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骸行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9章 兽娘老师

  【是的,狼毒,但是好在躲避及时,所以剂量不多,已经处理好了。】

  林也一再定睛看向眼前的老者,已然有点心生畏惧了,虽然刚才的对打中,自己屡屡占得上风。

  但是想到此时面对的不再是个狠人而竟是个狼人,这一点的变化,可绝不是一点点的变化。

  跟怪物打架,和跟老头打架,能是一回事吗?

  小心打量起对面的老头,只见他仿佛极其痛苦一般,双手抱头,呜咽哀嚎。

  心说自己该不会刚才下手太重了,对面要他加倍偿还了吧?这可不怪他啊,都是为了替艾克报仇啊,冤有头债有主。

  正想着,只听嘭的一声!

  那老者竟然扯碎了自己的面罩!

  此时的他大口大口地吸食着氧气。

  本来骨瘦如柴的身躯,竟然在一点点变大!

  脸上更是狰狞可怖,那猩红的双眼,皱怒的鼻子,拉丝的唾液,嘴里,渐渐变长的獠牙!

  而原本古铜色的皮肤上,居然开始长出灰黑的毛发!

  林也一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惊骇不已,甚至都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

  突然,只觉全身被一道身影笼罩,从林也一背后跳过去一个庞大的身躯,正是那一言不发的库巴。

  他从腰间掏出一个红色的项圈锁在了卢卡的脖子上,启动了什么开关一般,原本还在用力挣扎的卢卡就这么昏过去了。

  又见他拿起一旁的外套,盖在了卢卡的身上,起身走到了林也一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林也一。”

  随后库巴从后腰掏出一只匕首,林也一见状向后一跃,摆起了架势,他自是以为库巴要为卢卡讨个说法。

  可库巴却没有向前半步,只是用匕首在自己的掌心划了一道,摊开一掌鲜血,朝林也一慢慢伸了过来。

  空气静止了半分钟,一个壮汉伸着带血的手掌,一个懵逼少年,盯着他看。

  “额……没反应?”库巴像是在问林也一,又像是在问自己。

  “什么反应?”

  “没什么。愿意加入我的兵团吗?”

  林也一没懂他要干嘛,但是,自己能靠近库巴,却正是自己此次来的目的。

  “给多少钱啊?”也一欲擒故纵。

  “给你留个命。”库巴说的很干脆。

  “啊?”

  “你已经看到了卢卡的样子,我是不能放你走的,你要是不加入,就不要怪我了。”

  说完,库巴摘下面罩,咧着嘴,呲着牙,双手也用力的撑开在身体两侧,嗷嗷地模仿着卢卡变身时的样子。

  “呵呵,你当我是吓大的吗?加入就加入!”

  “……”库巴一时间没有想到这林也一能用最狠的气势说最怂的话。

  “不加入的话,你也要变身的吗?”林也一问道。

  “我不会啊,不过,即使会应该也没必要吧。”说完又低头看着林也一。

  “擦……”感觉自己不仅被摆了一道,同时也被鄙视了一道。

  “你的功夫不错啊,哪里学的?”库巴一边招呼院外的手下把卢卡抬走,一边又派了几个人“耐心地”邀请加纳也入团,完事才漫不经心地转过头问着也一。

  “啊,自己瞎捉摸,没跟谁学过。”林也一略带得意地回着。

  “确实,多余的动作有点多。你还不够静。”

  “哈?”林也一听得似懂非懂,又问道:

  “那要不你教教我?”林也一只和卢卡交过手,虽然有自信拿下,但是如果他变成狼,那自己还不敢说稳胜。而此次任务的目标是刺杀卢卡的老大,库巴,更有必要摸清他的底细。

  虽然刺杀和比武不同,可以趁其不备,但是,了解越多,把握越大,而且,这任务又不是非要做——为了钱把命搭进去的事,谁会做呢?

  “最近要有一场硬仗打,你要是能活下来的话,我就教你。当然,前提是我也能活下来的话。”

  库巴说完,就朝院外走去。

  林也一却呆呆愣在了原地,连库巴都拿不准自己能不能活下来的战争?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颤抖的双手,回想着刚才的战斗,那种紧张、兴奋、刺激的感觉简直回味无穷。

  “这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战争呢?有意思。”充满期待的林也一不禁自问。

  夜,库巴将军所统领的“利爪兵团”营外,篝火迎新宴。

  “哈喽呀各位新朋友,我叫瑞贝卡,未来的三年,将由我负责你们的新兵教学的主要内容,你们可以理解为班主任。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老师,你这个耳朵毛茸茸的是真的吗?”一个喝的有点醉的老兵问道。

  “尼尔!你少给我废话!”兽娘老师气的耳朵动了动,显然是熟人揭了短。

  【瑞贝卡,利爪兵团新人班主任(也是她当老师的第四年),身高164cm,三围89\65\91,无法完全变成人形,留有棕白色兽耳。】

  “挺有意思。”

  看着吵闹一团的成员,林也一觉得这里的气氛其实还不错,跟任务里描述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以及强制压榨人民劳动力的形象,有些不符。心下有些疑问,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

  嬉闹的人群围绕着篝火唱跳,有些酒力不胜的人已然醉倒,林也一起身独自走了出去,他其实挺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只是不怎么喜欢自己也置身其中。

  坐在一根巨大的树桩上,他拿着酒,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

  突然背后一只柔软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下意识地猛然站了起来。

  “哈哈哈哈,瞧给你吓得,我还能吃了你呀~”醉醺醺的瑞贝卡,眼皮半睁,小脸红红的。

  “来来来,坐坐坐,我跟你说,噢,我这个耳朵,是真的变不没,我也不想啊,他们老笑话我,你说,你说烦不烦,啊?”她一边醉意浓浓地一把将林也一搂了过来,挨着她坐。

  “那你说,又不是我的问题,我能怎么办?我这个耳朵,是真的变不没啊。”

  “嗯,不怪你,不怪你。不过,其实这样也挺好看的啊我觉得。”林也一哄着,不过,他倒是真觉得,有两个这样的耳朵,挺可爱的。

  瑞贝卡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然后又笑得十分狡黠:

  “你小子,你玩的挺大啊你,你要泡我是不是,我告诉你噢,我你可招惹不起,我是……”

  没等说完,就靠在林也一的肩上,睡着了。

  她的耳朵毛茸茸地恰在林也一的脖颈间,时而动一动惹得林也一心里痒痒的。

  毕竟是酒后,且又刚刚扩充了全身的血管……

巴德一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