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星蝴蝶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剑、戟、七星针

  前一刻,两人一问一答的声音还在飞鹏堡上空荡漾,下一刻,两人便近乎同一时间出现在演武场中央,相隔仅数丈,众人见状不由得暗暗心惊,兴奋者有,害怕者也有,演武场上原本拼杀的双方,纷纷各自四下退开,将场地让出。

  孙玉伯手握出鞘短剑,剑锋隐有阵阵寒气传出,即便是在烈日下,周遭之人也都感觉到一阵寒意,更有甚者,在这股寒意下,忍不住打个寒噤,至于万鹏王,则持一杆方天画戟,也不知他一时间从何处取得,他单手持戟,戟尖没入青石板中,一阵炙热从戟身冉冉升起,尤其是戟尖左近的空气,更出现了几分扭曲。

  两人一个眼神平和淡然,一个眼神炙热狂野,在互相对视之际,眼中同时精光一闪,流露出惊人的战意,下一刻,剑戟相交,两人缠斗在一起。

  随着时间推移,两人的战圈不断扩大,周遭的众人只得不断后撤,有的更是只得纵身跳到墙上。却没有一人远离,但谁也不愿意错过这难得一见的武道宗师交手,当然,这不仅仅是看稀罕这么简单,还因为通过高手的交手可以砥砺自己的武道,日后有益于自己的武道更上一层楼。

  其中就包括律香川在内,他在孙玉伯出现的那一刻起,就隐没在人群中,生怕被孙玉伯发现自己,直到到两人激斗,这才悄摸现身,且他此刻脸上贴有假须假眉,一时间倒也无人能认出自己,至于唯一能知道自己来历的断鹏,二人各自心怀鬼胎,自然不存在谁揭露谁了。

  律香川拳头在长袖中捏的紧紧的,牙齿更咯咯作响,可见他此刻内心的激动与痛苦。他向来自诩聪明过人,算无遗漏,即便是老伯、万鹏王,他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就真的差了他们哪里,至于屠大鹏之流,他更是不放在心上。

  然而,近些日子以来,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失利,谋逆老伯失败,孙蝶下落不明,此番飞鹏堡借刀杀人,同样以失败告终,骄傲如他,怎么接受这连番的失败,他当然不能,所以,他决定助万鹏王一臂之力。

  相比于接受万鹏王失败,他更倾向于接受孙玉伯失败,因为,孙玉伯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十数年来,这座挥之不去又难以企及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甚至是近乎崩溃,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侵犯孙蝶,设计暗杀孙剑,甚至是背叛孙玉伯,他深知,他只有将长年累月压在自己身上的这座大山彻底搬开,他才能真正做自己。

  整个飞鹏堡,因为双方各自的首领相斗,短时间陷入了罢斗的状态,当然,还有一个战圈除外,那便是易潜龙和金、银二鹏的战斗,不过,这场相对小型的战斗,也即将落下帷幕。

  易潜龙虽然功力和经验都要远胜于金银二鹏,但终究岁月不饶人,体力成了他最大的弱点,在金银二鹏的严密攻防下,他本就不多的体力更加难以持久,在仓促间露出破绽后,被金鹏趁机一刀劈翻,好在最后时刻被左右的虎组青年救回,这才不至于当场毙命,但已经丧失了行动力。

  金银二鹏也不在乎易潜龙的生死,在打败易潜龙后,便火速前往演武场,为万鹏王掠阵,但二人想要插手孙、王二人的相斗,也是千难万难,稍有不慎,帮万鹏王倒忙不算,更极有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境界相差太远。

  演武场中双方的人众都清楚,他们此番成功或者失败,已经不是他们下面的人可以决定的了,即便是金银二鹏,或是易潜龙,也决定不了,能决定成败走向的,只有场中激斗的两人,成王败寇,在此一举。

  若是他俩还仅仅只限于一高手行列,那么一分一毫的力量都有可能改变事态的走向,但到了武道宗者这个境界,那便是凌驾众人之上的超然的存在了。

  当然,有一人,他的念头,和此刻身处飞鹏堡中的双方数百人近千人的念头都不一样,他就是律香川,他直到此刻,仍坚信自己可以左右结局。

  他之所以有如此大胆的念头,全源自他对自己暗器功夫的自信,寻常一流高手,面对武道宗师,莫说是相助,即便连近身都难以办到,即便是他自己,换做寻常,面对一位武道宗者,他的暗器也不会丝毫用武之地,但万鹏王和孙玉伯两人相斗之际,自己便有机会偷施暗算。

  高手比武,往往一念之差,便可决定生死成败,而他就要趁乘人之危这一念之差。

  场中两人可谓是势均力敌,万鹏王身具龙象之力,每一招每一式,都力道极猛,甚至可以轻易击碎花岗岩,迫使孙玉伯每一招都得使上全力才能招架,而孙玉伯,则剑术更为精妙,经验更为丰富,右手使剑的同时,左手或拳或掌,不住的向万鹏王击去,内力之强,纵然是万鹏王,每次被击中,都要闷哼一声。

  若是没有外力介入,两人即便是千招内也难分胜负,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金银二鹏、易潜龙等一流高手,也约莫可以猜到,律香川同样如此。

  就这般又拆了二百招后,蓦地里,万鹏王猛然换招,单手持戟换双手持戟,换刺挑削砍为劈,像使宣化棍那般,向孙玉伯当面砸去,孙玉伯并不躲闪,因为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招,却将他整个人都罩在棍势下,自己只能硬接,而且需要全力应付这一招,万鹏王使上了十成力道这一招,自己若是不全力应付,难免会受伤。

  当然,这般打法,孙玉伯既然见识过一次,在接下来的交手中,就不会给万鹏王机会再轻易使出这招,若说万鹏王打法的特点是力和势,孙玉伯打法的特点则是速和式。

  那都是后话,眼下需要应付的,则是面前的这一招,只见孙玉伯剑尖虚空画圆,一股气机牵引着在空中画圆,十成的力道竟被这一招轻易化去三成,长戟一瞬又恢复原来的轨道,向孙玉伯当面狠劈下去,孙玉伯右手剑继续画圆的同时,左手则出掌不断拍向戟身,一拍再一拍,接连十八拍,将余下七成力道又化去五成。

  双方竭尽全力之际,对外界的动静自是无法分心。突然,说时迟,那时快,一条人影从人群中掠出,随之而出的,是去势比黑影更加迅捷的七点寒星,那七点寒星闪电般射人了孙玉伯的背脊。

  孙玉伯原本只需接下万鹏王这一招余下两成力道的攻击,便可趁王鹏王换气之机,反施杀招,虽然不能对万鹏王造成致命伤害,但可以使其手忙脚乱一阵。

  高手过招,尤其还是势均力敌的高手,拼的就是敌消我涨,寸土必争,分毫不让。

  被七点寒星击中后,孙玉伯身体登时一僵,随即便恢复,虽然只是一瞬凝滞,但这无异于露出致命破绽,万鹏王的长戟毫不停留,狠狠砸在孙玉伯胸前,直将他重重砸入坑中。

  要知,飞鹏堡演武场上铺着的地板,皆是采首阳山的刚石制成,坚硬无比,平日里众人演武,刀剑都难以留下划痕,足见王鹏王这一招力道之大,且这还是在被孙玉伯化去八成力道之后仅余的两成力道,若是这一招全力击中孙玉伯,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会毙命当场。

  万鹏王一击得手,便即收手,他不愿落个趁人之危的名头,日后被江湖上的人耻笑。他冷冷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人,此人虽乔装,但细看并不难分辨,正是律香川,他见过律香川,并对此人印象很深,此前的马头事件貌似也是眼前这家伙一手促成,只为给自己下马威,所以自己无法对他不记忆犹新。

  除了第一时间察觉到的万鹏王和孙玉伯,其余人此时都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孙玉伯以剑撑地,从坑中站起,众人这才意识到,孙玉伯貌似被万鹏王击败,并且身受重伤,至于发生了什么,一时间也都摸不着头脑。

  孙玉伯咳几口血,艰难的从坑中跃出,看着眼前人,不发一语,眼中既有痛惜又有悲悯。

  律香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冷地看着孙玉伯,道:“我用的是七星针。”

  孙玉伯咬紧牙,他已可感觉到自己的指尖冰冷,全身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失去。

  律香川道:“你常说我的七星针已可算是天下暗器第一.连唐家的毒砂和毒蒺藜都比不上,因为那两种暗器还有救,七星针却没有解药。”

  没错,律香川不仅是使用暗器的高手,同样还是使用毒药的高手。

  孙玉伯呼吸渐渐短促,勉力道:“你为何如此恨我?”

  律香川道:“我不恨你,我只不过要你死,很多没有亏待过你的人,岂非都已死在你手上?”

  他又笑了笑,道:“这些事都是我向你学来的。”

  说完,不去理睬孙玉伯,转身拱手向万鹏王说道:“总舵主,请允许我以后为你效力,杀孙玉伯就是我入帮的投名状。”

  他并非不想在偷袭孙玉伯的同时偷袭万鹏王,只是,在眼下的状况下,若是自己同时伤了双方的领袖,那么自己也难以逃出这数百人的围剿,只有死路一条,至于以后的事,事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万鹏王点头道:“好,凭你今天的功劳,原本属于屠大鹏管辖的地盘,以后都归你麾下。”

  心中却暗忖:“这小子好生狠辣,刚刚那一击若非攻向孙玉伯,而是攻向我,今天倒霉的便就是我了,待过了今日再料理他,天生反骨的家伙,久留必后患无穷。”

  两人心口不一,脸上却都不表现出来,反而尽显其乐融融。

  至于孙玉伯,始终不置一词,似乎认命了一般,而他手下的众人,则第一时间围拢过来,将老伯护在垓心,只有易潜龙,这个昔日的并肩作战的好友,并肩站在他身边。

  十二飞鹏帮的众人并不阻拦,任由这些人围拢,在他们看来,孙玉伯、易潜龙失去行动力后,余下众人就再无威胁,己方除了武道宗师的总舵主,还有金、银、断三位坛主,如今又添了一位昔日孙玉伯手下左膀右臂且一流高手的律坛主,这场万孙之争,终究还是己方成为最终胜利者。

  万鹏王道:“孙玉伯,你可曾想到你会有今天?”

  孙玉伯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么多年,死在我手下的人,又何曾少了,况且,高处的风景,我也见识过了,此生无憾。”

  万鹏王道:“就凭你能说出这番话,我敬你是条汉子,此番你没有输,我也没有赢,作为敬意,我会亲手杀了你。”

  孙玉伯脸色平静,淡然道:“只要不是死在宵小手里就行。”

  律香川脸色同样没有波澜,对于孙玉伯话里的嘲讽视若无睹,听若罔闻。

  万鹏王喝一声:“杀。”

  一声令下,十二飞鹏帮帮众齐向孙玉伯手下的众人围上去,很快双方又激斗在一起,场中再次只剩下孙玉伯和万鹏王两人,万鹏王并不是拖泥带水之人,举戟毫不犹豫便向孙玉伯咽喉刺去,这一戟下去,孙玉伯必死无疑。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声音传进飞鹏堡中每一个人的耳朵。

  “孙玉伯是该死,却不该死在你手上。”

  话音未落,一个身影出现在孙玉伯身侧,手中长剑的剑尖抵在万鹏王的戟尖上,迫使长戟难以前进分毫。

  “不止孙玉伯该死,万鹏王,你同样该死。”

  声音不高,每一句话却都使得场中每一个人都心中一番激荡,此人好大的口气。

太乙摘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