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衣服逼疯了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约个地方见面

  叶池醒来的时候自己身上搭着一只手。瞬间惊醒,发现原来是陈平星。

  靠北……

  叶池一下子的惊醒也让陈平星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

  “以后少喝点酒。”叶池把靠在自己肩上的陈平星推开,自己坐直。

  “不是梦啊?!”陈平星猛的一拍脑门,“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呢。叶医生,昨晚是不是有个姑娘在雨里把伞给我了?”

  叶池看了看倚在茶几旁的那把雨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诶,好像就是那把!我要去还给人家。”陈平星也看见了伞,想起身去拿。

  “这是我的伞。”叶池淡淡地吐了几个字,伸出一只手按住了陈平星。

  “你的?你和那姑娘认识啊?”

  叶池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你身上现在穿的是我的衣服,你不是搬到我隔壁了嘛,赶紧把衣服换了给我。”

  “啊?”陈平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哦……”

  呼,还算好糊弄。

  这个陈平星,怎么又痞又呆的。

  很快心理咨询室里就只剩下叶池一个人。天花板正中是简约的又园又方的灯,叶池就这么注视着它,虽然昨夜睡的不好,却是越来越清醒。

  叶池觉得陈平星看起来好像很正常,不像是心理有问题,只想个失恋的男人。但是他又偶尔会作出类似于自虐的行为,让叶池觉得还得再观察观察。

  最近来咨询的几个患者里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季书亭和陈平星。一个状态差,一个像神经。

  像神经的当然是陈姓男子。

  但不过平日除了刘佳和患者,叶池几乎没和别人再说过话。陈平星倒是给这里带来了些生气。

  而林羽悦的案子,叶池倒不想太过涉及,他追求清静。至于元倾,就目前来看她和陈平星之间肯定有什么关联,只不过更像是单向的,难不成元倾暗恋这小子?

  眼光……蛮独特的。

  “喏,还你。”

  睡起来有些乱还微微卷的头发,灰白色的织针衫,深灰色的长裤,陈平星抱着衣服出现在门前。

  干干净净的,这套衣服倒是温柔。但不过和目前的陈平星并不相配——他放下换下的衣服后又准备点烟了。

  叶池见状干咳两声,示意这里不准抽烟。

  “好好好。”陈平星又把烟塞进口袋,“叶医生,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那个张小曼我也不稀罕了。”

  抽了烟喝了酒淋了雨,陈平星一觉醒来觉得自己好像释然了很多。

  “是吗?那就好。”

  这人说走就走说来就来,说病就病说好就好。

  好好好,你说啥就是啥。

  元倾第二天醒来发觉自己额头很烫,谁成想昨夜淋了那一段雨把自己给弄感冒了。

  哎,两年了自己还是会为了陈平星亏待自己。

  元倾从床头拿起那条红围巾围在脖子上,不知道到它是什么时候放在这的。毕竟是一针一线积累而成,它带给身体的温暖很客观。

  王桉进房间看到面颊发红的女儿连忙过去摸了摸元倾的额头:“发烧了?哎这么大了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纵是面有怒气,不久之后王桉还是端了碗药进来。

  “赶紧给我喝了,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

  “错啦,谢谢妈妈。”

  自从上大学住校以后,元倾每次都很珍惜回家的日子。大四的寒假,也是大学期间最后一个寒假,毕业之后马不停蹄地要工作,元倾觉得虽然人在成长过程中能拥有越来越多的自由和个人选择的权利,但同样也挂上了一道又一道枷锁。

  至少对于她来说是这样的,能悠闲地卧在家里沙发上吃零食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

  喝下药,手机震动了两声。

  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明天能见一面吗?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情况?突然有一阵恐慌感袭来。

  会不会和羽悦的案件有关?

  手机又震了两下。

  “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

  盯着有两条短信的短信聊天框,元倾怀疑自己是不是烧出幻觉了。揉了揉眼睛再看,短信确有,短短两句好像蕴含了很多东西。

  这种时候收到这种短信……要告诉牧野吗?

  算了,万一真的能得到什么消息,告诉牧野他要调查岂不是打草惊蛇。而且发短信的人让自己挑选见面地点,应该不会是什么坏蛋绑匪,或许是真的有事情要告诉自己。

  静静思考了一会儿,元倾拿起手机回复。

  “下午三点,角尾咖啡馆。”

  角尾咖啡馆每天顾客都很多,而且在比较繁华的地段,周围车水马龙。能保证不会被绑走,要是遇到危险了至少可以大声呼救。

  会是谁发来的短信呢?

  想不出。

  头好痛,鼻涕也开始流。元倾半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眼皮越来越沉。

  昨夜陈平星在雨中的身影模糊又清晰,元倾觉得心里阵阵刺痛。他会是因为自己淋雨吗?肯定不是。那就是因为别人?两年,他肯定也有了新的恋爱经历了吧。

  为何之前她就一次都没碰到过陈平星,可这几天已经见了两次。

  羽悦失踪后死亡,自己能感知到衣服上的情感,遇到陈平星。好像自从自己这次回家,已经接连发生了好些事情。

  要是世界上还有别的能感知衣服上情感的人来摸摸自己的衣服,肯定只会感知到无边际的难过,然后泪如雨下吧。元倾撇了撇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她觉得不好过。她难过。

  牧野在警局意外地见到了季书亭。

  “对不起牧警官,我觉得我误会元倾了,羽悦失踪那天她应该没在场。”季书亭低着头,“但是我能肯定的是,羽悦一定约了别人。”

  “是吗?为什么你能确定一定有第三个人?”

  “因、因为我看到了!”季书亭猛地抬起头,她的手放在腿上微微发抖,情绪有些激动,“对不起我之前撒谎了!牧警官,我之前说我当时去厕所回来那地方就没人了,其实去厕所前我回头看了眼,看到、看到一个女生朝羽悦走过来了……我好好回忆了一下,不是元倾。羽悦说过和元倾有约,或许应该本来是在那天之后的。”

  “这样吗?谢谢你季小姐。”牧野拿起笔在旁边的纸上写了些记录。

  “嗯,那我先走了。”季书亭说完拎着包就快步离开了警局。

  牧野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握着笔头把笔盖脱下又合起。

  这座城市有些地方又悄悄腾起雾气。

泗奚木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