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星蝴蝶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他们已在飞鹏堡左近埋伏了两天,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即便是堡中那些出入频频的江湖高手,也没有,他们这伙人,有高有矮,有老有少,从他们的衣着上看来,身份也显然不同。

  但他们有一点相似之处,那便是他们都很沉得住气,两日来,他们神色安详,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子。

  除了偶尔吃喝随身携带的干粮、清水,甚至都不说只言片语,他们到此只有一个目的,他们要依从他们最尊敬的老伯的命令,在初七正午,也就是今天正午,向十二飞鹏总舵所在的飞鹏堡发动攻击。

  时间一点点过去,头顶的太阳越来越大,正午很快到来,原本戒备森严的飞鹏堡正门处此时只留有稀松二十余人负责看守,其他人则都换班吃饭去了,他们完全没必要担心,会有人活得不耐烦,来十二飞鹏帮的总舵撒野。

  蓦地里,一声雄浑的号角声响彻天际,远远四散传开。

  “行动!”一人森然道。

  众人按照计划,分别向飞鹏堡杀去,不一会儿,惨叫声、喝骂声、兵器撞击声,此起彼伏。

  号角声响起的同一时间,飞鹏堡堡后,又有一伙人,迅捷无比地从堡后的峭壁攀援而上,这伙人,和抢攻飞鹏堡正门的那伙人不同,除了为首的一人,其余众人,尽皆身穿清一色赤色劲装,腰悬清一色制式单刀,一个个都十七八岁年纪,目光炯炯,杀意凛然,手臂裸露处,赫然纹着一只张牙舞爪的猛虎。

  为首之人,是老伯最忠诚的朋友——易潜龙,至于其余众人,显而易见,正是易潜龙亲自为老伯训练的一组新生力量——虎组。

  飞鹏堡议事厅大堂之上,万鹏王不急不缓地问道:“断鹏,外面是怎么回事?”

  断鹏前脚才踏入大堂,万鹏王的问话便传入耳中,顾不得施礼,忙回答道。

  “启禀总舵主,有人擅闯我飞鹏堡,手下弟兄已经和他们交上手了。”

  原本,吃过午饭的万鹏王,在堂后的卧榻上正欲小憩,阖眼还不到一盏茶时间,猛听到正门处传来的嘈杂声,顾不得继续小憩,起身回到议事厅,金鹏、银鹏此时也闻讯赶来,还未坐定,正值断鹏赶来,便即寻问缘由。

  万鹏王又道:“对方都多少人?”

  断鹏道:“来犯者约莫六七十人,有老有少,身手都不弱”

  万鹏王道:“可知道对方的来历?”

  断鹏道:“属下失职,一时还不能确定对方的来历。”

  万鹏王悠悠道:“除了孙玉伯,谁还有胆量敢来飞鹏堡撒野。搁在今天之前,有谁能想到,这老家伙如今也会有需要鱼死网破的一天。”

  万鹏王道:“断鹏,你这就调集堡中所有好手,去绞杀来犯的宵小,直至孙玉伯露面。”

  断鹏应道:“是。”

  说完便转身离开,调集了堡中所有好手,一涌而出,去增援正门。

  万鹏王看向左下手的金鹏,道:“金鹏,此事你怎么看?”

  金鹏进议事厅坐定后,除了偶尔和银鹏眼神交流,便一直在思量这件事,此时听到万鹏王问自己,拱了拱手,说道。

  “总舵主,孙玉伯眼下情势虽然已到了鱼死网破之际,但此人行事向来周密,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除了正门用来诱敌的那些人,想必还有别的后手,而他本人,则一定会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出现,至于是什么方式,属下一时间也没想明白。”

  银鹏郑重其事地点头道:“没错,总舵主,孙玉伯定有后手,我们不得不防。”

  万鹏王点头道:“我从来不小觑我的对手,这次也是一样。”

  话音未落,后山处喊声大作,声音由远而近,速度极快,议事厅中三人听得分明,金鹏登时恍然,说道:“孙玉伯打的好算盘,想前后夹击,一举劫灭我们。”

  银鹏则脸显怒色,道:“眼下帮中好手都集中在正门,后山这伙人无人拦阻,这般长驱直入,转眼便可与正门处那些人前后夹击,合围之势若成,我们会很被动,这可如何是好?”

  万鹏王握了握拳头,沉声道:“金鹏、银鹏,你俩这就带着所有护卫,先去后山拦阻,我稍后就到。”

  金银二鹏顾不得施礼,忙率领议事厅中负责总舵主安全的护卫二十人,飞奔向后山而去。

  待二人远去,万鹏王爽朗一笑,说道:“果然好算计,都出来吧。”

  五人从不同方向应声而出,为首一人,万鹏王识得,正是自己手下权势第一人的屠大鹏,至于其他四人,他一概不识,但从四人流露的气机可以判断出,这四人都是当世一流高手,而且每一个都杀气极重,死在每人手下的,少说也有四五十人。

  万鹏王佯装不知,问道:“屠大鹏,你不去对付进犯的来敌,来此做甚,还有,这四人似乎并非我帮中之人。”

  屠大鹏只阴恻恻地笑,却不回答,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姿态,手持铁鞭慢慢接近万鹏王,同一时间,其余四人同时以极迅捷的身法扑向万鹏王。

  万鹏王叹道:“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飞鹏堡中,场面仍旧混乱,虽然有断鹏率众及时增援,但仍难以难以奏效,来犯之人武功都不弱,往往一人同时对上两三人,也不落下风,而且个个以死相拼,不仅未能如愿在飞鹏堡外将来犯一网打尽,反而被一股脑冲杀进飞鹏堡内,好在飞鹏堡中驻守的十二飞鹏帮帮众人数众多,足足数百人,且都是帮中精挑细选的好手,时间一长,来犯之人的势头便渐渐不如当先。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来犯的伤亡也开始渐渐增加,已有二十余人或重伤或死,轻伤更是每个人都难以幸免,眼见再过不多时,就可将来犯之人歼灭,十二飞鹏帮众人都不由得振奋起来,大有一鼓作气之势。

  忽听得后山处喊声大作,一时间都有些不明所以,彼此顾盼左右,眼中都是疑惑,然而疑惑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他们就豁然开朗。

  声音来处,遥遥可见一片红云,红云移动的速度极快,转眼便近,此时众人方才看清,哪里是什么红云,分明是一群清一色赤衣持单刀的年强武者。

  这伙人,直扑十二飞鹏帮众,人数不少,足足一百零八,正合天罡地煞之数,出手狠辣至极,倒不像是人,更像是一只只猛虎。双方只一个照面,就将措手不及的飞鹏帮砍翻数十人,而且刀刀直往致命处招呼,倒地来不及呻吟便即殒命。

  红云之外,还夹杂着身手、轻功都快捷无与伦比的三人,这三人正在相斗,打的难分难解,这三人中,一位约莫五六十岁,头发花白,手中长剑剑风凛冽,另两位则是两位相貌有几分相似的中年汉子,两人分别持刀,一金一银,双刀配合极是巧妙、周密,一人攻,另一人则防,如此反复变幻,毫无破绽,这三人正是带队上山的易潜龙,和金银二鹏。

  见两位坛主尚且拼死相斗,十二飞鹏帮众人再顾不得藏私,纷纷使上全力对敌,仗着人数,渐渐也稳住阵脚,双方大乱斗的规模愈发大了,飞鹏堡处处可见厮杀的场面,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断鹏作为总指挥,一时间也狼狈不堪,虽然这些人论单个身手,倒还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架不住对方络绎不绝的扑杀,有时甚至是数人同时夹击自己,好在有身边之人每每在危急关头出手相助自己,才让他得以幸免受伤。

  他刚刚砍翻一名渔翁装扮的白须老者,此人内功深厚,身手也着实不凡,隐隐还要高过自己一筹,若非身边小厮装扮之人巧施暗器相助自己,此时被砍翻的或许就是他自己。

  断鹏见身周暂时无人,这才长吁一口气,对身边的小厮低声说道:“屠大鹏那里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莫不是被总舵主察觉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那小厮沉吟片刻,道:“金银二鹏眼下被易潜龙绊住脚,有那四人和屠大鹏同时出手对付万鹏王,断然没有失手的可能。”

  那小厮续道:“除非...”

  断鹏忙道:“除非什么?”

  那小厮顿时脸色苍白,阴鸷道:“断坛主,万鹏王当真只有一流高手的实力。”

  断鹏道:“我们总舵主在一流高手的瓶颈足足停滞了十年,近几年更是频繁闭关以求突破,从未显露突破的迹象,前不久仍在闭关以寻求突破,若不是这些日子里我帮伤亡惨重,他也不会出关,可见他并没有突破到那...到那...”

  他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将武道宗师四字说出口,可见内心的忌惮和忐忑,而且他从始至终都称万鹏王为总舵主,而并非直呼其名,便可见他仍心存侥幸,不愿将自己的将来全盘押注在屠大鹏身上。

  律香川闻言脸色稍缓,继续沉吟。那小厮正是律香川,他昨日在断鹏的带领下,进入了戒备森严,扮做断鹏身边侍候的小厮,脸上还贴了假的胡须,粗眉毛,若非留心细看,一时间倒也认他不出,至于那四位杀手,则早早就安排进了飞鹏帮。

  突然,几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议事厅方向传出,律香川和断鹏几乎同一时间转头看向声音来处,演武场前相斗的双方人众,也不约而同地向巨响传来处望去。

  只四个身影应声,从议事厅破门而出,直直摔在门前的演武场上,这四人,脸色惨白,七窍同时流血,吸气多于出气,眨眼的功夫便没了气息。

  与此同时,一个高大威猛的巨人,从议事厅的大门跨出,手中还“拿”着一物,十二飞鹏帮的众人看清万鹏王手中那物后,尽皆骇然,律香川和断鹏更是脸色煞白如雪。

  那巨人正是万鹏王,而他手中“拿”着那物,却是屠大鹏,只见屠大鹏此时两只手臂已被扯断,两只衣袖空空如也,随风飘荡,鲜血染满全身,双眼凸出,几乎要跳出来,却还没有气绝。

  万鹏王身材极高,只是随意手握屠大鹏的脖子,就将他凌空举起,双脚甚至不能着地,只听得万鹏王朗声说道:“屠大鹏伙同外人,意欲谋反,诸位兄弟,此人该杀还是不该杀。”

  除了身处演武场前的一些人,其余激斗中的十二飞鹏帮的众人并不能看得见这一幕,但却都能清晰听得见这话,尽皆高呼:“该杀,该杀!”杀声此起彼伏,响彻天际。

  这些人中,一部分是出自真意,至于另一部分屠大鹏的心腹和同伙,则是出于心虚和侥幸,不得不随声附和。

  只听万鹏王又道:“其余屠大鹏的同党听了,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此番选择站队屠大鹏,但我决意不与你们计较,毕竟犯上作乱的,只有屠大鹏一人,你们只是被蛊惑,且尚未铸成大错,待我们杀退来犯,再论功行赏。”

  断鹏闻言心中大喜,暗呼侥幸,正值此时,他身边不远处窜出一人,双手各持一锤,双眼含泪,怒喝一声:“万鹏王,我与你不共戴天,我要杀了你,兄弟们,上啊。”

  此人正是屠小鹏,见父亲如此惨状,做儿子的如何不心痛欲裂,第一时间便要冲上去,人群中,只有少数几十人,眼神略带犹豫,不知是否该以卵击石,况且屠大鹏命在旦夕,反观万鹏王,气焰滔天,没有一人敢追随屠小鹏的步伐。

  断鹏见状,长剑一抖,直冲上前,待到栖近屠小鹏身后,抖剑便刺,剑尖直没入屠小鹏心口,屠小鹏没料到断鹏反水,毫无防备,被一击而中。

  断鹏顺势一剑割下屠小鹏的脑袋,提在手中喝道:“屠大鹏父子以下犯上,罪该万死,还有意欲谋反者,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先前还犹豫是否行动的诸人,此刻连那仅有的一丝念头也抛却不敢有了。

  断鹏之所以如此果断狠辣出手毙命屠小鹏,是因为他有把柄握在屠大鹏父子手里,只有斩草除根,才能以绝后患,这个把柄甚至连律香川也不知道。

  万鹏王对这一幕视而不见,只目光凝望远方,猛喝一声道:“孙玉伯,你个缩头乌龟,还准备躲到几时。”

  话音未落,将手中的屠大鹏猛地掷出,屠大鹏的身子如一支离弦之箭,直射演武场前高高耸立的辕门,原本空落落的辕门之巅,此时一人持剑而立,微风中,袖袍飘摇,宛若仙人。

  屠大鹏转眼便距离那人仅有数丈远,却见那人不躲不闪,只轻挥手中长剑,如切豆腐般,轻而易举将屠大鹏拦腰削成两截,屠大鹏身体前行的势头一滞,蓦地从空中跌落,鲜血甚至都没有一滴滴在那人身上,反倒是离辕门较近的数人,被淋了满身血。

  一代枭雄屠大鹏,在经历了断臂之痛后,临死前又多体验了一番腰斩之痛,就此殒命,死的不能再死了。

  万鹏王冲着辕门之巅那人哈哈一笑,朗声道:“孙玉伯,可敢一战。”

  孙玉伯脸色平静,剑尖直指万鹏王,道:“你要战,那便战。”

太乙摘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