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流星蝴蝶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落红不是无情物

  罗成还未说话,一个苍老的声音抢先道:“是吗?你问过我了吗?”

  一行人翩然而至,这些人中,年纪大的,满头雪霜,年纪最轻的,也是四十来岁的男女,人人皆是背剑,仅负剑一柄,无一例外,更无人佩剑挎剑,也无剑匣藏剑。

  说话的正是其中为首一人,此人白须白眉,既不背剑,也不佩剑,风姿卓越,宛若天人。

  罗成顾不得反唇相讥,上前向众人一一行礼,最后来到老者身畔,笑道:“外公,你也来了。”

  为首那人,正是升龙榜上,二十年间,两次武评都稳居前三甲,人称剑道一石,独占八斗的武道大宗师慕容剑仙,其余人则都是四散在外的慕容世家的子弟,若非慕容剑仙,这些人也少有这般齐聚的时候。

  慕容剑仙笑道:“你给你师父的信中说的明白,外公第一时间便南下,还好没来晚。”

  说完似笑非笑看着呼延鸿熙,似乎在说:“你要是也早来一步,就不至于眼睁睁见儿子惨死却无可奈何。”

  呼延鸿熙淡淡地道:“慕容老儿,今天不止你那外孙,连你也得死这里,我说的。”

  慕容剑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呼延鸿熙,你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前几次若非我手下留情,你能蹦跶到今天?”

  呼延鸿熙道:“慕容老儿,我是打不过你,但你想要打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在慕容世家众人到来之际,呼延鸿熙手下的十三太保都第一时间赶回,护在呼延鸿熙四周,双方高手人数相当,气势也差不离。

  然而,因为刚刚那一拨一面倒的屠杀,使得原本敌对的双方此时顾不得往日恩怨,反倒同仇敌忾,共同站在慕容世家一方的阵营,仇视呼延鸿熙为首的十四蛮族人。

  但呼延鸿熙却没有寡不敌众的觉悟,反而浑不在乎,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罗成见状,不由得心中暗忖:“也不知道呼延鸿熙打的什么主意,如此沉得住气。”

  他向慕容剑仙望一眼,似乎想从外公脸上得到什么讯息,只见慕容剑仙脸上突然流露几分恍然之色,忙问道:“外公,怎么回事?”

  慕容剑仙道:“你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话音未落,又有一行人至,却不是落在双方中的其中一方,而是飘然在屋顶落下,一字排开,竟是清一色的女子,除了为首女子,其余则都默契的落后半步。

  为首那女子,身材修长,穿窄袖青杉白犀带,看模样倒与男子着装无异,与时下贵族女子喜好宽博对襟大袖截然相反,若非她以丝带缠额,缀有一颗大品珍珠,增添了几分女子气息,否则配合她的英气容貌,恐怕会被视作英俊豪奢的公子哥。

  左手边女子着鹅黄衣衫,右手边女子着艳红衣衫,其余女子则清一色一袭素白。

  这些女子中,罗成只识得一人,便是其中的红衣女子,这女子正是高老大,或者说,是高寄萍。

  他心情复杂的看着她,他很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发生的一切,原本应该与她无关才是。

  一袭红衫的高老大,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人群中的罗成,虽然场中数百人之众,她仍是第一时间便从人群中找到了他,众里寻他,何须千百度,只需一眼便足矣。

  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为首女子道:“慕容剑仙,您老人家好。”

  慕容剑仙呵呵一笑:“你也好,你也好,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潇湘仙子。”

  为首女子正是潇湘仙子李青鸾。

  李青鸾道:“我出阁前,师父她千叮咛万嘱咐,要我见了您代她向您问好。”

  慕容剑仙道:“你师父凤婉婷,哪哪都好,就有一点不好,太要强,当年输给我以后,这一生便赌气不再踏足江湖。”

  李青鸾道:“正因如此,我才要代师父向您问剑,否则怎对得起师父她老人家传道受业的恩德。”

  慕容剑仙道:“甚好,甚好,向我问剑,以后有的是机会,且容我今天先收拾了呼延鸿熙。”

  呼延鸿熙冷冷道:“慕容老儿,我刚刚就说了,你今天会死,你还真别不信。”

  慕容剑仙道:“就凭你?”

  李青鸾突然道:“再加上我呢?”

  慕容剑仙眼睛一眯,笑道:“也一样,也一样。”

  李青鸾道:“是吗,那我倒要试试看。”

  说着,便盘膝而坐,拿过黄衣女子捧在怀里的焦尾瑶琴,横膝而放,只见她左手悬空,右手一根手指在琴弦上一摘,便铿锵声大作,琴弦颤动生游气,丝丝可杀人。

  慕容剑仙没料到她说动手便动手,但为了不殃及旁人,他挥袖轻跃上了屋顶,而李青鸾同来的众女子,则极有默契的跃下,两位武道大宗者交手,若非同为武道大宗者,谁敢靠近三丈余。

  慕容剑仙跃上了屋顶的同时,呼延鸿熙也跟着纵越而上。

  慕容剑仙哈哈一笑,朗声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还是第一次和两位升龙榜同时交手,快哉,快哉。”

  接着又是一声大喝,道:“剑来!”

  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落在他手中,剑气直冲云霄。

  三位同属升龙榜前十的当世顶尖高手,就在数百人或羡艳或敬畏的目光中,展开惊世之战。

  这一战,在此后数百年,被江湖中津津乐道。

  ————

  江南道上,马蹄猛然轰鸣,沿道百姓纷纷避闪,唯恐不及,在道旁站定后,朝声音处张望,只见一团黑影,远远驰来,声音由远及近,黑影的真实面目愈发清晰骇人,竟是两千精锐轻骑。

  两千轻骑黑马黑甲,佩刀持戟,在黄昏暮色中散发出一种冷冽的沙场气息,令人窒息,马蹄轰鸣声转瞬即逝,远远向东而去。

  一面董字王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同一时间,一十八匹赤黑高头大马向西而去。

  马上乘者一十八人,清一色身着寒衣,腰佩弯刀,脸带面罩,头蒙黑巾,只露双眼,披黑色长披风,脚踏胡人马靴,马靴佩有匕首,众人背负大弓,每人负箭十八只。

  关于这支神秘的队伍,后史有文献载曰:“快如风,烈如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强弓弯刀,善骑善射,以一敌百,未尝一败。”

  ————

  他缓步走近,站在她身侧,十三年前,他还远没有她高,此时,他已经高出她不少。她一双美眸注视着屋顶的战斗,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长袖下的双手却悄悄攥紧。他瞧她,一如当年他瞧她那般,眼里只有她,良久,良久——

  突然,一声长啸,呼延鸿熙从战圈中脱身,直扑罗成而来,同时,像是商量好的一样,呼延鸿熙跃下之际,凤梧阁的一众女子,齐身跃上,各从怀中取出样式不一的乐器,便即奏响,与李青鸾的琴声合鸣在一起,伴随其中的,还有慕容剑仙的连声怒喝。

  慕容世家的众人见呼延鸿熙直扑罗成,忙纷纷举剑攻上,却又被早有预谋的蛮族十三太保一一拦住,一时间难以救援。

  罗成哪里还能猜想不出这其中的道理,难怪呼延鸿熙有底气和外公叫嚣,分明就是早就和李青鸾联手,至于目的,则还是在自己身上。

  他伸手揽住身边女子的腰,轻轻向外一送,顷刻落在自己数丈外,不让她受到殃及。

  待送出女子,罗成欲再躲闪,已然来不及,只得挥剑向呼延鸿熙面门横削,这一剑,势道极猛,即便是武道大宗师,也不敢轻易让这一剑削中自己,然而,这简简单单的一剑,又怎能真的削中呼延鸿熙,但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呼延鸿熙不躲不闪,举臂横挡,“铮”的一声,罗成握剑的右手虎口一震,长剑差点脱手,罗成暗骂一声“乌龟王八”,收剑再刺,这一招仍旧未能奏效,被呼延鸿熙一掌将剑刃拍开,整个人向后跌出数米。

  而呼延鸿熙也并未第一时间追击,没有了慕容剑仙庇护,罗成如何能在自己手下逃得了,所以他并不着急。

  罗成按捺住五脏六腑的振动,稍稍站定,趁着这个间隙,抬头向屋顶看去,刚刚呼延鸿熙那一拍,用上了一种极为巧妙的手法,瞬间振乱自己的内息,若是南下之前的自己遇上这一招,此刻便已经失去了行动力,再无还手之力。

  呼延鸿熙道:“别看了,慕容老儿被困在凤梧阁的百鸟朝凤阵中了,此阵伤他自是不易,但若只是力求困住他,倒还不难,一个时辰内,他断没有脱身的可能。”

  罗成不语,继续抓紧时间调息,既然外公一时间无法脱身,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他就得靠自己。

  呼延鸿熙道:“若不是为了杀你这个北漠王唯一的世子,倒还真用不着本王亲自冒险来这趟中原,只是死一个儿子,对本王来说,无关紧要,话说,你知道我有多少个儿子吗?”

  他自言自语道:“三十八个,有的儿子,本王见了都不一定识得,他奶奶的,说不定还有别人的种...”

  这位蛮族亲王此时像是个话痨,絮絮叨叨说了半天,重点是还没有人回应,过了好一会儿,他似乎唠叨完了,便不再说了,迈步径直向罗成走来。

  看向罗成的眼神,冷冰冰,就像看一个死人一般。

  罗成自知没有退路,长剑缓缓举起,剑尖直指呼延鸿熙,不退反进,同一时间,左右各自窜出一人,两人同使鸳鸯双刀,正是春燕和夏青,三人齐向呼延鸿熙攻去。

  至于律香川,则被春燕抛在一边,生死未知,由此可知,两人暗器之争,是春燕获得了胜利。至于其他人,则沦为了看客。

  然而,武道大宗师,又岂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冒犯的,况且此人还是升龙榜前十中,防御第一人的呼延鸿熙,这也是为何罗成一见面就戏称呼延鸿熙是呼延乌龟。

  此人攻击力或许都不及升龙榜中排在他身后的数人,但论及防御力,排在他身后的十名加起来,可能都不及他一人。

  罗成、春燕、夏青三人凌厉的攻击,几乎没有对呼延鸿熙造成实质性伤害,反倒是被一一打倒在地。

  呼延鸿熙拾起罗成跌落的长剑,随手一抛,长剑便向罗成面门激射而去,速度之快,转瞬便到。

  结局,已然注定,罗成,闭目待死。

  一滴泪水,从她脸颊缓缓滑落,一声呢喃在他耳边响起:“再见了!我爱的人。”

太乙摘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