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掌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鬼市相王

  那是厄世女巫事件之后的第十天,正是国庆节。一个瘦瘦的年轻小伙找到了我们。看年纪应该和我们相仿,二十岁左右,因为过于消瘦,呈现出一种病态。

  “苏向南?”那男的瞅了瞅我有看向刘风超说:“刘风超?”

  我和刘风超点了点头。

  见我们承认,那男的继续说道:“走吧,张相王让我带你们去鬼市。”

  张相王?那胖子的名字吗?我心里想着。

  刘风超看向我似乎是在询问我的意见,见我没动静又把我拉倒一旁。对我说道:“你觉得这家伙可信吗?”

  我一时也不晓得该如何说,这男的瘦骨嶙嶙的,跟死人一样,看着还挺阴森森的。本来不想还无所谓,可是想到这一层后我就开始怀疑这“细猴”的身份了。至此,我看向刘风超。

  “我觉得没事,咱俩还摁不住这个细狗?”

  这给我弄的够无语的,你又对策你还问我干什么。我们两个小声密谋竟然还让那细狗听见了。

  “我是瘦了点,但是你俩还真摁不住。就你俩刚入门的小家伙,我一只手都能掐死,别乱想了,走吧,要不是相王要见你们我才懒得来阳间跑一趟。”说罢,那男人径直走了。

  到这份上,再说什么也没意思了。我们也只能跟了上去。

  这一路上男人和我们稍微讲了讲鬼市的情况。

  “这鬼市啊,属阴阳界,联系着阴间与阳间。这可是块宝地啊,谁要是掌管了这里那可就是握住了阴阳两界的往来。毕竟那鬼门关一年才开一次,但是这鬼市一年到头可都开着呢。”

  “但是放一前,这鬼市可不是给人进的,那时候鬼市的管理者是阴间的一个鬼王,号明正鬼王,生前是明朝一个不知名的将军。活人要是出现在鬼市,必将被百鬼给活活咬死。”

  “是到那个男人出现了!”说到这,男人的声音猛的一高,给我和刘风超两人吓了一跳。

  “他靠一己之力,从百鬼群杀到相王殿,一掌拍死了统治鬼市几百年的明正鬼王。明正鬼王统治鬼市几百年,得了不少好处,修为早就深不可测,哪怕是阳间的大天师在他眼中也不值一提。但这么牛逼一人物就直接被一巴掌拍死了。”

  听到这我们也来了兴致,刘风超问:“那人就是张相王,还有什么相王殿,张相王应该不是那胖道人的名字吧。”

  男人则是越说越激动:“相王是鬼市领导者的称谓,类似于皇上什么的。至于他的真名,没人知道,不过听人说是张启东。师出何门,从哪里来,没人知道。倒是有传言说他刚出道不久,才刚满十八岁时就一人血战两个旱魃。”

  这旱魃我也听说过,传说中有很多个版本,最多的是说黄帝的女儿女魃所变。但是不管哪个版本里,这旱魃都是十分恐怖的,出则千里大旱。

  “相传啊,广西那边的一个小山村里闹了旱魃,还是两个。惹的人心惶惶,千里大旱,村民被闹的民不聊生。旱魃可是尸中之王,旱魃一出必将人间大乱,当时惊动了阳间的无数修炼者,为了讨伐旱魃出动了数名大天师级别的高手,但是那两个旱魃着实强悍,甚至陨落了一名大天师。”

  “就在人们都觉得无望之时,他!出现了。”男人声音又猛的一高。专心听故事的我俩有被吓了一跳,我是真想掐死他,一惊一乍的。

  刘风超则是直接骂了起来:“你再鬼叫信不信我也让你陨落了。”

  男人倒是丝毫不在意我们,仿佛已经沉浸在自己所讲的故事之中,声色并茂的讲着:“当时张相王与两只旱魃血战三百回合,最终单手开十八脉门直接拍碎了一只旱魃,另一只旱魃咋是被抓了,现在还困在鬼市。”

  到这,故事也结束了。男人还在回味着,想来他对那胖道人是很仰慕的。

  “那你见过吗?那个困在鬼市的旱魃。”刘风超问着,其实我也好奇,这旱魃我还没见过,要是可以,我也想见一见。

  “没有,那旱魃锁在坤元地,那是阴人的地盘,活人不能去的。”说这时,男人脸上的仰慕没了踪影,只有一脸落寞。

  “不是说张相王已经接手了鬼市吗?”我好奇问道。

  “是啊,不过这阴人掌管鬼市几百年怎么可能直接驱逐掉。现在鬼市是分成三个地界。坤明地,坤中地,坤元地。坤明地是阳人的地盘,坤元地是阴人的地盘,坤中地则是阴阳往来的地方。没有通行令就算是来阳间锁魂的阴差也不能越界,要是违抗了规矩,那就是被相王一巴掌拍死了。”

  “通行证?”我和刘风超同时问。

  “字面意思呗,没有通行证就不能越界阴阳。只有相王,阴间的阴帅和十殿阎罗王才有权利开通行证。”

  之后又闲谈了一会,得知这瘦骨如柴的家伙叫英伟,在鬼市也是小有名气的。开了个店铺,卖点阴阳玩意。虽然看起来和我们同龄,但是他真实年龄已经七十多岁了,在阴阳界混迹那么多年也捞到不少宝贝,保持容颜这点小技术是完全没问题的。

  最后达到的是一片荒地,此时也是晚上十一二点,荒芜还略带阴森。

  “歇歇吧,就那么点路,俩年轻小伙还不如我一七老八十的人来的利索。”英伟随便找了一个石块坐了上去。

  这一路少说得四五十公里,足足走了整整十来个小时,英伟虽然身形瘦小,走起路来却跟飞的一样,我和风超甚至要小跑才能跟上。而且这一路上更是滴水未进,现在是又渴又饿,身心疲惫啊。这样的体质在正常年轻人里也算不错了。

  “真地方就是鬼市?这不啥都没有吗?”我不免抱怨,跑那么远就带我俩来着荒山野岭。

  “就是说啊,这一路上我们啥都没吃,水也没喝,你就带我们来这破地方?”刘风超同样抱怨,此时他已经累瘫了,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巨石。

  “急什么,等到了半夜十二点,阴气最盛之时,那时才能打开鬼市的大门。至于为啥来这里,在城市里打开阴门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英伟跟我们解释,同时手上捣鼓起一个黑色的圆球。

话多的咖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