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端倪

  钱飞问到:“你一得到消息就联系我了?那这个人一会儿我就能见到?”

  王强尴尬的笑了一下:“哪敢啊,钱老板,我是看他来了,确定了是他,才给您打的电话,要是大头眼拙,看错了,害您白跑一趟,我这罪过就大了。”

  钱飞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这个王强害怕自己白跑一趟找他麻烦,所以没敢在第一时间联系他。钱飞又问到:“那你是怎么确认他身份的?”

  王强像是明白钱飞的担心,说道:“您放心,他不会起疑,这边也有我的顾客,我过来的时候他还没到,我就在旁边看着,等他过来的时候我假装给一个老顾客送鞋。偷偷看了他一眼,的确是前天在我那修鞋的人。”

  “你确定他没有发现你?”钱飞又问了句。“没有,绝对没有,我经常来这一块送鞋,好多街坊都认识我。”王强摇着头,让钱飞心放下不少。

  目前钱飞手中查的这个毡帽男是闫组长给他的唯一线索,能找到他,确认他的身份,案子会明朗不少,他也能在二队里面坐好代理队长的位置。

  “好,等找到人后,你和大头每人二十。”钱飞微笑说着,钱飞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而且这个王强明显是费了心的,不能让人白忙活了。“好嘞。”王强一听,动力更足了,毕竟中午说的二十,是谁找到给谁,他和大头商量的是发了奖励一人十块结果这一会儿的功夫,这奖励就翻了一倍了。

  他擦鞋修鞋,一个月也就十来块钱收入,好点最多十几块,就这已经在很多鞋摊中算是高收入了。

  钱飞直接给他的奖励,相当于一个半月的纯收入。这可是意外之财,能给老婆孩子扯点布,帮他们做两身新衣裳。攒攒到了过年,还能买点肉,让老婆孩子好好的享享福。

  王强带着钱飞,来到一条小巷子内。他只是来确定大头所说的人,是不是钱飞要找的那个,毕竟见过毡帽男长相的,只有他一个。

  “他去了这条巷子的里面,我有几个老顾客在巷子口这边,没敢继续跟着他,只是偷看了他一眼,我就回去了。”在巷子里,王强小心的解释着,钱可是要等找到毡帽男才会给他,现在还没拿到手呢。

  他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不跟上去,直接找到那人的住处,这老板出手阔绰,赏金搞不好还能多给些。

  “做的不错,幸好你没有跟着,不然可就危险了。”钱飞却是夸赞了他,王强只是一个修鞋匠,一点专业技能没有,毡帽男不知道是什么人,但肯定不简单,王强跟过去,铁定会被他发现,到时候可就福祸难料了。

  不知道他的住址没关系,钱飞往里走了走,发现这条巷子不深,有几个岔口里面都是死胡同,而且,这人要伪装身份,就必须和常人无异。平常的修鞋,吃饭,买东西这类事情,如果太谨慎了,反而会让邻里街坊看出破绽。

  而且这里是市区,是他们的地盘,到时候确定了身份,挨家挨户的搜查总能找到人。

  钱飞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不早了,晚上闫诚弼第一次请大伙吃饭,他肯定不能缺席。记住了地方,他出来和王强走到了大头鞋摊这里。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十块的法币,给了俩人一人一张,说到:“今天不早了,人你们帮我找到了,但毕竟我没亲自见到,这十块钱你们先拿着,不能让你们今天白忙活。明天上午9点,我再过来。找到人了以后,确定是我要找的人,还有奖励。”

  钱飞说完,不再管俩人高兴的样子,匆匆的朝着玫瑰餐厅赶去。

  等到了玫瑰餐厅钱飞发现,大家基本都到齐了,钱飞坐下后才发现气氛有些怪异,队员们坐在桌上都有些拘谨,往上首一看,之间闫诚弼和时峰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弄的旁边的安岭山有些不自在,反而梁虎成很自然的坐在旁边。

  看人到齐,闫诚弼组织大家一起吃了饭,为梁队长送了行,只是大家都能看出闫组长有事,赶紧草草的吃了饭,散场了。

  吃完了饭,闫诚弼安排安岭山去送梁虎成,自己和时峰,钱飞一趟车回了二处,钱飞看车上气氛不对,一路上也就没有问什么。

  等进了组长办公室,没等钱飞来口,闫诚弼就对他说到:“你的想法现在被证实了。那两个日本人的事情果然有问题!时峰,你和他说说你今天查到的。”

  “好,今天把人送到安全屋之后,我就去查了这两家洋行的情况,松泽洋行经营的货品很杂,包括洋火洋车肥皂,汽油和雪茄等等都有,但没有汽车,而费力西特洋行那边,的确有汽车,汽油和雪茄的销售,不过最近他们只有汽油和雪茄进了货,汽车并没有,而且,我还查了他们进货的数量和单价,和情报上的内容并不一样。”时峰对钱飞说到。

  “没有汽车业务,要汽车的商业情报就很不合理,而单价和数量对不上,那就说明,情报上的内容是加密的,上面的汽车,汽油和雪茄都另有所指!”钱飞听着分析到。

  闫诚弼点头道:“和我俩想的一样。时峰你继续。”

  “嗯,从电报局那边查到的消息是,在中午12点10分左右,两家洋行都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松泽洋行是日本人的洋行,又牵扯到间谍案,我没敢下手调查,不过费力西特洋行的老板亨利先生接到的电话,是告诉他洋行的田中小野是商业间谍,出卖他们的商业情报,并且被我们的人给抓了。亨利先生就找到了巡捕房,让他们将人要回来,要亲自惩罚这个叛徒。所以,情报科的人才会最后让我们把人送到巡捕房。”时峰继续说到。

  “哼,看到了吧,情报科的人,什么都不和你说实话。自己丢了脸就什么屁都不放了!”闫诚弼恨恨的说到。

  时峰继续说到:“我们又顺着这个电话的线索查了下去,所有的电话都是从一个公用电话打出的,这个公用电话属于元通商行所有,而且当时打了不是两通电话,而是三通电话电话。”

  钱飞一听诧异到:“还有一通电话?!”

乡野孤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