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暗流涌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大概就在两名青年军官奔向军港的一小时后,副总统官邸开来一辆公务车。车上下来的官员个子不高,却目光炯炯,似鹰隼一般透着一股子机警、干练却狡诈的劲儿。吴名的警卫人员一看到这位来访者,都不约而同地收起了腰挎的枪支,侍卫长恭敬地开门把他迎了进去。来人轻者熟路地上楼,推开了书房的门——副总统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

  “警务部的密探一直为联邦政府各部门所忌惮,今天你亲自找上门来,估计不会是什么好消息吧,警务总监先生?”

  饶南越总监脱下外衣,交给侍卫长,向吴名弯下了腰。

  “是的,领袖阁下,联合司令部已经下发了多项调令,把三名将官,二十名校级军官从总部机关下放到了基层部队,其中有一半的军官被调到了近卫军区。我们判断,是叶部长对我们的行动可能有了一定程度的察觉,此次军队的人事变动,应该是冲着您来的。”

  吴名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诧异与慌乱。相反,他的脸上展现出一抹得意。

  “哈,我亲爱的饶总监阁下,这一次你们的警务部可是输给我了。这事阮征已经告诉我了。那些少将和准将并没有被授予指挥权,那些上校想彻底掌握部队,还得过几年成了准将才行。我们刚把阮征扶上近卫舰队司令官兼近卫军区副司令官的高位,几个小小的少将又能翻起什么大浪呢?”

  “领袖”总监迟疑了一下。“您知道新任的近卫舰队战列舰联队长吗?”

  吴名没想到警务总监会向自己点出这么个小角色,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向我介绍一个校级军官?这样的军官在部队里一抓一大把,我哪来那么多精力去管那么多。”

  “不不不,领袖,这位年轻的上校名为丁海德,后备军区司令官斯坦霍夫将军正是他在军校时的系主任。将军此前多次向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要求,把他的这位学生调到后备军区,作为后备舰队参谋长使用。我们统统给否决了,这是您做过指示的,要给后备舰队的提案制造一些阻力,就都以‘跨级提拔’的理由给他踢了回去。这次叶部长点名要他去近卫舰队,不涉及跨级提拔的问题。我们没办法从中作梗。但对比此次被调离的相同职级的其他军官而言,他实在是太年轻了。”

  总监的话被粗暴地打断,副总统的话在他听来甚至有了几分嘲讽的味道。“你想向我表达什么?这个丁上校,他的升迁存在一些不公正的问题?暗示斯坦霍夫将军和叶部长进行了一次人情交易?你要知道,李总统已经发话,军事改革由叶部长全权负责,他现在大权在握,你这个理由是肯定扳不倒他的。我知道他上次把你的副总监狠狠羞辱了一顿,这么快你就想扳回一城了?现在跟他正面对抗,我们讨不到哪怕一点点的好处。”

  吴名意识到自己的话恐怕有几分伤了总监的面子,便话锋一转,自顾自地安抚道。“那么小心眼干什么,不过一时的猖狂罢了。等李思夏一死,我接了总统的位置,大业的实现指日可待。那时你就是新帝国的内卫元帅,总管军队和警察部队,又何愁这种问题?”

  总监哭笑不得,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的这位领袖又一次陷入了妄想。吴名到底是年少得势,性格实在是自信得过了头,以至于称得上有些自负。这种自负总一天会害了这小子。若不是裴老太爷的授意,他们恐怕不会奉这么一个疯狂的家伙为领袖。毕竟,政务卿黄睿看上去也好像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领袖,错了,您的关注点错了。这位丁海德上校,他是一名享有伯爵爵位的旧贵族。按理说,旧贵族军官应该在中校的时候就被调去参谋总部,在那里干上个四十年后再去文职机关,以二级技术参谋(文职少将)的身份退休,虽然相比正常的晋升长了至少十年,但只要没有大的错误,他们将军的身份是确定的。”

  “可是,这位丁海德,他中校和上校的任期均是在太空军作战部里度过的。现在,又被调到作战部队当实权联队长。已经突破了传统。那只有一个理由,这名年轻人极有天赋,也必然会前途无量。我看,是不是应该想办法拉拢一下?斯坦霍夫和后备军区毕竟在河西星区,阮征怎么着也是他的直属上司,这些旧贵族一贯强调阶级等级,比起远在天边的斯坦霍夫,我觉得他不会忽略阮的拉拢。”

  副总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就此终止这个话题。“好了好了,我会给阮征下个指示的,但是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联邦三百年的内战,他们这些旧贵族就为了为了所谓的荣誉,不管老百姓的死活,维持着中立。我是不相信那小子会偏向我们,你就更别指望他能听我们的话,他能不给老阮使绊子就已经是谢天谢地。”

  饶南越低下头,怔怔地对着吴名发呆,没有在意到副总统又在絮絮叨叨地重复“Z计划”的内容。有那么一瞬,他很想就此告辞。反常的人事调动,代表着这个丁上校恐怕是叶希平布下的一颗棋子,以后将在不经意间起作用。裴老有如此之能量,和这个政治青年的信任又是双向的,自己为什么不去直接找这位老太爷,而在这儿几乎是浪费时间般地劝告这位领袖?

  吴名注意到了饶南越的走神。他略带愠怒地用指关节地敲了敲桌子。清脆的敲击声沿着空气的振动很快到达在了房间的另一端。但是警察总监没有丝毫反应。吴名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带着严厉的口味开始了责备。

  “老饶,我说你也是政府里的老人了,工作一向很可靠,这段时间是怎么了?能不能专注点?‘Z计划’你交给谁去办了?”

  被吴名如此一激,饶南越从思考状态猛然清醒过来。不过,思维的调动没有跟得上吴名的怒火,他只得一边赔上笑脸,一边飞速回想着自己的工作安排。哦,想起来了。“Z计划”让一个姓齐的心腹主管了,这个小齐是自己最看好的一个部下,个人能力很优秀,是当年的“先行者计划”候选人之一,排名也很靠前。可惜最终选拔的方式过于惊世骇俗,更可惜这个年轻人没有跳出思维的笼子,与人类的英雄失之交臂。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Z计划”要求警务部与自由共和军这对天生敌对的政治力量合流,在联邦首都最为中心的街区上策划一起袭击。国家的暴力机关和反对武装携起手来,其目只是为了消灭特区的孙跃洲区长。这种行为简直耸人听闻。还有那句“不计一切代价”的狂言,解除了最后一寸约束,天晓得这些“前恐怖分子”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如果计划当真实行,小齐必然是组织选定的牺牲;不止小齐,警务部的一大批人恐怕都要倒霉,连自己这个一把手搞不好都要问责,撤职,下岗!这种情况决不能发生,警务部最多在暗中提供支持,合流的计划,必须要掐死在胎腹中!

  “我的领袖,经过思虑,我在此恳请您收回成命!我们无法同时是既有体制的破坏者和新体制的制定者,这样就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您刚刚才说的,‘不要那么心急。’那我们又为什么急于取孙跃洲的命呢?我不知这位孙区长犯下了何种罪过,必须用命来赎罪。但是,我不同意警务部直接插手此事,更不同意成立部门来收编自由共和。我相信您的能力,一定有其他的办法来办成这件事;我也知道,这件事干成了,警务部对组织是又立了大功一件。但是警务部不想得这样的功劳。而且,怕是裴老太爷也不会同意您的计划,您要是坚持合流,就请撤我的职好了。”

  岂有此理!吴名差点没掀了桌子。饶南越的造反始料未及。正欲发作,他发觉了事情的异常之处。能让这位极度渴望进步的警察总监不惜以政治前途为代价都要死命反抗,那就只能说明,办成这件事的好处远不及带来的坏影响。而且能支撑他站出来与自己作对,那看来老爷子是站在他那一边了。这个该死的老头子,早不管晚不管,就非得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插上一脚吗?

  只是,老头子的势力是他政治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恐怕不能再这里翻脸。既然饶南越不敢做出政治冒险,在最后时刻选择了退缩,那就随他去吧。但是警务部肯定不能让他们在干岸上看热闹。略一思索,他的心里有了对策。

  “也是,仔细想想,你们的主要作用是维稳,让你们出面的确不妥。那就这样吧,我去联系郭贞局长,不过,希望警务部能尽量配合联邦统计局的工作,毕竟前期的准备是你们搞的,把需要转接的东西处理好。之后呢,你们警务部就全程跟进吧!郭贞这家伙跟我是大学同学,他的性子太急,往往为了目标不顾一切,你就拽拽袖子,把他往回拉一拉。”

  看着嘴角带笑的吴名,饶南越不禁对这位曾经的学生的成长啧啧称奇。多是一场精妙的安排啊,前脚才说的“不计一切代价”,后脚就调来了拼命三郎。郭贞是个把地球炸了也要完成任务的主儿,能不让警务部露面已然是能争取到的最好条件了,自己就等着到时候给统计局擦屁股吧——反正已经司空见惯了。只是,他从这一抹笑中发现了危机,属于自己和警务部的危机:郭贞能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是不是也能爬上自己爬不上的位置?那么同理,统计局和警务部,在新千年到来后,谁又该统领谁呢?

  这个问题总监自己也想不出答案,在拿起衣服告辞的时候,他悲观的想,自己有老太爷的护着,大概不至于沦落街头吧。

大海里的树叶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