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纪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2、听到的爷爷的故事1

  爷爷是厂里的保管。爷爷曾在私塾读过几年书,能写会画。村里征地建厂的时候,考虑到被征地农户的生存问题,安置了一部分人在厂里做工。有一定威望的就做了大小管理,有一定文化水平的就上了技术岗,没文化的就做做粗活。

  爷爷是在食堂做采购和保管。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食堂,厂子里所有人的吃喝原料都由他来管理,不管是进货、还是食材供应,爷爷管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厂里还有福利,所有家属都可以到厂食堂来吃,人来管够。经历过战乱年代的文化人,都有一股子劲,那就是自己负责好自己的那个摊摊,要对所有人能吃饱饭负责。

  厂子刚开的时候,大家心气可高了,一大早就来到厂子里,开始干活。没活也不闲着,到处找活干,互相帮帮忙,厂子里一片热闹的景象。就连路边的大树,都直挺挺的,茂密的树叶绿油油,上班下班的时候,孩子们经常跑到厂门口等他们的爸爸妈妈,到食堂里吃完饭,大人们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孩,一路上唱着欢快的小曲回家。

  一开始,厂子里生产的产品也很紧俏,排在厂门口的大车一辆接一辆,一直排到了村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车主越来越少,赊货的车主越来越多,很快厂里的会计发现,盈利都成了账面上的数字。

  这样一来,爷爷的压力就大了。厂会计转过来的账是够的,但是现金是不够的。为了维护大局,厂里领导说了,所有人吃饭的事坚决不能受到影响。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偏偏那一段时间,天逢大旱,村里农户的收成都受到影响,有些人家里颗粒无收,只得到厂里食堂里去填饱肚子。

  就这样,来食堂吃饭的人越来越多,爷爷手里用来买食材的钱却越来越少。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保证每顿都有肉,后来就没有肉了,再后来连菜也没了,只能保证人手一个馒头,最后只能保证两三人一个馒头。

  大人们为了让孩子能够吃饱,省下来吃的留给孩子,孩子们也一个个饿得面黄肌瘦的。再也见不到欢蹦乱跳的小孩了,就连厂门边的大树,也佝偻着身子。人们每天都操心着看怎么才能吃饱肚子,树叶早都被扒拉光了,被早早想到这一招的人拿回去煮了汤喝。再后来的人,在路过的时候只能睁大眼睛,瞅着那暗褐色的树枝上有没有长出来的嫩芽,一旦突出来一点点,就被那眼尖的人凑上去,用指甲间轻轻一掐,立马送进嘴里。

  人们太饿了,都没有心气干活了,眼瞅着,曾经热热闹闹的厂区开始变得冷冷清清,两个高高的大烟囱孤零零的站着,再也没有一丝烟冒出来。

  到了饭点,是唯一有人气的时候。人们三三两两的摇到厂食堂,等待服务员把馒头放在饭桌上。

  爷爷也是饿得皮包骨头。家里独子前两年就去远处大厂里打工了。奶奶、儿媳妇带着两个小孙子在家守着一点点地,文化人的骨气决不允许他们进食堂吃饭,长期下来一个个也是饿得两眼发黄,毫无精神。虽然去年的收成,还有一点点晒干的麦子还放在老屋房顶的瓦片下面,但爷爷说了,不到万不得已,快要饿死人了才能动那几把麦子,只要全家能过得去,说不定还能帮助到别人。

  家里老小没有一个人敢去想那几把麦子,即便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甚至都能闻见屋顶飘下来的麦子香味,但没有一个人会提起,因为一家人都觉得,只要心存希望,就一定能够度过难关。

罐罐1021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