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衣服逼疯了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角尾咖啡馆

  昏昏沉沉躺了一天,元倾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

  重新量了次体温,37.6,算低吧。

  元倾起床,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的衣服。黑色毛衣和红黑格子半裙,配上擦过后焕然一新的圆头小皮鞋,站在镜子面前元倾好像看到了大一时候的自己。

  怎么才大四就已经有一种饱经风霜的感觉了?

  元倾决定今天出门要漂漂亮亮的。

  花了半个多小时坐在梳妆台前,元倾好好修饰了一番自己的脸蛋。虽然元倾平常很少化妆,顶多就抹个素颜霜,但她这几年下来还是从舍友和几个朋友那里取到了一些化妆经验,再加上底子本就不错,出门前镜子里的元倾已经是个甜美可人的小姑娘了。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约我见面的人到底是谁。

  三点,元倾准时到达角尾咖啡馆。

  迈进店门的那一刻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但很快调整好了心绪。

  角尾咖啡馆里人和往日一样多,元倾环顾四周,好像每个小桌都已经有客人落座了。

  那个人在哪呢?

  突然,角落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陈平星?!

  他怎么也在这儿?难道……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会约自己的。

  元倾脑子有些乱。她重新又四处观望了一圈,除了陈平星那桌,好像其他地方的客人都是三五一起的,只有他看起来还在等人。

  真是他……?

  难道陈平星还是想和自己聊聊吗,可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呢。还好今天自己好好打扮了一下,不然都没脸见前男友。

  元倾试探性地往陈平星那边走了几步,很快她便和他对上视线。孰料陈平星看着她也是一脸懵,但同时也有些恍然大悟的成分。

  迟疑地坐到陈平星对面,元倾期待着他先开启话题。

  毕竟是他约的自己嘛。

  但陈平星并没有开口,他也在等对方开口。因为他同样是收到陌生电话的短信才如约而至的。

  两个人就这样干坐着。二人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你约我,我来了,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只不过元倾比起陈平星来说掺杂了更加复杂的情绪。两年后,自己的昔日爱人就这样坐在对面,那么近的距离,但和他之间其实早已隔了千山万水了。

  元倾觉得再这样坐下去她会忍不住哭。她很想问陈平星当年为什么突然分手,为什么一下子没有了音讯,为什么这段时间又会出现在叶池那里?

  元倾咬了咬嘴唇,努力把眼泪憋回眼睛里。

  她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但却没有问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如果你没有什么想说的,我就先走了。”

  “啊?”陈平星有些懵,他看着元倾,觉得她和那天在雨中给自己伞的姑娘有点相像,“你、你是谁?”

  “我是你爹!”

  元倾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戏弄了一番,抓起外套就往外走。当她确定陈平星不能再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悄悄地抹去眼角的一滴泪。

  然而转身离开的元倾、留在桌座上一脸懵的陈平星、元倾抹去的眼角的泪,都被在柜台正在洋装买咖啡的女生尽收眼底。

  熟悉的有神的大眼睛,她就是元倾在林羽悦葬礼那天在殡仪馆遇见的那个人。她同样戴着口罩和帽子,但款式和葬礼那天的大不相同,点了一杯冰美式。

  元倾走掉后,她快速地扫了几眼陈平星也准备离开。

  然而元倾刚出咖啡厅就迎面撞上了牧野。

  “牧野,你……”

  “我不能来咖啡馆啊?”

  “哦。”

  元倾的眼睛红红的,她不敢抬头看牧野,想绕过他离开。

  “心情不好?我请你喝咖啡。”牧野轻松挡住了元倾的去路。

  “不要。”

  陈平星从后面追了过来,也停在了门口,停在了元倾身后。

  他和牧野一下子对上了视线。

  好像突然有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元倾趁着牧野没动马上跑开了,留下两个面对面对视着的男人。

  而两个男人此刻都在压抑着内心的怒吼:

  陈平星:你谁啊,瞅我干嘛?

  牧野:瞅你咋滴。

  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女生从旁边自然地出了门,牧野瞥了一眼,又继续和陈平星对视。

  两个神京。

  牧野率先收回了眼神,大步进去点了一杯拿铁。陈平星则是一头雾水,愣愣地离开。

  这座城市今年迟迟都没有迎来自己的初雪。往年这个时候已经下了好几波了,今年的气候却是反复无常,这几天更是干干地冷。

  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女生一个人坐在长椅上,看着地上干巴巴的落叶。她的手已经冻红了,但她还是捧着那杯飘着冰块的美式。

  摘下口罩喝了一口冰美式,女生仰着头呼出一团白白的雾气。她再从衣服外套里拿出一根烟,熟悉地点燃。

  女生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是微信好友发来的消息。

  “小曼,你在哪,我来找你。”

  把烟放进嘴里叼着,女生打开手机:“我来找你。”

  “我在家。”

  “嗯。”

  张小曼掐掉烟,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条口香糖放进嘴里。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了,从掏烟再到掏口香糖,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张小曼几乎已经从元倾的神情中猜出了她和陈平星之间的一些纠葛。女人自然是更懂女人的。

  而这场看似是约定好却又有些意外的碰面,也正是出自她的手。张小曼很想知道元倾是谁,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她在乎陈平星。

  但在乎又如何呢,她现在已经是即将嫁入豪门的女人了,灭掉烟也算是灭掉她对陈平星的余情。烟她总归是要出嫁豪门前戒掉的,陈平星也是。

  张小曼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该舍弃什么,更厘得清爱和恨。只是做了决定之后往往要经过一段痛苦的时间来让自己适应伤痛。

  为什么是适应不是摆脱?

  因为世上没有如果。

  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而再也不会有和已经泼出去的一样的水了。

泗奚木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