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纪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听到的爷爷的故事4

  北宋时候,有一个著名的画家,名叫文同,他长年累月地对竹子作了细微地观察和研究,竹子在春夏秋冬四季的形状有什么变化;在阴晴雨雪天,竹子的颜色、姿势又有什么两样;在强烈的阳光照耀下和在明净的月光映照下,竹子又有什么不同;不同的竹子,又有哪些不同的样子,他都摸得一清二楚。所以画起竹子来,根本用不着画草图。有个名叫晁补之的人,称赞文同说:“文同画竹,早已胸有成竹了。”

  文化人的故事说起来,充满了罗曼蒂克的味道,当然,肯定是要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才会有闲情逸致去思考形而上的事物。如果人是饿着肚子的状态,可能就不好说了,就如同一碗白水面条,再劲道的面如果没有一点浇头,也会让人吃的索然寡味。哦,不,当前的状态,别说白水煮面了,就是哪怕只有一点点面气的面汤,都会让人感觉到满足。人们很久没有尝到面的味道了。

  当人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去思考如何才能填饱肚子,不至于饿到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长此以往,就会失去思辨能力,要么是饿,要么是不饿,绝对不可能有中间状态。同时也会失去思考能力,因为他肯定有很长时间没有去思考问题了,变得不会思考问题。此时,如果有一种声音告诉他去干啥,他一定会去做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否真的能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

  “我们去找高安去,问问他,哪里还藏了吃的!”

  当人群中突然出现了这个声音,大家都抬起了身子,走出院门,去厂里找高安。一个身穿有五个破洞大褂的中年人,捡起地上的几块石子,使劲扔像老屋的窗户“让你XXX藏粮食!”

  石子划破那糊了多年早已发黄发暗的纸,里面传来“哇——哇——哇——”的声音。

  “还有小娃呢”,中年人心里一个咯噔,“该不会打着娃娃了吧”,回头看着已经走出几步外的人群,“算了,打死你个贼娃子的后人”,然后紧走几步,跟着队伍快步向前。

  不一会儿,人们就走到了厂食堂门口。

  一路上,大家叽叽喳喳的,路边的人以为厂里会发粮食,也凑了上来,原本二三十人的队伍,聚集了五六十个人,多半个村子的人都过来了。

  “果然不在这里。做了亏心事怎么能安安呆着”排头的人从空空如也的食堂转了一圈,骂骂咧咧的出来,还一脚踢飞放在门口的板凳,“哎呀,真XX疼”,捂着脚尖猴在地上,本来沾满晒干的泥巴的身子,又多了一些尘土。

  人们一看高安不在,本已放光眼睛又逐渐暗淡下来,好像高安就是他们的食物,找不到高安,就吃不饱肚子一般。慢慢的,散开了,有的人直接躺在了地上,全然不顾正午的太阳正直辣辣的烘烤这这片土地。

  是啊,慢慢的绝望,也是一种习惯,如果突然给了希望,瞬间又破灭了,那原来的习惯就变得不是习惯,而是更加绝望。

  “高安在这搭哩”,突然有人喊到,大家循声望去,那人在会计室门口,于是,刚才散乱一片的人们,又重新往会计室门口聚集。

  这时,一个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他身上的大褂虽然打满补丁,但也整整齐齐,浆洗的干干净净,皮肤黝黑,干干净净,汗珠顺着额头流到下巴,成滴后掉下来,就像纯洁的水晶一般,掉落在地,碎成无数个小水滴,与地上的黄土滚成一个个土球。这个人就是高安,高翔的爷爷。

  “你找我干啥”,高安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就被扔了过来,砸在他的额头上,献血流了下来,高安捂着头,还没等他问到底是怎么了,人群中就有人喊了起来:“把你藏起来的粮食交出来!”

罐罐1021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