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电话

  “呦,老板您给脸咱不能不兜着。这事儿简单,我记下了。”

  钱飞看这老板心思活络,又掏出五块钱来,递给了擦鞋匠。“这五块钱给你,作为你的辛苦费,不过你要给他们说好,找到人打电话就行,其他什么话都不要说,更不要问。”

  “好嘞,老板您放心,我一定都给您安排好,有二十块钱能赚,这些人还不发疯了去找。”鞋匠先在身上擦了擦手,高高兴兴接过钱飞递过来的五块钱。

  他在这擦鞋,一天才能赚几个钱,现在只是给他的兄弟们传个话,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

  要是他能在遇到那个疤痕毡帽男,那二十块钱就可以自己赚了,等于又多赚了一笔外快。

  “不用刻意去找,遇到了打电话就行,记住,这件事要保密,要是出了差错,我唯你是问。”钱飞说话的时候,特意露了露腰间别着的勃朗宁手枪,看到枪,鞋匠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老板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之所以发动起所有鞋匠,钱飞并不是突发奇想。这个鞋匠刚才所说的话中,钱飞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早上的时候,毡帽男的鞋并没有完全修好,便匆匆离开了。

  这样的话,他有可能还会再到修鞋摊上继续修鞋。即使找不到,对钱飞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不过多花几块钱的事。

  吩咐完擦鞋匠,钱飞起身,去了旁边的点心店里,买了点心,顺便问了下老板:“这个鞋匠是一直在这里擦鞋吗?”

  老板探头出去看了看,说到:“嗯,在这里好几年了,他家以前是这边的郎中,看病好着呢,前些年,好像是惹着人了,家里就败落了。就剩他一个,挺可怜的,街里街坊的,就帮衬着点。”

  “嗯,谢谢老板,给您钱。”说要把钱递给老板,转身上了车,朝着鞋匠离开的方向开了过去,看到鞋匠在下了路口往左拐去,钱飞右拐停在路边,从后视镜里看了鞋匠继续往前走,他赶忙换了身衣服,戴了个帽子,下车跟了过去。

  跟踪了一个小时,看到鞋匠确实只是很正常的在和别的鞋匠接触,钱飞这才放下心来,回来取了车,返回军事情报二处。

  路上钱飞不禁觉得好笑,觉得自己真是疑神疑鬼的,不过他知道,干这一行,任何的细节都要注意到。作为自己,每一个细节都可能让你保住性命,作为对手,每一个细节,也都有可能让你抓到对方的马脚,万万马虎不得。而且,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习惯在之后的岁月里救了他多少次。

  边开车,钱飞边回忆起早上出现的毡帽男,其实钱飞并不能完全确定他是田中小野和坂田由贵的同伙,只能确定他肯定有问题,提出来这个线索一开始也就是为了让闫诚弼把人先给扣下来。

  结果一通分析下来,没这个毡帽男,其实也是暴露出不少问题,足够扣人了。

  不过此人行动诡异,也有可能是此人身上背着事,所以看到有人注意立刻离开,但做情报和做其他的事不同,任何可疑的点都要注意,哪怕有一丁点的怀疑,都要追查下去。

  而且钱飞在闫诚弼办公室也想到,此人也有可能是红党,所以他一直强调自己见过这个毡帽男一面,就是想把这个线索要下来。自己来查的话,真的是红党,也能做妥善的安排,不至于误伤。这也是为什么他自己一个人来查这个事情的原因。

  想到查案这个事情,钱飞一直在想,现在自己做了情报这行,得有自己的信息渠道,这个鞋匠就是个好的开头,鞋匠们走街串巷,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色,不管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显得太过突兀,是了收集情报的好渠道。而像这样的渠道,黄包车,卖烟的小贩,报童,都符合这些条件。那么自己如果想在南京城建立自己的情报渠道,就得从这些方面入手。

  边想着,钱飞已经把车开回了二处。

  进了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他便找了纸笔,开始研究自己情报网,顺便找了地图,开始把面馆周围的情况,松泽洋行、费力西特洋行周围的情况开始仔细的研究,分析每个人的行动路线。

  就这么分析着,忽然电话铃响了。钱飞站起来走到梁队长的桌边,接起了电话。

  “我是钱飞,哪位?”

  “钱老板,我王强,您吩咐让我们找的人刚才在大头这修了鞋,大头找人告诉了我,我现在就在大头这。”对面的声音让他略有些熟悉。

  王强?是面馆路口那个修鞋的年轻人?中午钱飞确实对他有过交代,让他给附近的擦鞋匠都说一声,不管谁遇到手背有刀疤的人都可以给他打电话,找到人会给予二十块的奖励。

  这么快的吗?钱飞抬头看了看表,发现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了,不过这速度也是够快的了。

  “嗯,你现在在哪?”钱飞问到。

  “我在章海老街张家豆皮这,大头的鞋摊在这。”钱飞闭着眼回忆起刚才的地图,发现这个地方在离面馆往西五条街的地方,与松泽洋行行和费力西特洋行都不在一个方向。

  “在那等我,不要乱动。”钱飞挂断电话,赶紧出门。毡帽男出现了,钱飞随手的布置收到了奇效。

  章海街位于城西,是一片贫民区,这里多是低矮的毡房,街道狭小。因为这里的房租便宜,住着不少外地人,所以这边的人口数量并不少。

  钱飞到了之后,很快便看到了王强所说的鞋摊,在一个显眼的位置,王强也在,穿着个大围裙,正和同样穿着围裙的大头男子说着话。

  “钱老板。”王强见到钱飞立刻站了起来。“跟我来。”鞋摊附近人不少,钱飞看了眼四周,带着王强回到了车上,并且拉上了车里的帘子。

  “钱老板,您中午吩咐之后,我就把消息都散给了大伙,说来也巧,我刚到回了我的摊上,大头就让人给我传话,告我说刚才有一个很像我说的那个人来他这修鞋了,把鞋放在他这儿了,说一会儿来取,他把鞋递给大头的时候,大头看见他手上的刀疤了。我就赶紧联系您。”

  钱飞一听,他知道,自己抓到了这个毡帽男的尾巴了。

乡野孤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