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纪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4、听到的爷爷的故事3

  “大家快来看,看看这是啥!”一个女人暴躁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正午前的宁静,不一会儿,村名们三三两两的凑到了老屋院前。只见屋顶上几只麻雀跳来跳去,争相围着一片有点歪斜的瓦片啄来啄去,不时的有几粒干瘪的麦粒跳出来,顺着瓦楞溜了下来。

  刚开始,围在屋前的人们都愣着站在周围,眼巴巴的看着从屋顶溜下来的麦粒,也不知道是谁,猛的冲过去一把抓起地上的十几颗麦粒就送到口里,使劲的嚼了起来。同时送进嘴里的碎石,垫的牙齿发出清脆的咯嘣咯嘣的声音,使劲往下咽的时候,舌根垫的喉结美美的动了一番,然后用舌头舔了下上唇,又舔了下下唇,生怕有一点点碎渣蹦哒出来。也不知道是麦渣和着唾液,还是吃进去地下的土的颜色,把微弱血色的双唇又上了一层黄色。

  这一连贯的动作,也就不到十秒钟,但是看着的人,恍如过了一个世纪,等楞过神来,都紧紧围在那屋檐下,等待下一个麦粒掉下来。

  还有两个年轻人已经从边上翻上房顶,小心翼翼的趴着爬了过去,几只麻雀也不害怕,继续不停着啄着,直到那人一把抓住其中的一只,其他的才惊慌的跳开,还不忍跳的太远,看能不能继续在那里啄食。

  只见那小伙掀起瓦片扔到一边,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睛也放出了金光:麦子,麦子!那是麦子!虽然已经发暗发黑,可那一小堆虽然不足两把,却着着实实是能填饱肚子的麦子!

  那可怜的麻雀被小伙子轻轻折断翅膀,丢在一边,疼的趴在瓦片上翻过来滚过去,小伙子看它也滚不了多远,回头看了看后面已经有人快爬上来了,就赶紧拿起那麻雀揣进上衣已经有了一个破洞的口袋里,左手抓起眼前的麦粒往嘴里送,也不管吃进了杂草还是沙子,根本来不及嚼就直接吞了下去,然后就把右手抓起来打麦粒送进嘴里。

  后面的人已经爬上来了,眼看着那小伙已经吃了两口了,也顾不得摔下去的危险,半蹲着快步向前,一把推开那小伙子,自己也抓起来吃。才吃了一把,就已经抓不起来了,只得用手指头去捏。

  两个人慌张的动作,不时的把一些麦粒溅到房檐下面,十几个人开始哄抢,谁也没有拿到,就自顾自的埋头在地上找到。如果幸运的找到一粒,立马送到嘴里,牙尖一咬,和着口水咽了下去,继续找。找不到的人,又想爬上屋顶,又怕自己爬不上去,只得眼巴巴的望向上面,看能不能有那么一两粒麦粒掉落下来,好让他们第一时间看见直接抓到。可奈何那正午直射下来的阳光,刺的双眼一片晕眩,根本看不到那小小的东西,便又跪在地上找。

  也就不到5分钟时间,不管是屋顶的两个人,还是屋檐下的人们发现,已经不可能再找到可以吃的麦粒了。刚才还闹轰轰的小院立马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刚才吃到的人屁股着地,双手撑在背后,仰头看天,回味着刚才那久违的麦香;没吃到的人,苦着脸,后悔自己刚才动作太慢,或运气太差,眼神依然呆滞。

  “高安家房顶上怎么会有麦子?!”

  也不知道谁轻轻的这么一问,刚才还在惬意回味或者失望无奈的人们,顿时拧起了眉头,本来呆滞无光的眼睛里慢慢充满了怒火,有的人已经站了起来。

  麻雀围着刚才的那几片瓦片跳来跳去,应该也是发现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了,就飞走了,早已忘了自己被抓走的同伴。

罐罐1021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