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鞋匠

  时峰被钱飞叫回组长办公室的时候还一脸疑惑,他当时正准备和梁队长一起去审讯科提人呢,就被叫了回去,但毕竟是军事保密单位,军令难违,便赶忙找闫诚弼报道。

  在办公室听了闫组长的一番分析和操作,时峰对钱飞的猜测和判断也是大感佩服,对闫诚弼后续的安排也表示会大力支持。然后,便带着手令跟着梁虎成,安岭山去和情报科交接去了。

  等三人回来,闫诚弼便通知梁虎成借调去当教官,期限一个月的消息。

  梁虎成听完也没有觉得不对,因为他也听说了各科借调人员去培训新人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抽调到自己头上,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他想到行动二队最近也没什么要紧的工作,便欣然同意了。

  闫诚弼便批了梁虎成半天假期回去准备,顺便提到借着晚上行动二队聚餐,给梁虎成送行,梁虎成推脱了几句也就答应下来。

  几人聊完,看到梁德佑离去,闫诚弼向时峰使了个眼色,便回到了办公室。

  时峰看到闫组长的示意顿时心领神会,让安岭山去玫瑰餐厅订饭。等支开安岭山,赶紧带着那份商业情报,进到了组长办公室。

  “人都出去了?”闫诚弼问到。

  “嗯,我看到梁队长出去了,小安我安排他去玫瑰餐厅盯后厨去了,他还问钱飞来着,我说钱飞有事儿和您请了假,出去了。”时峰说着,把两个日本间谍的卷宗给闫诚弼递了过去。

  “嗯,情报科那边没起疑吧?”闫诚弼边打开卷宗查看,边问到。

  “没有,情报科那边还觉得这是个烫手的山芋,恨不得赶紧扔出去呢。手续上我看了,交接的挺细的,就怕和他们沾上关系,为这事,老梁还刺儿了他们几句,我怕老梁起疑,就没多说话。”时峰笑着说到。

  “哼,那帮家伙,属狗的,见了好处,咬住就不撒口,一看到无利可图,跑的比兔子都快。不说他们了,那两个间谍呢?”闫诚弼看着那份情报继续问到。

  “按您说的,怕巡捕房有日本人的眼线,我让警察局长,绕过巡捕房,以赎人的名义给带出来了,按照赎人的规矩,都是给了钱的。人的话,就安排在您说的那个安全屋里面。”时峰接着说到。

  “嗯,这种钱不能省,做戏做全套,让警察局那边送一份赎人的孝敬过来,知情人下封口令,泄露消息,按间谍论处。人给我看紧别丢了,现在咱们把水搅浑了,让日本人摸不着头脑,看他们怎么应对了。还有这个情报。”闫诚弼把情报递给时峰“去查查,看这个法国洋行的货和这个情报能不能对的上,再去趟电报局,查查电话的线索。安排可靠的人查,你亲自去盯。”

  “是!”时峰也是领命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钱飞这边离开军事情报二处,到了面馆果然看到在面馆东北角有一个擦鞋匠在那里坐着等活儿,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抬腿往擦鞋摊走去。

  “老板,您擦鞋吗?”

  擦鞋摊的摊主是个年轻人,看到钱飞,立刻笑着打招呼,钱飞看了看脚上的皮鞋,坐在哪里,主动翘起腿让他擦鞋。

  在这里擦鞋的时候,他发现要转过头,才能看到面馆的一切,但他记得当时看到的那个人是面朝着面馆坐的。

  “问你个事,今天上午11点多快中午那会儿,有没有见到过一个戴黑色毡帽的男人在你这儿擦鞋?”

  “看您问的,这里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带帽子的人很多,我哪能都注意到,而且我也没有表,不知道时间那。”摊主快速的擦着皮鞋,咧嘴笑着回答了钱飞的问题。

  钱飞从身上掏出一块的法币,在这个时候,法币刚刚推出不久,还非常的坚挺,一块法币,接近一块银元的购买力。

  “就是中午那边面馆抓人的时候,你仔细回忆回忆,给我说实话,这一块钱都是你的了。”

  “谢谢老板,我好好想想。”鞋匠麻利的接过钱,笑的更盛了:“我想起来了,那会有个带帽子的老板来过我这,他不是擦鞋,而是修鞋,而且他也奇怪,非得顶风坐,不像您,这么坐着,背对着风口,坐的也舒服不是。”

  “对,我说的就是这个人,你还记得什么?”钱飞慢条斯理的问着。

  鞋匠想了想,说到“他给我钱让我修鞋的时候,我看见他右手手背上有个老伤,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摔的,但我能看出来,那不是摔伤,是刀伤。”

  “哦?你怎么能确定是刀伤?”钱飞饶有兴趣的问着。

  “不瞒老板,我家以前世代中医,简单的皮外伤我还是能看出来怎么回事,可惜到我这一代,小时候没跟着我爸好好学,我爸死的又早,只能出来擦皮鞋了,不然我也能成个郎中,受人敬重。”鞋匠边擦鞋,边说道:“那个人看到面馆那抓人,鞋都没修好就走了,还好他提前给了钱,要不然,我那活儿就白干喽。”

  没一会,钱飞便擦好了皮鞋,鞋匠手艺不错,皮鞋被擦之后变的锃亮,钱飞抬起脚看看了,很是满意。

  忽然,钱飞心里微微一动,问道:“你是固定在这擦皮鞋,还是偶尔在这里?”

  看在钱飞给出的巨额擦鞋费上,摊主是有问必答:“这儿是我的固定摊位,不瞒你说,我这都给人交着钱呢,也有流动的,不用交钱,不过得到处跑,我这个位置好,不用四处跑着去给人擦鞋。”

  “你们擦鞋的人多吗?”钱飞笑着再问。

  鞋匠说到“多,当然多了,整个南京城,那么多有钱人,都用得着我们这些擦鞋匠,光我知道的,这一片儿就有两三百人呢。”

  “这样,我给你个赚钱的机会,你要不要?”钱飞站起身来,直直的盯着鞋匠,鞋匠笑的更开了,马上点头道:“老板您大气,能给我赚钱的机会,那是给我脸,我当然要了。”

  钱飞从口袋里拿出支钢笔,又找了张纸,边写边说道:“你告诉所有的擦鞋匠,如果再看到这个右手有伤疤的男子,立刻打这个电话,只要能找到这个人,可以获得二十块钱的奖赏。怎么样?这个活儿简单吧?”

  说完钱飞笑着看着鞋匠,把纸条给他递了过去。

乡野孤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