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骸行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5章 HR组织

  这几天林也一一直留意着档案管理借阅的信息,但是却始终没有发现“蔷薇”的字眼,这会儿车里的广播说道:

  “本市网监局局长张之洞的长子,张维维因私藏秘密文件、勾结自由兵团以间谍罪被判终身监禁。”

  据江队说,张维维的罪证藏的位置极其隐私,侦破过程十分不易。但是本来应该是死罪,考虑他还指认了当年杀害江爸的凶犯,勉强减刑到终身监禁,虽然过程曲折但是还算善了。

  刚把车停在酒吧停车场,本想放松放松的林也一,突然收到Ann的提醒:

  【注意,后面三个来者不善,义体权限等级:神域!】

  他假装不经意地,径自朝酒吧走去。

  却被一个神秘人拦住了:

  “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你不需要认识我们。”

  “那我怎么跟你走啊,你也不讲理啊,你们说是不是?”林也一说着,就借机朝另外两个人又看了看。

  与此同时暗自运力,肾上腺素飙升,准备先做掉眼前的。

  【三人的义体率高达70%,十分危险!】

  “那就别怪我们了。”说罢,三人身形一低,如同导弹一般冲了过来。

  林也一突地跳起老高,抓住消防梯,双眼开启超负荷运行,每秒帧数超越常人1000倍,时间仿佛已然停止。

  双腿一蹬整个人如鹰一般,俯冲猎物。

  瞬间N多次出手,均打在了义体关键部位,虽然无法黑入,但是其结构还是一清二楚。暴力摧毁刚才问话的那位后,只觉头脑一阵眩晕,四肢酸痛不已,处理这么多帧的世界信息,可不仅仅是眼睛有负载。

  毕竟,想在“静止”的世界移动,对自己的体力消耗也是惊人的。

  那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还冲过去要干掉目标,下一帧同伴已经碎了一个。两人急忙双手撑地,一个空翻,便停住了。

  两臂kingkang两声,各弹出一把匕首护在面前,那匕首泛着莹莹绿光,照出他们的样貌。

  这些人的外表都差不多,绿色的眼睛,白色的面罩,胸口一个绿色的涡轮样的装置随着呼吸绿光忽明忽暗,下肢护胫的部分也装了绿刃,想必也能弹出来。

  林也一慢慢弯腰从一地碎片中,掰下两柄匕首,也跟他们摆出了一个姿势,按兵不动。

  其实他慢条斯理的主要不是因为从容,而是想趁机缓缓,妈的脑子里直到现在还是有点昏。

  他两眼盯着他们的涡轮心口,又看两人正用匕首叉在胸前,已经明白要害之所在。

  “我最后问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

  “上!”

  二人不由分说,Z型冲刺了过来,时而交叉,时而分散。

  也一再次想提高双眼的帧数,却被痛的无法进行,只得勉强提高到一个可以看清他们的程度。

  几番交手,互有吃亏。

  林也一心想这也不是办法,这么耗下去,自己必然是撑不住的。心一横,忍着剧痛,再次提高功率。

  只见他的皮肤肉眼可见的透着红光,仿佛在剧烈地燃烧着生命一般。又是一瞬间,消失了。

  夜,又宁静了下来。

  安静的街道慢慢铺满洁白细腻的雪,垃圾桶里的老鼠在一堆破碎的义肢里,舔舐着血与机油。

  “Ann,我的身体,还能变得更强大吗?”

  【不能变强,也不能变弱,你拥有的,只有永恒。】

  他在车里累到不想动弹一点,几次三番被体术型敌人逼到绝境,虽然总能化险为夷,但是却让他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而且,这几个敌人更是夸张,连义体都破解不了。到家洗去了自己的伤痕,躺在床上,拿出刚才几个人的颅内芯片。

  “HR?”这几块芯片上,都有HR两个红色字母。

  【HR是公司的一个组织,据说是专门抹除内部不和谐因素的杀手。虽然是直属于宇文策的部门,但是也接受来自于暗网的悬赏。】

  他想看看他们的记忆,看看到底仇家是谁。

  【神域级别,无法暴力破解。其实也能破解,但是估计要高负载占用资源,长达10几年时间。】

  “那就不行了。哎,你说,这个神域,会不会也是骸造出来的?”

  【很有可能,其实第一次遇见神域的墙,我就有种熟悉的感觉。可能我们源自一体。】

  “那ta岂不是比你算力还高?”

  【那也未必,我做个墙的话,ta破解估计要100年。】

  “好好好,你最强。”

  【本来就是~】

  正在说笑间,有人按了门铃。

  他马上警戒了起来。

  “我,李玲。”门外响起熟悉的声音。

  “唉你没事吧,怎么看起来这么疲惫?”李玲若有所查。

  “啊,累了而已,进来吧。”

  捧着手中的热牛奶,桌边的李玲问道:

  “我爷爷说,最近Old York也要有大事发生,内个……”

  “我,我们家决定搬到南方,我姨妈家在那边产业也不小,你……”

  她说着,不安的小手握着杯子,好像有什么事不好开口。

  “搬到南方好啊,那边安全些,我听说信长国的童颜野舍施加了相当大的压力,似乎这几天真的要开战了。”

  “你也跟我们过去,好不好?”李玲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

  “我这边还有事,不能过去。”他现在正被不知名的仇家盯上,跟着李家在一起,保不齐会连累他们。那些人的手段对他讲都是相当危险,更何况李家这些普通人。

  而且他也知道他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那我们,……”她说着便哭了起来。

  “春天最美,”林也一抬着她的下巴,“我最喜欢春天,你到南方,春天我就过去找你。”

  她抱着他大哭起来,然后又蠢蠢欲动地,解开了他围在腰上的浴巾。

  他没有躲避。他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对不起。怎么样,才能偿还一段无法兑现的爱情。

  阿拉斯加监狱,重犯区。

  “维维姐,你怎么也来了。我们都挺想你的啊。”

  “是啊,我记得,当年就是你一手办的我的案子啊。”

  “你不是还说……”

  “哟?他原来下边是这样的啊,我草,真是难怪是维维姐啊?哈哈哈哈”

  一帮同样是无期的犯人,此时对他展开了无情的蹂躏。

  张维维心想:“林也一,老娘出去,一定要弄死你!”

巴德一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