅速摇头:“咳咳,什么账,钱可没到我手上。”

  眼看如此,维克并没有着急,脸上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我估计,她这枚金币输定了。”

  “……”

  “这样好了,如果真能找到人,我事后再追加到一枚奥罗金的数额,如何?”

  阿德罗波斯在黑海对面,常用货币的最高币值就是奥罗金,跟格尔金的汇率,差不多是6比1。

  毫无疑问,莉薇娅心动了,尤其是听到嘉莉刚才那句,‘输光’。

  但问题是……

  莉薇娅睁开眼,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人,虽然谈吐确实非同一般,但人靠衣装,他这身破衣服,说这样的话,实在是装过头了。

  维克显然猜到了她的想法,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从腰包里再度掏出一枚格尔金,然后还不忘晃了晃依旧叮当响的腰包。

  “就这么说定了!”

君子与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