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降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6章 刚满十八岁

  旅馆的房间没什么特点,四四方方的空间,摆着两张床,桌子、凳子和衣柜,便没有其他什么了。

  硬要说特别之处,大概只有这儿的房客了吧。

  刚推门走进,莉薇娅打了个响指,床头墙上的烛台应声燃起,橘色的火光让这个寒酸的房间逐渐有了温度。

  “进来吧。”

  “这,合适吗?”

  “……我可以帮你合适。”

  莉薇娅的手上亮起蓝白微光,逸散的寒意,即使隔了好几步远,维克还是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嘿嘿,不必,不必。”

  连忙跟着走了进去,维克倒也不客气,直接从桌底下抽出凳子坐好。

  “我要怎么做?需要配合你什么吗?”

  “你有跟他相关的物品吗?”

  “比如?”

  “穿过的衣服、毛发、皮肤血肉,残肢也行……嗯?你怎么了?”

  “我应该是没有……”

  “那名字、样貌之类的都记得吧?”

  “记得。”

  “那就安静坐着,脑子里专注去想跟那人有关的一切就好。”

  “好……话说刚才问的那些东西,是认真的吗?”

  “假的,你不嫌埋汰我还嫌呢。”

  “……”

  “不过有的话,确实更方便。”

  “……”

  眼瞅着维克因为自己这番话安静了许多,莉薇娅满意一笑,坐到对面,安心专注于手上的动作。

  她左手端着一个杯子,空的,没记错好像还是在楼下顺的。右手伸出食指中指,并拢,隔空指向维克的脑门。

  后者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悄然潜入脑壳,随后就看到眉心处延伸出一股淡蓝流光化作的细丝,像小蛇似的,缓缓伸出,朝莉薇娅手里的杯子延伸过去。

  “不要想别的,专注在那人的名字、样貌以及所有相关的事情上。”眼看维克满脸惊奇地盯着那魔力所化的细丝,莉薇娅轻声提醒。

  随后,她伸出的指头在空中打了个圈,引导着细丝迅速涌入杯子。

  等到细丝全部进入到杯中,莉薇娅眼疾手快,直接将其倒扣在桌子上,然后画出一个圆环将其圈在中心。

  空气泛动着肉眼可见的涟漪,魔力的微光在桌子上汇聚,转眼时间,一个环形阵列以圆环为基准浮现。很快又迅速缩小,全都涌到了杯子里去。

  莉薇娅翻开杯子,一个被两圈缓慢交叉旋转的字符所约束住的发光小球嗖的一声从中跳了出来。

  “好了,只要你刚才没想到别的人身上去,它就能带着你找到目标。”

  “你不会现在就想结账吧?”

  见莉薇娅微笑着看着自己,维克愣了愣,随后很快反应过来她的意图。

  “那不然呢?万一你去找人不回来,或者回不来了,那我的尾款怎么办?”

  莉薇娅伸出手来,眼睛不断朝维克腰包飘去。

  尽管后者有信心马上从皮特那里再搞一笔钱来,但他可不是冤大头。

  “你担心尾款,我也担心这法术的效果啊。”维克苦涩笑着,“我知道你不爱听,但万一呢,万一因为其他各种原因,找错了或没找到,我怎么办?”

  “那你想怎样?”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莉薇娅褐色的眼眸在昏暗光线下显得格外深邃,她两眼微眯,狐疑地打量起这男子:“你打的什么算盘?”

  “这是最优解了。”

  维克耸了耸肩,他虽然确实有借用一个施法者能力的私心,但他找黑手也不是为了干架去的,如果对方愿意退一步等事后结账,他也并不会非要捆绑这位女士。

  毕竟谁也不确定对方能给他提供多少助力,万一是拖后腿呢?

  “我可不打算掺和你的麻烦。”莉薇娅的眼睛在他身上打量,“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礼貌,但,看你这样子,能不计代价、甚至可能倾家荡产地想找这人,我猜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没错。”维克并没有藏着掖着,“我不打算骗你,确实有危险,很,危,险。”

  “不过你不用急着回复我,可以多考虑下,毕竟我开出了6格尔的高价,如果不能一步到位,我是不会付钱的。”

  莉薇娅还想说什么,但维克的话,却相当在理,堵得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去反驳。

  尤其是想到嘉莉那姑娘的不靠谱,她终于是长叹一气,点头妥协了。

  “行吧,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能惹是生非。”

  “只能说尽量。”

  “听起来可不怎么让人放心。”

  ——————

  夜幕深沉,月色清冷。

  维克和莉薇娅站在街上,乒乓球大小的发光物体在他们前方随风摇摆着,但始终没有移动太远。

  “它怎么不动了?”

  维克看了眼光球,又看向前方的屋舍。

  院墙大片漆黑的烟熏痕迹,大门也已经不知去向,庭院里看不到半点青绿之色,满地都是焦土与烧成炭的木质结构。

  “说明找到了呗。”莉薇娅翻了个白眼,满脸理所当然。

  见状,维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知道,这里确实是黑手的住处,但青帮的人已经在几个小时前来过,明显没有逮住黑手,而且还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关于这些,莉薇娅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看着满地的狼藉,她还是能猜到些内容。

  “不要急,只要你刚才按我说的做了,法术就不会出问题。它会停在这里,要么说明找到了,要么说明去路被堵住了。”

  嘴上说的有把握,可莉薇娅始终没有跟维克那质疑的眼神对上视线,看得出来,她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

  纵火案过去的时间不长,院子内外都还有治安官在进行相关搜寻和问话,看到他俩人跟着一颗光球出现在附近,自然很快就有人警惕上前想要盘查。

  “这里什么都没有。”

  听得嗡鸣渐起,莉薇娅伸出手隔空向那人一挥,后者突然停顿,反复揉了揉眼睛后,一脸茫然地转身走了回去。

  “这就不算额外费用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

  “心灵暗示,时间不会很长,我们进去看看。”

  莉薇娅没有过多解释,她直接大步向前,走进了庭院。维克虽然惊奇于魔法的神奇效用,但也知道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不多追问,紧跟上去。

  两人一走进庭院,那枚光球突然躁动起来,在院子里打着转的飞驰。

  占星术士皱了皱眉,连忙举起手指指向球体。

  肉眼可见的魔力流光凭空浮现,成丝状涌入球体,很快,后者打转的半径迅速缩小,最终环绕着庭院边缘处的一口井边。

  “你确定找的是人吗?”

  莉薇娅回过头,满脸认真地看向维克。

  “算是吧。”

  维克也来到了井边,探头向下张望才看到,里面堆满了木板、碎石等垃圾杂物,基本已经完全堵死。

  “这下面有路是吗?”

  “如果你要找的不是老鼠,那就是有路的。”

  维克现在倒是没心思理会莉薇娅的玩笑话,抬起头四下打量:“我要找那人的死对头来过这儿,多半是挖地三尺到处翻过,但还是没找到他,估计,这里是唯一的出入口。”

  可惜被毁了。

  占星术士转头看了看他:“还知道些什么?”

  “不算多,总之先从这儿试试吧。”

  维克双手撑着井口边沿,屏气凝神,驭使着轻风,沿封堵井口的杂物缝隙向下探索。

  “你怎么……”身为巫师,莉薇娅第一时间察觉到魔力的异常涌动,当意识到这涌动的源头是身边这个布衣青年时,她难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很意外吗?”对于她溢于言表的惊讶,维克也深感惊讶,“对于你来说施法者应该是挺常见的吧?”

  “施法者可算不上常见。”莉薇娅笑了,眼睛始终没从维克身上移开,“而且……恕我直言,你完全没有一个施法者应该有的样子。”

  尽管展露出超凡的天赋,但占星术士的语气并没有因此有什么改变。

  毒舌或许算不上,可尖酸是肯定的。

  所幸这还到不了让维克记恨的程度:“是因为我衣着样貌太寒酸了吗?”

  莉薇娅不置可否,将话题转移向了他处:“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能运用这种能力的?”

  “就这两天吧。”

  维克下意识回答,但反复的循环,连他自己都潜意识里搞错了。正确时间,应该是两个小时都不到。

  “怎么?很奇怪吗?”见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愈发专注,维克不由紧张起来。

  “如果是血脉术士,这种天生与魔法的强关联,很早就会有所体现。你看着年龄也不小了,莫不是刚拜了哪家神祇?或某个元素领主?”

  “我?我也才刚满十八岁。”

  “……”

  莉薇娅惊讶得睁大双眼,整个人下意识后倾,眼神不断在维克身上来回打量。

  后者虽浑身发毛不自在,但依然保持着微笑。多说多错,他不了解这位女士,跟邪神有关的真相若是被捅破,谁也不确定这位女士会做出什么反应。

  “还真是,看走眼了……”

  莉薇娅的年纪也不大,但肯定比维克大。可单从外貌上看,这小子身材匀称、步伐沉稳,言谈举止充满自信,没有半点自负自卑,全然不像一个十八岁的懵懂少年郎。

  “咳咳,所以呢?这下面有什么?”

  闹出这么个乌龙,莉薇娅也有些尴尬,果断抛弃了话题。

  维克会心一笑,也不拆穿,接了话茬:“井壁有条通道,估计是连接着下水道,可惜已经被堵死了,我们最好换条路线去找黑手。”

  “那倒是不用。”

  占星术士抬手,魔力随之涌起,转眼化作又一颗球体。与之前不同,这球体中间竖向浮现出裂痕,然后睁开。

  是一枚眼球。

  随着莉薇娅挥手,那眼球的体型又再度收缩,随后便一头扎进井口,沿着杂物的缝隙钻了进去。

  很快,凝神望着空气的女士点点头,伸手拉住维克的手腕:“你最好先屏住呼吸。”

  后者来不及发问,滂湃的魔力升腾,掀起呼呼风声,转眼便有白炽的光出现在两人周身,然后,那光猛地扑向两人。

  噌!

  光芒闪烁,转瞬熄灭,连带着方才还站在井边的两人一同消失。

君子与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