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星蝴蝶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张良计,过墙梯

  夜已深。姑苏城外十余里外,有个小小的酒铺。

  如此深夜,酒铺当然早已打烊,但路上却忽然有一骑快马奔来,马上人骑术精绝,要马狂奔,马就狂奔,要马停下,马就停下,马在酒铺门外停下时,人已下马。

  人下马时,酒铺的门就开了,从门里照出来的灯光,照上了他的脸,是一张苍白的脸,非常清秀非常安详,甚至显得柔弱了些,但一双眼睛出奇的坚决而冷酷,和这张脸完全不衬,却是律香川。

  如此深夜,他为什么忽然到这种地方来?他应该在快活林的,为什么要连夜赶到这里来?

  开门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短衣直缀,满身油腻,任何人都可以从他的装束上看出他是个小酒铺里的小伙计,他的脸方方正正,看样子并不是个很聪明的人,但神情间却充满自信,一举一动都很沉着镇定,举着灯的手稳如磐石。

  他叫夏青,是律香川在这一生中最信任的人,甚至没有之一。律香川叫他在这里开个小酒铺,他就在这里开个小酒铺。

  桌上摆着酒莱当然不是平时给人们吃的那种酒菜,莱是夏青自己做的,酒也是特别为律香川所准备的。

  律香川还没有坐下,就将桌上的一壶酒对着嘴喝了下去,若是别人看到他这么喝酒,定会觉得惊异,但夏青却已看惯,他常常看到律香川在这里喝得烂醉。

  这时远处忽然又有蹄声传来.来得很急,律香川眼睛一亮,吩咐道:“快去多准备几副杯筷,今天还有客人要来!”

  夏青并没有问这客人是谁,因为律香川到这里来喝酒的时候,客人总是那同样的一个,根本就从没有请过第二个客人。

  那人一共也只来过两次,每次来的时候总是用黑巾蒙着面目,连喝酒的时候都不肯将这块黑巾摘下来,夏青连他长得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知是个男人,年纪好像已不小,说话的声音很有威严,身材也很高大壮健,但行动却非常轻捷矫健。

  蹄声急骤,最少有三骑,果然,三人推门而进。

  为首一人,便是以前来过的那人,脸上还是蒙着块黑巾,只露出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你只要看到这双眼睛,就能看出他一定是个地位很高,时常命令别人,却不喜欢接受别人命令的人,身后跟着的两人,脸上也蒙着黑巾。

  放下新准备的杯筷后,夏青就立刻知趣地退回到后面自己的小屋,因为律香川从来不让自己参与他的事情,从来不。

  “律香川,你胆量不小,竟然还敢来见我?”为首那人,刚一坐下,便出声喝骂道。

  另外两人,一人在那人右手边的凳子上坐定,好奇地打量律香川,另一人则站在那人身后,眼露凶光,瞧着律香川。

  “屠坛主,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还是摘了你的黑巾吧,连这点胆量也没有,还谈什么杀万鹏王。”律香川毫不在意两人的恶意。

  为首那人恨恨“哼”一声,顺手将蒙着的黑巾扯下,正是屠大鹏,另外两人见状,也扯下黑巾。

  律香川不去看屠大鹏愤怒的脸,凝目打量另外两人,屠大鹏身后那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没见过,也不认识,不过看模样,倒和屠大鹏有几分相似,八九不离十是屠大鹏的儿子,而屠大鹏右手边的这人,自己却是识得。

  “断坛主,久仰久仰。”律香川施礼,笑道。

  这人正是断鹏,至于另一人,则是屠大鹏的儿子,屠小鹏。

  断鹏神色颇为不自在,只拱手笑笑,却不说话。

  屠大鹏道:“律香川,我问你,那日,你为何要加害我。”

  律香川苦涩一笑,道:“你有见过不惜拿自己性命去害人的吗?那日,我何尝不是九死一生。”

  屠大鹏沉吟半晌,道:“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这倒也是。”

  随即又奚落道:“那你如今岂不是一无所有了?如同一只丧家犬。”

  说着,哈哈大笑,站在他身后的屠小鹏也跟着父亲大笑,丝毫不掩饰幸灾乐祸。

  律香川对此无动于衷,道:“我此番约你前来,是为了助你杀万鹏王的,不知你可有兴趣听。”

  屠大鹏与断鹏隐晦地对望一眼,脸色郑重地看向律香川,万鹏王在他们心目中,一直都是天神一样的存在,现在却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轻描淡写地说要杀了万鹏王。

  屠大鹏并不是笨蛋,律香川没理由平白无故帮他,道:“什么条件?”

  律香川道:“我助你杀万鹏王,助你成为十二飞鹏帮的总舵主,作为条件,你要帮我杀孙玉伯。”

  屠大鹏摇头道:“凭你我的身手,杀不了孙玉伯,只能是白白送死。”

  律香川道:“没错,仅凭你我,确实杀不了孙玉伯,说句不好听的,哪怕加上断坛主和你身后这位,也不过是多死两人而已。”

  屠大鹏不解,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律香川忽道:“你们进来。”

  话音未落,四个身影蓦地从窗外窜了进来,落地无声,身法之矫健、怪异,饶是屠大鹏,也不由暗暗称赞好轻功。

  断鹏心头却是一怔,从四人的气息判断,四人竟然都是远在自己之上的一流高手。

  律香川续道:“再加上他们四人呢?”

  屠大鹏沉吟道:“怕是还不够。”

  律香川道:“再加上金银二鹏呢?”

  屠大鹏道:“武道宗者又如何,算上你我在内,八位一流高手,耗也耗死他,可是,金银二鹏怎么会同意和你我联手?你究竟什么意思?”

  律香川缓缓道:“初七正午,孙玉伯会出其不意的带人杀上飞鹏堡去,到时候便是你我的机会。”

  屠大鹏摇头道:“飞鹏堡如今铜墙铁壁一般,凭他孙玉伯一人,如何能闯得进,他虽是武道宗者,但也不能同时对付成百上千的好手,简直是去送死!。”

  律香川道:“不止他一人,还有七十名死侍,当然,以孙玉伯的作风,暗中可能还会有别的安排。”

  断鹏突然插嘴道:“我知道了,飞鹏堡堡后有片峭壁,他一定是安排了别的人从后山爬上去,意欲抢攻飞鹏堡的后部,好令我们首尾不能兼顾,好个孙玉伯,果然狡猾。”

  律香川眼前一亮,道:“想必就是如此。”

  屠大鹏皱眉道:“这与杀万鹏王有何关系?”

  律香川续道:“这四位,可都是江湖中少有的几位可以媲美韩棠的顶尖杀手,而你这次,就带了他们回飞鹏堡,等待初七那日到来。”

  屠大鹏眼前一亮,道:“你的意思是...移花接木,祸水东引?”

  律香川点头道:“就是这样,待初七正午,孙玉伯进攻飞鹏堡之际,就由他们四人趁乱杀死万鹏王,到时候再把杀害万鹏王的罪名都推给孙玉伯。到那时,金银二鹏定然要为万鹏王报仇,我们便可呈八人合斗孙玉伯之势,再加上飞鹏堡的成百上千的好手,孙玉伯必死。事后,以你在飞鹏堡仅次于万鹏王的声望,总舵主之位非你莫属,如此,你名正言顺当上总舵主,岂不比篡位来的更服众。”

  屠大鹏抚掌笑道:“好,就如你所说,先杀万鹏王,再杀孙玉伯。”

  律香川不动声色,眼睛却更亮,这是他唯一翻盘的机会,唯一的机会。

  屠大鹏续道:“律香川,我现在才发现你最大的长处,就是无论做什么都从不只替自己着想,你若有肉吃,我一定也有。”

  律香川微笑道:“一个若只顾着自己吃肉的人,往往连骨头都啃不到。”

  屠大鹏道:“今天是初四,距离初七也只有三天了。”

  律香川道:“三天并不长。”

  屠大鹏笑道:“我连三年都等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再等三天?”

  这般商议了数个时辰,直到云淡星稀,夜已将尽,众人才离去。众人前脚刚走,就有一个身影从酒铺闪身而出,以迅捷无比的速度朝着姑苏城西南方向去了,身法之快,不在后出现那四人之下,若是律香川见到这一幕,一定会瞠目结舌,他从来不知夏青会武功。

  小小酒铺,再无一人。

  ————

  “拜见公子。”

  一位少年郎,拜倒在罗成面前,泣不成声。

  罗成上前扶起,然后,将腰间碧绿色的翡翠玉箫摘下,递给少年,温和道:“以后还由你为我持箫,可好?”

  少年伸双手接过玉箫,应道:“是,公子。”

  春燕持剑背匣,笑意盈盈的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持箫少年,眼眶湿润。

  晨曦下,两位少年,模样一般无二。

太乙摘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