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暗流涌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联邦国防部大楼,太空军办公区域】

  “嘭嘭嘭——”

  一阵中气十足的敲门声惊动了正在回看欢迎仪式的副处长苏权少校,他顺手关掉了转播的信息窗口,站起身整了整军装。

  “请进。”

  一位夹着档案袋的军官推门进来。苏权注意到了他以白色边框打底的中校肩章,于是主动向他敬礼。来人回礼,将夹着的档案袋放在桌上,将袋子拆开。

  “长官,特区部队的纸质版演习报告您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就行,电子档我们昨天已经收到归档了。”

  来者并没有按照苏权的安排行动,相反,他拿出文件,宣读起来。

  “苏权少校:

    因军队改革需要,现停止你作为太空军作战部第三处副处长的职务,调任你为近卫舰队第三轻巡洋舰联队少校指挥长,本调令自宣布之日起生效。”中校宣读完毕,将调令交给苏权。

  “少校,请你尽快整理好本部门资料,靳航中校将在一个小时后与你办理交接。请你在明日下午十六点之前向阮征司令官报到。”他顿了顿,视线在办公室来回扫视,似乎在寻找什么。“请问丁海德上校在何处?这里还有一份调令是他的。”

  苏权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点四十三分,第三处作为作战局的直属单位,丁海德每周三的十点半都要向局长汇报工作情况。

  “啊,中校阁下,处长他汇报工作去了,估计得一会儿才能回来,您要是着急,可以把调令放在这,我转交给他就行。”

  中校想了想,抽出了另一份调令放在了身旁的一张桌子上,然后转身打开了门。

  “那好,还有几份文件需要我去送,那就麻烦你了。公务在身,就此告辞。”

  他的手简单地在帽檐上碰了一下,迅速地离开了办公室。苏权目送他离开之后,大步走上前去,凑到了丁海德的那份调令前。出乎他的意料,丁海德的调任去向也是一样,但是出任的是第一战列舰联队指挥长。

  军队里头有不成文的规定,超主力舰的军官军衔一般高于主力舰的军官,或者在双方平级的情况下,超主力舰的军官地位也高于主力舰军官。

  十一点整,丁海德准时回到了办公室,苏权知道,接下来他会再一次整理自己的办公桌,直到文件分门别类地放好,桌面一尘不染。

  “嘿,狐狸?你不是一直想回作战部队吗?诺,机会来了,咱俩都被调回实习那个时候的部队去了,你干战列舰联队的指挥长,我干巡洋舰的。”

  苏权向丁海德指了指放在自己桌子上的调令。“狐狸”是在军校时丁海德得到的外号,当时军校学员进行红蓝双方模拟对抗,作为蓝军指挥官的丁海德总能出奇招打赢红军部队。于是,总是打不赢的红军学员就给了他这么个雅号。其实他本人挺中意。不过除了苏权,也很少有人会这么称呼丁海德。

  上校拿过调令,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扫,文件就又回到了桌子上。不过苏权并没有注意到他手因激动而微微抖动。

  “啧啧啧,三十三岁的实权上校指挥长,你小子升的真快,估计你四十几岁就能上将官了吧?”

  听到这最后一句话,丁海德明显苦笑了一下。联邦军队的高层管理者们几千年对于这些前朝子嗣们一直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旧贵族身份出生的军人在校官的晋升往往快于其他军官,但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止步于准将:军队会让那些旧贵族军官在退役时领文职准将衔作为福利,虽然广义上说,文职准将也算将官,但那些有希望成为高级将军的校级军官往往都是武官出身。 

  这几百年来,为数不多的几名,也都是抛弃了自己旧贵族的优待,从基层开始,一步一步从尸山血海里成长出来的。即使已经是后备大军区司令官的老师向联合参谋部发了好几道申请,他还是在作战处长的位置上待了整整五年。丁海德知道,这次的调动和老师绝对没有关系,他猜测这可能是上面哪一位大人物的大发善心?那自己最后究竟能走到军队的哪一级,或许只有天知道了。

  “嘿”。苏权望着发愣的丁海德,冲他挥了挥手,打趣道“你又在想什么东西?不会又有什么出格的心思吧?”

  “没有没有,你一天到晚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哈哈哈哈哈,怎么会呢,我的上校先生。话说回来,调令要求我们明天下午四点到达近卫舰队司令部驻地,土星星域特区部队的演习封锁令还没有解除,没有客运飞船的航线安排。我们只能跟着运送补给的后勤船队出发,你要是不想麻烦司令部专程派飞船来接,那我们得快点,赶上今天下午出发的那一批次。”

  让司令部派飞船来接自然是不现实的,上次近卫舰队一个倒霉的联络员因为错过了航班,回到近卫舰队的时候被阮征司令官骂了个狗血喷头的事情早在军部的机关里传播开来,丁海德才不想成为联络员第二。

大海里的树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